<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馬爾西斯家的年輕人滿臉惶恐地站在人群中,技師們來來往往,官員們急匆匆地從房間這頭跑到房間那頭,試圖找出通訊器失靈的原因。

      他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么,在十五分鐘前,他面前的通訊器就出了問題。不僅僅是無法和攝政王溝通那么簡單,甚至就連最基本的開機都無法實現了。而技師們也對此束手無策, 他們其中一個說這是機魂被奪走了。

      機魂,被奪走了?你在跟我開什么玩笑?去他媽的機魂!

      年輕人咀嚼著這六個字,壓根無法理解到底是什么情況。他暴躁地站在人群中等待了片刻,看到自己的前任,卡里·多西里斯急匆匆地跑了過來。他還是那副虛弱至極的模樣,卻仍然強撐著一口氣。他在看到年輕人的第一眼就破口大罵出聲。

      “你這該死的畜生!我信任你, 所以給你機會承擔如此重要的責任,你卻干了什么?!”

      “大人!那不是我的問題!”馬爾西斯家的年輕人強壓著怒氣解釋著?!巴ㄓ嵠鞒隽藛栴}!”

      “什么問題?!我在那通訊器面前待了四天!四天!”卡里·多西里斯比劃著粗俗的手勢, 眼睛睜得大大的,其中滿是血絲?!八奶?!沒有出現任何問題,你這個雜碎坐上去沒過一會兒就出現了如此重大的錯誤!”

      他咆哮著說:“一個軍校畢業的高材生怎么可能連通訊器都不會操作?我現在有理由懷疑你是個叛徒,準備上軍事法庭吧!無能的蠢材,你侮辱了你的姓氏!”

      面對他的侮辱,馬爾西斯家的年輕人的反應卻是突然扯下了自己的軍帽摔在了地上,他同樣咆哮著說:“你可以侮辱我,但不能侮辱我的姓氏!卡里·多西里斯上尉,我的家族在過去的七百年里為帝國鞠躬盡瘁,死而后已!”

      卡里·多西里斯那虛弱的臉上突然咧出一個嘲諷的笑:“你以為這兒就你一個人是這樣?他媽的!”

      他一把抓住年輕人的衣領,將他拖到了房間中央,指著每一個幾天沒睡的官員的臉大聲吼道,指著那些灑滿了一地的強效興奮劑:“在這兒的所有人都和伱一樣,他們的家族和你的家族同樣為了帝國毫無保留?!?

      “我把話說得更明白一些——”他湊近年輕人的臉,在他耳邊輕聲細語:“——你就是在侮辱你的姓氏!因為無能就是最大的罪過!”

      “別再吵了,大人!”

      一個技師扯住他的臂膀, 將他從年輕人身邊拖了出來。多西里斯拍掉他的手, 問道:“怎么了?”

      那技師看上去都快發瘋了, 他的臉皮不停地顫抖著:“通訊器, 通訊器!”

      “通訊器又怎么了,你這該死的蠢貨,把話說明白!”

      技師一個字都蹦不出來了,他只是顫抖著手指著那通訊器的方向,四周的聲音突然消失了,只剩下一片寂靜??ɡ铩ざ辔骼锼罐D頭望去,眼前被一片混沌的黃綠色所吞噬了。

      他的身體在一瞬間被一張充滿了腐臭味道的嘴咬斷了,鮮血流了一地。在生命的最后時刻,卡里·多西里斯大腦中翻起的最后一個思緒是:“必須通知基利曼殿下?!?

      然后,他的思維便陷入了沉寂。這一抹小小的思緒像是劃過天邊的流星一般消失了。

      軍務部內的嘈雜聲在這一秒鐘過后再度復蘇了,直視惡魔所帶來的精神上的刺激對凡人們來說完全無法忍受。有許多人當場就失去了清醒的神智,像是白癡一樣跪倒在地渴求憐憫。這與他們的信仰是否堅定毫無關系,這只關系到意志。

      馬爾西斯家的年輕人在一陣恍惚后回過了神,他顫抖著從自己的嘔吐物里站起身——那渾身腐爛的惡心怪物正怪笑著拎起一個技師,用自己臃腫發黑的長舌給他來了個濕吻。那家伙很快便成為了一具遍布蛆蟲與蒼蠅的混合體。

      他腦子里不斷回放剛剛的情景,先前還在怒罵他的卡里·多西里斯被這個不知為何從通訊器內鉆出來的惡魔一口咬成了半截。

      他艱難地站穩,然后拔出腰間的便攜式激光槍連連射擊,有人和他一樣做出了反抗。但原本功率的激光槍都無法傷到惡魔,更別提他們減少了功率的便攜式手槍了, 惡魔毫不在意地看著他們, 放下那個已經成為疫病溫床的技師,優雅地轉了個圈。

      “藍鳥們的戲法真好用呀?!彼中χf?!爸T位,我來給你們分享愛了?!?

