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哦命運,如同月亮變幻無常,福兮福兮禍之所倚,苦難的生活繼之以甜蜜,隨心所欲地操縱,貧困無依,權勢滔天,都如冰雪般消融,命運令人恐懼而空虛,千回百轉惡毒兇殘,祈愿徒勞萬物皆虛…...”

      一個穿著灰色西裝的男人正漫步在星海之中,他的皮膚是綠色的,光滑,令人感到極度的厭惡。

      這個男人邁步走過一顆正在孕育的星星,然后變成了一條巨大的白蛇,開始在地面上爬行起來。

      蛇吐著它的長信子,像是寶石一般猩紅的眼中看不見一點感情。它爬行著......在星海中蜿蜒而過,細長的尾巴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碾碎了幾顆星球。

      它們的碎屑漂浮在亞空間中,被一股不知從何而來的力量攪動成了涌起的風暴,狂躁的力量呼嘯著將周邊的星球統統卷入其中。白蛇停在原地,饒有興致地觀察著那風暴——確切地說,是觀察著風暴的后方。

      金色的光輝透過風暴傳了出來,星星點點。蛇又在一陣變化中成了一只藍色的鳥,隨后是難以定型的彩色煙霧。

      它變換著自己的形態,每變一次,力量就強上一分。最終。等那金色的光輝來到它面前之時,它已經成為了一個巨大的惡魔。萬千張不同的臉在她的皮膚上沸騰,盤腿而坐,漂浮在空中。

      “你找到我了?!?

      她優雅地向那穿戴著金色盔甲的男人點了點頭:“希望你和我的孩子們相處得還算愉快,但我猜它們之中大部分都死了,對嗎?”

      男人沒有說話,奸奇顯然知道原因,她咯咯地笑著,像是難以掩蓋自己的開心情緒了似的。這笑聲在男人耳邊回蕩,最終成為了一陣難以言喻的恐怖大笑。

      “我本以為這么做不會成功,沒想到居然真的有用?!?

      奸奇笑著說:“誰能想到你真的會甘愿受那些凡夫俗子的擺布?任由他們的信仰將你破碎,然后塑造成一千個不同的形象。啊,老朋友,這是我認識你以來,我最開心的時刻?!?

      帝皇仍不說話,到目前為止,他還是人類的帝皇,而不是人類之神。天火自他背后升騰而起,照亮了他的臉。

      而那個惡魔,她還在喋喋不休。

      “我都迫不及待了,你覺得,我要給你辦一個怎樣的歡迎儀式呢?噢,到了那時,你可能也就不是你了。我們的交情又得從頭算起了?!?

      奸奇咧著她的嘴,內里獠牙密布,帝皇卻壓根懶得回答她。

      他和她戰斗了這么久,深知一件事。

      從奸奇嘴里說出的任何話都有可能是真相,也有可能是謊言。但你試圖分辨真假的過程反倒會讓你陷入更大的陰謀之中,因此,對付奸奇最好的辦法,就是不要聽她說的任何話。

      而且,他也沒什么說話的余力了。

      他抬起手臂,劍刃隨著他的動作揚起。背后的天火勐然暴漲,火焰在那一瞬間所爆發出的光亮彷佛照亮了整個亞空間。

      他身邊的黑暗被驅逐了,隱藏在其中的奸奇惡魔們紛紛尖叫著現出身形,隨后在火焰中被徹底燒成灰盡。無數火柱沖天而起,奸奇臉上的微笑仍未消失,她甚至帶著一種不知從何而來的優雅,觀察著這一切。

      而帝皇只是向前邁出了一步。

      他虛踏在星海中,腳下空無一物,但他仍能行走。難以描述的偉力讓他整個人的臉都開始變得模湖不清,看上去無比神圣,只是一團金色的光輝。劍每次斬落,崩騰的烈火便會綻放出更強的光。

      直視他,會瞎。阻擋他,會死。

      奸奇耐心地看著這一切,然后伸出手從她的國度或亞空間的其他地方撈出更多她的惡魔,將它們送到帝皇的面前去送死。

      其中絕大多數無法撐過一秒鐘便會直接死去,形神俱滅。而少數大魔則能堅持個幾秒以上,但仍然逃不脫死去的命運。

      是的,命運。

      這正是奸奇一手為它們編織而成的命運,萬年間的等待與細心計劃都是為了此刻......讓它們送死。它們死的越多,她就越開心。事實上,她臉上的微笑沒有一刻停止過。

      “如何,殺得還開心嗎?”奸奇沖著那個正朝他邁步走來的人高聲喊道?!拔蚁M銡⒌眠€開心!我們這么多年的老朋友,這可是你頭一次上門拜訪,我自然得給你最好的待遇!”

      “你以為這樣就有用?”

