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安格朗并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么,何慎言也沒有向他解釋的意思。只是他們頭頂的法陣中樞開始不停地傳來嗡鳴之聲,片刻后,它用那機械的聲音說:“已加速,預計抵達泰拉時間縮短為三小時?!?

      “三小時?!”

      安格朗大為震驚,可還沒等他問出什么問題,腳下就傳來了猛烈的震動。

      那震動之劇烈,甚至讓一位原體都險些摔倒。不得已之下,他伸出手扶住墻壁,震動在兩分鐘后消弭于無形,與此同時,舷窗外亮起了刺眼的金色光芒。

      何慎言緩緩坐下。他用精神力觸須包裹著復仇號,維持著它的穩定性,因此能比安格朗看的更清楚,他的視野漂浮在整個復仇號上空。在他眼中,這是一幅奇觀。

      一個奇跡,一個由億萬凡人所創造的奇跡。

      億萬個靈魂同時破碎所提供的爆炸性加速在物質領域的宇宙里形成了一條金色的光帶,復仇號仿佛拖尾的彗星一般在宇宙中留下了一道痕跡。

      金色溢散在黑暗的宇宙之間,星星點點的金色碎片仿佛某種凝固的淚水一般令人看得著迷。它們自由地飄散在真空之中,可能會呆在原地,可能會四處漂流??赡軙嬖诤芫?,也有可能會在下一秒就煙消云散。

      一如凡人們的生命。

      他們一個接一個的死去,一個接一個的自愿破碎靈魂,金色的光輝逐漸開始沸騰。

      終于,在短暫卻又漫長的五分鐘過后,金色的光芒變為了熾白色,與星炬沸騰時的顏色一模一樣——法師輕輕伸出手,在安格朗的視線里,他只不過是從空氣中撈了一把。而在亞空間內,復仇號已經與星炬連接了起來。

      法陣中樞嗡鳴著通知,聲音甚至都變得卡頓了起來:“預計—抵—達時間改為——兩小時?!?

      “兩小時,安格朗,這就是我們能做到的極限了?!焙紊餮运菩Ψ切Φ卣f,他的表情很是奇怪,介于平靜與微笑之間,卻又帶著一些悲傷。

      “還有兩個小時就能抵達泰拉?”

      “是的?!?

      “你是怎么做到的?”

      “不是我......”何慎言向后一躺靠在椅子上,語氣輕柔而遲緩?!斑@可不是我的功勞,安格朗?!?

      紅砂之主皺了皺眉:“先不提這些了,你知道泰拉目前情況如何嗎?”

      “美好的反義詞是什么?”

      “該死的,你就不能好好說話嗎?直接說‘糟糕’就可以了!”

      “不僅僅是糟糕那么簡單?!?

      忽略了安格朗的要求,何慎言的手指又開始在桌面上有節奏的敲擊起來。連綿不斷的清脆響聲回蕩在主控室之內,過了一會兒,安格朗得到了一個讓他坐立難安的消息。

      “實際上?!彼犚姺◣熣f?!疤├幵跉绲倪吘??!?

      -------------------------------------

      躺在病床上,卡托·西卡琉斯沒由來的感到一陣心神不寧。他很少出現這樣的感覺。

      不過,阿斯塔特們普遍相信自己的直覺,他們對于‘感覺’非??粗?,因此,他立刻伸出手,想要按動床邊的按鈕呼叫醫療修女過來,詢問是否有些事情發生。

      只是,他還沒來得及按下,那名負責照看他的醫療修女便趕來了。她有著一頭亞麻色的齊肩短發,瑪瑙綠的眼眸里帶著一種西卡琉斯非常熟悉的情緒。

      恐懼。

      僅剩下半邊殘軀的二連長皺了皺眉,沉聲問道:“發生了什么,修女?”

      “沒時間解釋太多了,大人?!?

