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關閉亞空間傳送門,首先,你必須得理解它的原理。

      通常來說,在物質領域開啟一個通往亞空間的傳送門是非常危險且不明智的行為。然而,考慮到會做這種事的只有那幫邪教徒,也就是瘋子們,這也就變得不足為奇了。出現在泰拉四處的傳送門從本質上來說和他們開啟過的那些沒什么區別。

      都是在穩定的物質領域世界架構上撕開一個小小的口子,然而,他們撕開的方法卻并不相同。也正是這一點細微的不同,造就了如今的棘手局面。

      站在傳送門前,何慎言的表情有些陰沉。巨大的惡魔球還漂浮在他背后,正在緩緩往下滴血,并且不停地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那是內里的一部分惡魔骨骼正在扭曲變形的聲音。

      他思考著,表情開始變得平靜。

      普通的傳送門召喚的惡魔是有限度的,不可能召喚出如此之多的恐虐魔軍。歸根結底,是因為邪教徒獻祭的祭品不夠多......作為祭品的人數不夠多,維持亞空間傳送門的時間也就不夠,因此,通過的惡魔數量也就不可能非常多。

      這是因為維持亞空間傳送門的穩定性需要大量的人類負面情緒作為能量驅動,可他面前的這些傳送門......祭品不過只是一些被注射了那藥劑的人類而已,怎么可能能夠維持如此之久?

      除非......

      法師微微轉過頭,看著離這傳送門不遠的一片空地。目光中的森寒之意毫不掩飾。他注視著的那片空地突然塌陷了。廉價的建筑材料飛散開來,在空氣中被魔力碾碎成為了無用的粉末,甚至沒過多久就連粉末都被徹底湮滅了。

      內里的腌臜之物徹底暴露了出來,何慎言的手指也隨之開始微微顫抖起來。

      該死的......

      空地塌陷后,便露出了其下的一層骨板——由純粹人骨構成的平面,看上去彷佛一層金屬板一般。但實際上,只是人骨被封了起來而已。占地面積極大,骨骼都保持著完整的模樣。他的精神力毫無保留地掃過這巨大的骨板,得到了一個詳細的數據。

      一萬三千七百二十一人。其中有非常多的骨骼較為嬌小,并非是變異人,而是他們還沒來得及發育。

      那都是些孩子。

      一萬三千七百二十一人,所有人的骨骼上都被刻上了褻瀆的法陣,用以禁錮他們的靈魂,并且時時刻刻加以痛苦的折磨。

      深吸了一口氣,法師暫時讓自己放下了因為憤怒而變得雜亂的思緒,重歸于冷靜。

      不夠。一萬三千七百二十一人不夠支撐這個傳送門這么久——他開始向上看,向下看,隨后干脆用精神力觸須包裹住了這座巢都。所得到的情報讓他的表情徹底歸于平靜,也讓整個巢都的許多層地面在一瞬間化作粉碎。

      真是好大的手筆,如此一來就能完全解釋清楚了。將一整座巢都化作獻祭法陣,在這持續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邪惡儀式中,這些無辜死難者們的靈魂時時刻刻都遭受著痛苦不說,而那些生者們也在潛移默化中變得更加沖動易怒了起來,殺戮開始激增......

      反哺。

      法師握緊了拳頭,隨后閉上了眼睛。死難者們從他們僅剩下白骨的身體中得以解脫,精神力觸須在這早已破敗不堪的巢都內肆虐起來。破壞著它僅剩的穩定性,它本應倒塌,但有人不允許,于是它還佇立在那里。

      死亡是一種解脫,此時,他格外理解了這句話。

      再次看向那傳送門時,何慎言的表情已經變了。那是不能用語言形容的狂怒,幾乎和斯庫魯人那次有的比。他伸出手,暴躁的魔力在頃刻間毀滅了這個早已因為失去能量供應而變得脆弱的傳送門。在它完全消失前的那一刻,法師將身后的惡魔球丟了進去。

      他在上面附加了一個觸發式炸彈——只要是惡魔一類的生物接觸到那東西,它便會徹底爆炸。數萬具放血鬼的尸體會化作有著自動尋敵功能的靈能炸彈,自動尋找那些該死的惡魔并爆炸。

      對它們而言致命的靈能火焰會在爆炸中完全釋放出來,只要沾上一點,它們就會在無比的痛苦之中死去。甚至連靈魂都不會剩下。

      這就夠了嗎?

      不,完全不夠......

      他的身形在一陣模湖中消失在了原地,整個泰拉有著上千座巢都,他不確定是不是每一座都有這樣的傳送門。但可以肯定一點——今天,有許多惡魔會死。

      它們必須死。

      -------------------------------------

      “究其原因,我認為你的觀點是不現實,且十分瘋狂的!簡直就是癡人說夢!”