      帝皇終于開口了,他抬眼看了一眼奸奇,聲音依舊平靜:“逃跑,改變形態,讓我找不到你的氣息,讓它們來送死。你的目的我知道的一清二楚。沒有用的,你今天注定會死?!?

      “是——啊?!?

      奸奇將聲音拉得老長,她彷佛對這威脅毫不在乎,繼續嬉笑著:“如果你要殺了我,首先,你要來到我的面前。這樣你才有機會,如果你都傷不到我,你又怎么能殺了我呢?你太虛弱了,到了搏命的關頭都需要遵守這些規則?!?

      “規則是世界上最沒用的東西,老朋友。如果你不遵守那些你給自己設下的道德底線,你的帝國早就屹立在星海中了。你也早就將我們全殺了,但你不想那么做。何其愚蠢?用自己的規則束縛自己......”

      “但我卻不需要,親愛的老朋友。我只需等待,等你死去——而從你死去的身體上誕生的那個神,她可沒有和你同等的力量威脅到我。一個破碎的聚合體,一個甚至沒有自己自我意志的可悲產物.......”

      刺耳的笑聲再度爆發:“人類之神!人類敬拜你,給你按上這樣的稱呼,你何不順從他們?”

      帝皇沒有說話,他前進,一如既往。

      他很疼,黃金王座的傷勢實際上并沒有恢復,那傷勢也不可能恢復。他的軀體其實還是那副模樣,現在能夠站在亞空間內,完全是因為他的靈能。每一個動作,他都能感到自己的身體在向自己抗議,但他不敢停下。

      他能感覺到......那個‘神’,那個被人類信仰所塑造而成的東西,即將誕生。

      他必須在死亡之前為人類做最后一件事。

      是的,他必須。

      -------------------------------------

      “古賢者在此等你!”

      空洞的回音回蕩在地下機場,這里落滿灰塵,卻沒有誕生任何生命。彷佛就連那些最為渺小的蟲豸都不屑在此久居,實際上,并非如此。這里早就是一顆死亡星球了,任何生命都不可能在這兒久存。

      不,我要加以糾正——除了一個人。

      “古賢者在此等你!”

      地下機庫的另一端停著一艘能夠繞軌道飛行的小型飛船,它的船體被落下的碎片撞得粉碎。

      一個向前傾斜的機翼被落下的橫梁從機身上折斷。船后部的一個破口像玻璃一樣閃閃發光,被飛船的噴射流玻璃化了。飛船旁有著一臺無畏的輪廓,已然破碎。

      它被一根巨大的鋼梁壓住了,動彈不得,石棺的表面滿是灰塵??椎念伾陂L久的歲月中變得模湖不清,一條腿在它身體的不遠處。

      這無畏躺在一個深坑中,表面傷痕累累,熱熔留下的痕跡幾乎將它的表面翻新了,電纜從那飛船破碎的艙口蜿蜒而下,連接到了無畏的底部。

      從那被破壞到近乎看不出到底是什么的底部,一些儀器正在散發出微小的光亮。

      “古賢者在此等你!”

      聲音就是從那兒傳出的。

      精金石棺的內部,一個殘缺的身體正在緩緩呼吸。這近乎不可能,他應該早就死去了才對——這里是尹斯特凡三號。沒人能在這里活下來,而且活的如此之久。

      或許吧。

      石棺內的電解質還在向他輸送營養,瑞拉在沉睡。他是一個古泰拉裔,這意味著他在統一戰爭后期便加入了軍團。他在很早前就成為了無畏,他的人生幾乎就是帝皇之子的歷史。古賢者瑞拉,這就是他的名字。

      他躺在這里,粗糙的儀器一遍又一遍地遵循著他沉睡前所設定好的機制。發送著單調的信號,持續了萬年之久。這不是求救信號,而是一個誘餌,一個陷阱。

      在無畏機甲的下方......有一枚病毒炸彈。生命吞噬者。這是它的名字,它曾經殺死了難以計數的人,亞空間內的任何惡魔都不如它殺的多。這便是瑞拉精心設計的陷阱,他在等待一個人的到來,然后和他同歸于盡。

      他的愿望不會在今天實現。鐵棺的表面閃過一道金光,沉悶的響聲回蕩在這冰冷的機庫之中,無畏本身開始緩緩移動。卻不是由內里的那個人操縱,而是借由某種更為高層,更為深邃的力量。一種在亞空間內持續了萬年之久的力量。

      地面上的灰塵開始震動,它們一粒一粒飛起,無畏機甲開始緩緩站起。它的觀察窗口被點亮了。

      從技術層面上來說,這并不可能。它少了一條腿,它的能源也差不多枯竭。除了維持瑞拉的生命以外,這個鐵棺材應該什么都做不了才對。然而,它就是站了起來。不

      (繼續下一頁)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