      醫療修女顫抖著手從腰間取出一個干凈的防毒面罩扣在西卡琉斯臉上,做完這件事,她焦急地跑到一旁,從自己腰間的醫療包取出了三根針劑,隨后便開始操縱起那些復雜的醫療儀器。

      “修女?到底發生了什么?向我解釋——”

      西卡琉斯扯下防毒面具,下半句話還沒說完便被他自己咽進了肚子里,一陣不正常的地面震顫讓他不得不抓緊床單。修女立刻在他床鋪的側面拉下了一根搖桿,鎖死了移動功能。這種特制的病床在設計之初便是為了承載阿斯塔特們。

      她拿起一根藍色的針劑,二話不說便注入到了西卡琉斯體內:“這是強效麻醉劑,大人,能夠讓您短暫的無視疼痛?!?

      然后是一根紅色的:“興奮劑,大人?!?

      “還有這個!”她用嘴咬開第三根白色針劑的安全管,吐在地上,隨后扎進了西卡琉斯的小臂?!斑@是營養液,大人,您必須離開這里?!?

      她渾身上下都顫抖著,眼眶里盈滿了眼淚。她曾認為自己對帝皇的信仰堅定的無人能比,可當那些怪物真的出現在她眼前時,她的精神還是受到了無可比擬的沖擊。那時,修女明白了。

      那與信仰是否堅定毫無關系......

      光是直視它們對凡人來說就是一次艱巨的挑戰,是一種直擊心靈的恐懼投射。它們是褻瀆與墮落的代名詞,是一切邪惡在現實世界的具現化,光是看它們一眼,那深沉的惡意就幾乎要讓修女暈倒了。

      西卡琉斯低頭看了眼自己腹部的裂口,那里被繃帶遮掩著,傷口處的麻癢依舊存在。如果他用力,搞不好傷口會再次裂開。趁著修女拔掉那些醫療儀器插在他身上的管子時,他問道:“告訴我,修女,外面到底發生了什么?”

      一聲尖叫聲傳來,這聲音仿佛開啟了什么似的,帶起了一陣尖叫的連潮。怒吼聲、祈禱聲與人們死亡時發出的慘叫聲響徹不休,在博物大殿內回蕩著。與之相對的,還有始終不曾停息的低沉笑聲,與某種蟲蠅震顫飛翅的聲音。

      修女的臉色陡然變得蒼白了起來。

      卡托·西卡琉斯輕輕地坐了起來,隨后離開了床鋪。這兩個簡單的動作對如今的他來說,也做得很是艱難。他單腿站立著,良好的平衡感令他無需另外一條腿也能夠保持平穩。

      他已經不需要解釋了,他已經明白了——徹徹底底的,完完全全的明白了。還需要什么解釋呢?在聽見那些聲音的時候,他就懂了。對于阿斯塔特們來說,這種聲音再熟悉不過了。

      “該死的......”他陰沉地說?!柏撠熝策壍木l士兵們呢?它們是怎么突破防線來到皇宮內部的?”

      西卡琉斯一邊問,一邊伸出兩根手指,撩起白布向外窺探著。

      外面的情況比他想的還要糟糕,一頭納垢惡魔沖了進來,此時正在一名受傷的星界軍士兵身上散播著疫病,那可憐人的身體正在迅速腫脹發綠。他在痛苦的睡夢中便成為了疫病的溫床。

      而他隔壁的那個士兵卻只能目眥欲裂地看著這一切,他被固定帶束縛在了床上,手邊也沒有武器。因此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的同伴成為褻瀆的源頭,不斷地在喉嚨里發出悶哼,卻無能為力。

      西卡琉斯握緊了拳頭——他們身處博物大殿深處,這里本應固若金湯才對。這里可是皇宮的內部!

      且不提城墻上的帝國之拳修士,光是皇宮內里的自行火炮和防御設施就能夠讓任何人試圖進攻的想法化為愚蠢的嘗試。還有巡邏的警衛,身為皇宮的守衛,這些星界軍士兵的裝備配置一向都是最好的。他們甚至有熱熔槍這種致命的武器。

      ......可是,如果是從內部呢?

      卡托·西卡琉斯瞇起眼。修女來到他的身邊,用非常輕細的聲音說:“大人,警衛們正在外面對抗另一波不知從何而來的惡魔。它們好像是突然冒出來的似的,莫名其妙地就在皇宮內肆虐了起來。帝皇在上啊......”

      修女的聲音顫抖個不停:“這里本應是最為神圣之地才對!”