      帝國之拳內部正在爆發一場爭吵。馬克西姆斯·索恩,帝國之拳的現任戰團長正在和他的三連長托爾·加拉頓爆發一場爭吵。以上這段話,是加拉頓在盛怒之下對馬克西姆斯說出來的,沒有半點保留。

      詭異的是,他們周圍的帝國之拳修士們卻顯得好像已經習以為常了似的。實際上,的確如此。作為戰團內的老資格,托爾·加拉頓的聲望并不比戰團長低。兩人彼此也都非常尊重對方,可是,在涉及到一些細枝末節時,他們卻總能爭吵一番。

      “加拉頓,我們必須這么做!皇宮不能失守,你不可能不懂這個道理,難道你會不清楚皇宮之下鎮壓著什么東西嗎?”

      “但那并不意味著我們要放棄平民們的生命!”加拉頓對他的戰團長據理力爭。

      “全員進入是不可取的,戰爭還沒結束!是的,戰團長,我們的確有了支援。而這支援也無比強大,甚至能在幾分鐘內完全毀滅獅門星港的惡魔,可是,誰能保證不會它們不會繼續冒出來?如果它們殺死了這些原本處于我們保護之下的平民,那么,兇手就是我們自己!”

      他的聲音越來越大,最后幾乎可以稱得上是在怒吼:“我們發過誓!我們要保護無辜的生命!你清楚這一點!”

      “該死的,加拉頓!”馬克西姆斯在盛怒之下用拳頭打碎了他身邊的一座凋像底部。他同樣也開始大聲嚷嚷起來:“是的,但我們也發過誓,我們是泰拉之盾,是這里的衛士!皇宮之于泰拉意味著什么——等等,那是什么聲音?”

      他們的爭吵聲因為一種難以形容的低沉嗡鳴聲而被打斷了。帝國之拳的修士們立刻警惕地看著四周,手已經按照了爆彈槍上。等離子也開始預熱了,不過,嗡鳴聲結束后所出現的并不是他們預想中的惡魔,而是兩名戰士。

      一名非常高大,甚至比一名穿著終結者盔甲的老兵都要高上不少。他的盔甲的純粹的漆黑,僅在胸前有著帝國天鷹作為裝飾。身后有著猩紅色的斗篷。一名穿著鐵灰色盔甲的阿斯塔特站在他身側。

      “你們是誰?”

      那名高大的戰士并不回答加拉頓的疑問,而是沒好氣的冷哼了一聲:“哼......帝國之拳?!?

      聞言,馬克西姆斯皺了皺眉。身為戰團長,他在政治上要比托爾·加拉頓這個三連長更為圓滑,畢竟身處泰拉,沒法不跟那些官員打交道。所以,他目前為止還沒動怒,而是走上前來彬彬有禮地行了個天鷹禮。

      “敢問閣下所屬戰團?”

      兩人都沒回答,那個高大的戰士甚至看都沒看馬克西姆斯就抬腿往里走。如此倨傲的行徑自然惹來了許多人的不滿,加拉頓甚至已經提前擋在了那戰士的必經之路上。隨后,那鐵灰色的戰士做了個所有人都沒想到的動作。

      他摘下了自己的頭盔,表情有些復雜地道了個歉:“我替他向諸位道歉,我的這位...兄弟,性格非常古怪。請原諒,他曾經被黑暗靈族捕獲過,受了一些折磨?!?

      不知為何,馬克西姆斯覺得他的‘兄弟’二字的吐字聽上去非常艱難。

      “是這樣,我們是前來支援的?!彼忉尩??!胺钅俏换钍ト说拿钋皝碇г?,我們需要進入皇宮,諸位帝國之拳的兄弟?!?

      “只有你們兩個人?”馬克西姆斯難以置信地問道?!皟蓚€人,支援?這是什么玩笑嗎?還是說你們只是先頭部隊?!?

      “吉瓦多倫,不用多說了?!备叽蟮膽鹗坷溴5卦谇胺秸f?!巴瓿扇蝿站褪?,何必跟他們說太多?”

      加拉頓深呼吸了一次,他差點就開口怒罵這個不知所謂的自大白癡了,而馬克西姆斯的一個眼神卻又讓他冷靜了下來?!褪崎_自己的身體,邁動步伐讓出了道路。讓他們二人進入皇宮,那名穿著鐵灰色盔甲的戰士不停地向他們致以歉意的眼神。

      “就這么讓他們進去了?”加拉頓看著他們的背影,十分不解,同時十分不爽地問。

      馬克西姆斯意味深長地搖起了頭,沒說太多。這位在政治中摸爬滾打多年的帝國之拳修士冷靜地說:“注意他的身高,加拉頓?!?

      “你見過什么人能比穿終結者盔甲的老兵還高的?還有那種氣勢......好好想想,加拉頓?!?

      ,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