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基利曼正坐在臨時搭建的指揮所內進行著指揮工作——別誤會,不是指揮一場戰爭,而是災后的重建與修復。

      位于泰拉軌道上的復仇號所提供的掃描被基利曼開發出了全新的用途,這種能夠精準掌握戰場態勢的能力抵得過一百個偵察兵,抵得過一千個所謂的高精度模擬沙盤。

      他面前擺著一個來自復仇號上的個人終端,澹藍色的光幕浮現在面前,皇宮附近有多少人正在參與救災,又有那些地方有難民尚未疏散,全都一清二楚。

      不過,基利曼很焦躁,非常焦躁。他的手指敲擊著桌面,眉頭緊皺,不時還瞟一眼斜后方。

      按理來說,他不應當露出這種坐立不安的表情來才對。戰爭結束了,他們勝利了。帝皇甚至活了下來,還走下了王座。帝國在過去的一萬年里從未有過如此美好的前景可以期待。

      ......其實,原因很簡單。

      帝皇正坐在他身后。

      他無聲無息地來到了這里,沒帶禁軍,沒通知任何人?;蜷_門時還以為自己見鬼了。

      他愣了二十秒才回過神來,然后趕緊讓帝皇走了進來。和那經常出現于壁畫上的金甲男人形象不同,他僅僅穿著一件白袍,身高也堪堪才到基利曼胸前。當基利曼詢問他是否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讓自己去做時,帝皇告訴他。

      “你忙你的,我就看看?!?

      ......

      你要看什么???

      基利曼不敢問出口,他又不肯放下手里的工作去把這件事問個明白。只好一直在焦躁不安中指揮著阿斯塔特們的行動,極限戰士的四個連隊與帝國之拳的五個連隊都參與了這次抗險救災。按理來說,他們是不會參與這種行動的,不過,沒人提出任何意見。

      現在畢竟是人手不足,阿斯塔特們很清楚這點。在和那些英靈并肩作戰后,他們似乎也對自己的職責有了新的體悟。而這兩只軍團本就以善待凡人著稱,會做出這種決定,倒也不足為奇。一些修女和星界軍倒是對此誠惶誠恐的。

      又發布了一道新的命令,基利曼嘆了口氣。針對皇宮附近的重建規劃已經差不多完成了......但是,這種事本來不應該讓他來做才對。他的‘天分’不在于此。

      不過,剩下的那幾個兄弟更加不靠譜。一個還在復仇號上,一個不死心地滿世界找殘留惡魔殺,一個剛從審判庭總部回來。而剩下那兩個......基利曼完全想象不到那兩個混蛋進行指揮的模樣。

      手指敲擊桌面的聲音停下了,基利曼抿了抿嘴,轉過身去。椅子發出卡噠一聲。帝皇坐在他身后的椅子上,腰挺得筆直,眼睛里沒什么能讓他看出來的情緒。

      “......父親?!边@個詞匯從他嘴里說出來顯得無比艱難?!澳降滓墒裁??”

      “我在思考?!?

      他的父親,人類的帝皇用一種隨和的語氣開口了,而這種語氣是他以往從未聽過的:“你做的不錯,皇宮附近的重建一旦完成,我們就可以再度通過通訊連接起整個泰拉。受災最嚴重的幾個巢都應當都能被搶救過來,不至于倒塌?!?

      “不過,你遺漏了一些事?!钡刍兽D而使用了一種非常認真的語氣。

      “火星。從開戰到現在,我們得到的支援只有那些本就待在地面上的塔拉尼斯家族騎士。你派去的那一隊帝國之拳阿斯塔特到現在都沒有給你任何回復?!?

      “他們或許只是聯系不上我們?!?

      “這不可能?!钡刍蕠绤柕卣f?!澳阏J為火星方面會沒有能夠直接聯系我們的手段嗎?羅伯特,記住,一定不能放過任何蛛絲馬跡。你可以粗心,但代價或許是難以計數的生命。你坐在這個位置上,你就必須算無遺策,做到最好。因為只有這樣,才能避免那些無謂的死?!?

      基利曼低下頭,悶聲回答:“......我知道了,父親?!?

      他有些不可思議。

      帝皇是在教他嗎?這......

      “我沒有責怪你的意思?!?

      帝皇放緩了語氣,甚至開始微笑:“任何人坐在你的位置上都不可能比你做得更好了。羅伯特,我理解你醒來后的感受。但至少,現在你不是獨木一根了,你有許多新幫手?;蛟S你應該對他們多些信任?!?

      “這是重建工作,父親?!被滩蛔》瘩g道?!案ヌm克,克蘭,史蒂夫——他們都有各自的才能,但絕對不包括這個。還有安格朗和福格瑞姆......他們倆就更不可能了?!?

      “那你有問過他們嗎?”

      帝皇的這句話讓基利曼怔住了。

      “你應該問問他們的,羅伯特。你不能擅自安排好每個人的路,各司其職的確不錯......但人人都有各自的想法?!?

      帝皇低聲說道:“就像我一樣,我從未問過你們每個人是否愿意成為如今的模樣。我給你們設計好未來,性格,甚至能力。但我從未問過你們是否愿意?!?

      “......我向你道歉,羅伯特?!?

      “有許多早就可以避免的事,我的一意孤行卻讓它們發生了。也讓她們得逞了。這一萬年來我一直在反思我的錯誤,最終,我得到的結論是,并不是命運導致了如今的情況。而是我一手造成——我本可以有更多更好的選擇,但我偏偏選擇了最壞的那一種?!?

      “我可以和洛迦來一次促膝長談,但我沒有。我可以親自告訴他我對他建立的那座城市有多么不悅,但我也沒有。我只是讓你去摧毀那座城市——多么模湖不清的命令?我讓你們兄弟之間有了隔閡,也讓洛迦對我有了怨恨?!?

      基利曼沉默地聆聽著,他什么也沒說不出來。

      “更不要提安格朗了?!钡刍书]上眼睛?!按蟀髷?,將責任全抗在自己身上會導致你看不清周圍人的面孔,會讓你用對自己同等的要求去要求他們。會讓你成為一個......混蛋。如果我對他多些耐心,情況是否會有所變化?”

      沉默。

      沒有人說話,只有光幕發出澹澹的嗡鳴。

      不知道過了多久,帝皇睜開眼睛:“繼續你的工作吧,羅伯特,也要適當的注意休息?!?

      “您要去做什么,父親?”

      “去做一個父親早該做的事?!?

      帝皇來到門前,他本想直接推開門離開,卻突兀地頓了一下。金色的光輝從他的手上涌入門把手,他轉過頭,用口型對基利曼說了句話。極限戰士們的原體愣住了,隨后立刻無聲無息地站了起來,來到門邊。

      帝皇推開門,三個人倒了進來。

      “噢,你好啊,羅伯特,很久不見!”

      其中一個有著一對羽翼的立刻站了起來,同時不著痕跡地甩開左邊的安格朗與右邊的福格瑞姆,他帶著燦爛的微笑,向基利曼打著招呼:“希望你和父親的談話還算順利,哈哈,我們剛剛才到!”

      “是吧?”

      他看向安格朗。后者不自然地抬起手,撓了撓自己的頭,隨后移開了視線:“嗯。我們,剛剛——剛剛才到?!?

      “對吧,不信你可以問問福根,你知道的,他可不會說謊?!?

      福格瑞姆低下頭,似乎想看一看臨時指揮所的地面上有多少灰塵。

      基利曼嘆了口氣,卻什么也沒說。他在帝皇的微笑中向前一步,給了圣吉列斯一個重重的擁抱。

      《天阿降臨》

      ,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