      西卡琉斯意外地低下頭看了她一眼,醫療修女聲音中的恐懼正迅速地轉化為憤怒。這也讓他記起了一些事——醫療修女們可不是人們想象中手無縛雞之力的醫生。

      果不其然,下一秒,那頭惡魔的動作便被激光槍所特有的聲音打斷了。

      十來名揣著帝國制式m35激光槍的修女連連開火,精準地短點射朝著那惡魔的眼眸而去,它不得不抬手以阻擋。它身體的其他部位或許能抵擋激光束,但眼睛可不行。更何況是一輪齊射,在對付無甲目標時,激光槍的火力絕對不容小覷。

      機會來了。

      西卡琉斯眼中精光一閃,他絕不會放過如此機會。惡魔離他有七十米,他沒有武器,失去了一條腿,甚至有傷在身。但他還是有辦法置它于死地——最少,也得創造出一個置它于死地的機會才行。

      沒有解釋的時間,西卡琉斯單手握住了床尾的鐵制橫欄。他僅憑單手便將那只三百斤重的特制病床抬了起來,在即將失去脆弱平衡的那一剎那,卡托·西卡琉斯發出了一聲怒吼。

      “進攻!”

      鐵床被他狠狠擲出,帶著無與倫比的氣勢。如此沉重的東西不是納垢惡魔能夠隨意無視的,更何況這是出現在它視野盲區的一記蓄謀已久的襲擊。它能夠擋住激光槍射出的激光束。但它不可能在物質領域無視現有的物理定律。

      重力+速度,便等同于破壞力——沉重的鐵床呼嘯著將它拍飛了非常遠,在博物大殿的地面上留下了一條長長的軌跡,黃色的膿液在地面上嘶嘶作響。十來只納垢靈從它身體內鉆出,圍著它的頭喋喋不休地轉了起來,場面很是滑稽,只要你能夠無視它們到底為何物的話。

      它嘗試著想要站起來,但西卡琉斯瞄準的是它的腦袋。這丑惡的怪物顯然還處在眩暈之中,它左右搖動著腦袋,納垢靈從它面部布滿粘液的孔洞里鉆進又穿出,發出令人惡心的細小聲音。

      奮起反抗的醫療修女們沒有辜負這個機會。訓練有素的她們立刻調整了激光槍的檔位,半自動轉為全自動,不再顧慮電池消耗,全力開火的m35光槍咆哮著射出充滿憎惡的光束。

      與此同時,西卡琉斯的吼聲再次響起:“打它的眼睛!”

      他趴在地上,剛剛摔倒讓腹部的傷口再次開裂了。西卡琉斯卻仍然在做著正確的指揮:“壓制它!眼睛!不要讓它站起來,也不要讓它靠近傷員,該死的,修女,你們有什么重火力嗎?”

      “我們只是醫生啊,大人?!?

      負責他的醫療修女跑了過來,她們獨特的醫院騎士護甲提供了一部分額外的力量,讓修女勉強給了西卡琉斯一些幫助,令他爬了起來。修女苦澀地說:“我們沒有重火力?!?

      就在這時,她脖子上碩大的念珠吸引住了西卡琉斯的目光。據他所知,修女們的念珠都由埃德曼合金制成(和漫威的不是一個東西,但也非常硬,甚至被用來制作終結者護甲的內部結構),想到這里,西卡琉斯瞇起了眼。

      他沉聲說道:“將你脖子上的念珠給我,修女,然后去和你的同伴匯合。我來為你們拖延時間,務必迅速將傷員全都轉移?!?

      修女帶著茫然取下了那串念珠,每一個都有孩子的拳頭大小,握在手中沉甸甸的。但對西卡琉斯來說卻仍然輕得過分。

      他揮手示意修女快離開這里,隨后用牙齒咬斷了經由圣油浸泡的堅韌布帶,他將布帶順著自己的右拳拳面纏繞了一圈,堅硬的念珠卡在他的骨節指間,就這樣,兩只簡陋到不能再簡陋的指虎便做成了。

      西卡琉斯單腿站立,深吸了一口氣。

      這還是他頭一次做出如此糟糕的作戰決定——斷了條腿,沒有盔甲,僅有的武器是他自己做的念珠指虎,卻要面對一頭納垢惡魔。就算他靠著運氣解決了它,恐怕自己也會死去,更何況,納垢的惡魔往往都是成群結隊行動......