      它吐出一口綠色的煙霧,馬爾西斯家的年輕人首當其沖,被直接吞沒——三秒鐘后,手槍摔落在地,其他人飽含恐懼地看著他因為窒息而變得腫脹發紅的臉,看著他那變得烏黑的手指與充滿斑點的脖頸。

      看著他一點點的......爆炸了。

      菌絲從他的身體中浮現,有人再也無法忍受下去了,他推開門跑了出去。沒走幾步卻又撞到了一堵厚實的墻,他站起身,原本不斷顫抖的身體卻突然僵住了。

      因為,那略帶彈性的回彈感和撲面而來的氣息已經告訴了他,那不是墻。

      準確地說,那是另外一個綠色的惡魔。

      厚厚的菌毯已經覆蓋了整個走廊,從地面到天花板,納垢靈喋喋不休地盤旋在他周圍,一陣腐爛的惡臭刺進他的鼻腔。一只溫暖而黏膩到令人惡心的大手握住了他的肩膀,那個惡魔溫和地笑著,將他的腦袋塞入了自己的腰腹中。

      -------------------------------------

      馬里烏斯的動力拳并不只是能夠打爛叛徒或惡魔們的腦袋,他的一對拳頭下方安置了兩把特制的爆彈槍,能夠隨著他的意愿而肆意開火。他曾殺過許多東西,異形、叛徒、惡魔,而這次,他要殺的對象是自己的兄弟。

      “戰團長!”

      一個戰斗兄弟跪倒在地,痛苦地解下了自己的頭盔扔在地上。那頭盔在短短數秒內就開始發黃并腐爛,陶鋼輕而易舉地變成了一灘酸水。他尖叫著:“戰團長!”

      “殺了我!”他說,那聲音絕不僅僅是因為痛苦而已。

      馬里烏斯抬起手,槍口沒有一絲顫抖,了結了他的痛苦。在他身后,是僅存的四十五個沒有被瘟疫感染的阿斯塔特,以及十三個戰斗修女,她們中有兩人正抬著受傷的安德莉婭大修女。此時此刻,所有人都在奔跑。

      在應付納垢瘟疫的情況下面對那些色孽惡魔?馬里烏斯自認不是個蠢貨,自然不可能做出這種送死一般的決策。他所能想到的第一個計策便是撤退至發電廠底部。那里是燃料投放口,如果惡魔們想要做些什么,應當也會從那里開始。

      他們會在那里堅守,依靠著一點點的地理優勢,應當能夠再堅持一會兒。這段時間應當也足夠他派出去的那個戰斗兄弟將情報送到馬庫拉格之耀上了。想到這里,馬里烏斯站在樓梯側面一躍而下,堅實地落在地面。其他人沒有效仿,他們選擇了來到離地面較勁的地方再跳。

      史蒂夫·羅杰斯不在這里,他仿佛消失了一般。馬里烏斯不知道他遭遇了什么,但他也做不了什么,只能由衷地為他祈禱。四十五個阿斯塔特迅速展開陣型,戰斗修女們則手握爆彈槍為他們提供掩護。

      發電廠的底部極大,想要抵達這里,除了像馬里烏斯一般直接跳下來,就是通過那些簡陋的金屬樓梯。然而,馬里烏斯并不知道這次來的色孽惡魔之中會不會有能夠飛行的種類。他只是抬起動力拳,保證自己能夠命中任何出現在他視野里的東西。

      他有一千個疑問。

      史蒂夫為何會消失?這些瘟疫從何而來?色孽惡魔們為什么又像是和納垢的惡魔串通好了似的......還有他看到了那抹藍色虛影,以及這一切的背后到底蘊含了怎樣的陰謀。馬里烏斯有一千個疑問,卻無法解答其中任何一個。

      但他知道一件事,并且知道的非常清楚。

      他的聲音在戰士們中回蕩:“極限戰士們!戰斗修女們!我們會死,毫無疑問!告訴我,你們畏懼死亡嗎?”

      “不!”

      “是的,正是如此!”馬里烏斯高聲喊道,聲音中的堅決意志讓任何人都能聽清?!拔覀兠镆曀劳?,死亡不過只是家常便飯,我們唯一所害怕的東西只是不能完成任務!所以,極限戰士們,戰斗修女們!”

      馬里烏斯·卡爾加的聲音變得平靜了下來,其中的情緒卻熾熱如烈火:“讓我們奮戰至死!”

      “為了帝皇,為了神圣泰拉!”

      在那此起彼伏的高昂吼聲中,安德莉婭大修女的眼皮輕輕顫動了一下。

      -------------------------------------

      復仇號,距離泰拉還有三十一小時。

      何慎言端坐在半空中,原本正在進行冥想的他突然皺起眉,再睜開眼,視野內已經是充斥了星炬的光輝,不同于原本的金色,它現在明亮到了極點,近乎成為純粹的白。

      “是這樣嗎?”法師瞇起眼,伸出手臂,牽扯了一縷星炬的光輝,送至自己嘴邊,然后硬生生將其吃下。

      “我明白了?!彼届o地說,嘴邊溢出鮮血?!拔覀凂R上就到?!?/p>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