      但那又如何呢?

      卡托·西卡琉斯開始蹦跳。場面無比滑稽。

      他在擁有萬年歷史的博物大殿蹦跳了起來。跳過那些擺在過道兩旁玻璃柜里的復原文物,跳過那些墻面上的雕刻。一步一步,一點一點地,在修女們、病人們和天花板上古泰拉萬年歷史上的偉人與帝皇的畫像的注視下靠近了那終于站起來的納垢惡魔。

      臭氣涌入鼻腔,他開始感到不適。修女給他的防毒面具此時早已被忘掉了,那惡魔困惑地看著他,像是在看著一個傻子。它腫脹而綠色的臉部蠕動著,幾個膿皰炸裂了。它想說些什么,但西卡琉斯沒給它這個機會。

      只剩下一只腿的阿斯塔特開始揮拳,第一拳打出,他胸腹處的傷口撕裂了。一陣暖流從腹部涌出,麻癢感轉變為了疼痛。

      第二拳,那只惡魔終于回過了神。它憤怒地揮舞起手里的木杖,西卡琉斯單手攔下了這勢大力沉的一擊。比起極其適應近身戰的恐虐魔軍們來說,納垢的惡魔們普遍不是太擅長近身作戰。它們真正的殺傷力在于那見鬼的瘟疫。

      這也給了西卡琉斯可乘之機。

      他繼續揮拳,一拳又一拳地毆打在那遲鈍而肥胖的惡魔臉上。惡心的膿液與組織液糊了他滿手,也讓西卡琉斯的嘴角開始滲出鮮血。他的呼吸開始帶著腐爛的惡臭味。

      在沒有防護的情況下近身與納垢惡魔作戰——這是我應得的。西卡琉斯在揮拳的間隙想到,隨后再次揮出重重的一拳。

      他的好運到此為止了,拜疫病所賜,他體內開始泛起劇痛。也讓這一拳揮出的力道小了很多,納垢惡魔狂怒地再次揮舞有著菌絲與碩大蘑菇的木杖將他打飛了出去。半空中,西卡琉斯保守估計自己至少斷了四根肋骨。

      他咳出一口黑色的鮮血,濺在脖子上,那塊皮膚開始變成不正常的蒼白色。西卡琉斯卻連看都沒看一眼,他艱難地爬起身,源自戰團內部的古老徒手格斗術架勢被他擺了出來。

      “來吧?!蔽骺鹚拐f?!斑^來啊,你這該死的畜生!來和我打!”

      他的瞳孔中閃過一絲金光。

      -------------------------------------

      托爾·加拉頓怔怔地看著頭頂的天空,他們在得到支援后撤離了巢都。并非不是不想留下來和極限戰士們并肩奮戰,而是傷亡實在太過嚴重,他必須保住那些受了傷的戰斗兄弟的生命。

      他們借了一輛運兵車,在半路就因為倒塌的建筑而停了下來。不得不清理掉那些擋路的廢墟后再上路。

      番茄免費閱讀

      可是,站在空地上,頭頂那翻滾著的厚重綠色烏云卻讓加拉頓寒毛直豎。

      見鬼.......這是什么東西?!

      ‘磐石’立刻開始在通訊頻道里示警:“所有人向我靠攏——!該死的,不,不,找掩體!”

      一陣從脊背傳來的尖銳之感讓他難以自制地開始顫抖,人類本身的生理反應超越了一切——托爾·加拉頓覺得自己仿佛是赤身裸體站在了一發發射的旋風魚雷面前似的。

      阿斯塔特們迅速找到了掩體,運兵車也被開進了廢墟當中。沒過多久,一滴綠色的酸雨落在了地面之上,就落在加拉頓腳邊。

      地面被腐蝕了——然后,從那被腐蝕出的深坑之中,一束綠色的花朵開放了。菌絲爬滿周圍,一直延伸到了加拉頓腳下。

      他看著這一切,突然意識到,即將發生的到底會是何等的災難。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