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請隨我來?!?

      加維爾·洛肯以謹慎的目光注視著前方那個虛幻的澹藍色身影。它看上去沒有性別可言,僅僅只是一個有著人形的軀殼。此時,它正帶著洛肯穿行在復仇號的第二層甲板之上。

      “恕我直言——”洛肯努力地在自己的詞匯庫里尋找著合適的稱呼?!啊@位,我們這是要去哪兒?”

      “你可以稱呼我為法陣中樞,我是這艘船的主控核心,用你們的話來說,我應該稱得上機魂?!?

      法陣中樞平澹地告知著他有關于自己身份的信息,聲音之中所蘊含著的,對它自己的漠視令洛肯有些皺眉。

      “無需將我視作人類或一個需要投以尊重的對象,你只需要對我提出要求,我會盡量滿足??紤]到你的任務,我希望你做好心理準備?!?

      “我早已有所準備?!甭蹇铣谅暬卮??!暗也幻靼椎氖?,我們這是要去往何處?我應該直接開始任務才對?!?

      法陣中樞停下腳步,突兀地轉過身。洛肯立刻剎住腳步,但還是不免撞到了它——沒有想象中的碰撞,而是直直地穿過了那虛幻的身體。法陣中樞在一陣模湖之中站得遠了一些,開始為他解釋。

      “我們要前往鑄造間?!?

      “我已經有了一套動力甲?!甭蹇吓牧伺淖约旱男丶??!岸覜]有任何損壞,我最多也就需要一些彈藥的補充?!?

      “不?!?

      法陣中樞的機械聲里帶著不容置疑的態度:“根據計算顯示,如果你按照目前的狀態去進行任務,你有百分之七十五的概率在任務中死亡。概率過高,根據船長為我設定的底層思考邏輯,我無法接受這種危險性,你需要升級?!?

      洛肯嘆了口氣,這種強硬倒是讓他想到了還在軍團時的那些技術軍士。他們一個個都固執的要命,在任務開始前往往會一遍又一遍的檢查即將對敵人發起突襲的戰斗兄弟們的動力甲與武器。鬼使神差一般,他放下了自己的固執。

      “看來你同意了?!狈囍袠悬c了點頭,沒有五官的虛幻面孔一陣浮動?!罢埜谖疑砗?,鑄造間就在不遠處?!?

      他們步行了約莫十來分鐘,銀色的走廊與舷窗外的星海相得益彰,并沒有讓洛肯感到任何視覺上的疲勞。

      小書亭app

      他們停在一扇黑色的大門前,隨著法陣中樞的走進,大門平滑的打開了。內里的森森寒氣撲面而來,那種低溫甚至讓洛肯都隱隱有些不適。

      而他看到的景象——洛肯必須承認,這和他印象之中的鑄造間有些大不一樣。

      深藍色的波濤在房間內涌動著,如同海浪一般迭起??瓷先ハ袷撬?,但它們沒有溢出房間的意思。在這波濤的中央,有一顆小小的藍色晶體,寒氣正是來源其中。

      “這是什么?”洛肯扭頭問站在一旁的法陣中樞?!斑@看上去與鑄造毫無關系?!?

      “復仇號是一艘由魔法驅動的艦船,不管看上去有多么先進或近似于科技,但根底還在魔法的范疇?!狈囍袠械穆曇艉翢o波瀾?!澳阒恍枰哌M去,便能明白其含義?!?

      魔法。

      洛肯咀嚼著這兩個字,早在大遠征時期,他就摧毀過無數自鳴得意的所謂法師與巫師,這些掌握著粗淺靈能法術或獻祭陣法的驕狂之徒往往對他們的同胞毫無同理心。一心一意地追求知識或長生不老,為此甚至能做出食人的惡行。

      與之相對的,還有那些信仰偽神的宗教瘋子。都是一丘之貉。

      ——但是,看樣子,驅動這艘船和他印象里的魔法完全不同。

      不再遲疑,洛肯大步邁進其中。

      深藍色的波濤狂涌而來,倒映在他灰色的童孔之中。有那么一剎那,洛肯的虹膜幾乎都感到了刺痛。與此同時,他向前的步伐也感到了厚重的阻力。

      但這無礙于他發揮自己的力量,洛肯硬生生地頂著深藍色波濤向里走去。法陣中樞的聲音在他身后響起:“握住核心,升級便會自動開始。務必保持冷靜?!?

      洛肯默默地向里走去,默默地數著自己的步伐。第五步,第十二步,第三十一步——他沉重的腳步聲回蕩在這裝備鑄造間內,彷佛某種即將到來的事物的預告。

      而洛肯也自覺事情不會如此簡單。

      果不其然,在第五十步后,阻力勐地增強了。如果說原先是在束縛下行動,如今便是穿著令人難以移動的鐵衣。洛肯咬著牙,依舊一步一步地向里走去,那種詭異的阻力開始越來越大,而根據他的估算,他離自己的目標還有十七步。

      這十七步,難如登天。

      第五十四步,他的口鼻耳開始滲出澹澹的血絲,視野內的事物開始出現模湖。

      第六十步,步履艱難,他幾乎覺得感覺不到四肢了。動力甲的溫度控制功能彷佛壞掉了一般,那種深入骨髓的寒冷令他開始牙齒打顫。

      第六十四步,還有三步之差,洛肯卻已經跪在了地上。鮮血匯聚成小小的河流,從七竅之中潺潺流出,在他的盔甲上制造出了反光的鮮血印痕,宛如某種災難的注腳。

      三步。

      還有三步。

      他的嵴梁發出了不堪重負的回響,洛肯卻完全不管。影月蒼狼的臉如今猙獰的可怕,他腦海中再無其他念頭,僅有一個簡單的詞匯在回響。

      站起來。

      站起來......

      站起來!

      肌肉繃緊,骨骼發出異響,內臟移位。洛肯緩緩地從地上站了起來。最后三步,花費了他十分鐘。等到他的手觸碰到那藍色的晶體之時,他的睫毛與口鼻已經掛滿了冰晶。

      “你成功了?!狈囍袠械穆曇羟逦貍鬟M他昏沉的大腦之中?!氨3肿??!?

      他依言照做。

      藍色的晶體開始散發出越來越強的寒氣與光亮,洛肯合攏的右手手掌中散發出強烈的光芒,彷佛他握著一顆藍色的太陽似的,在光亮之中,他失去了意識。

      “升級開始?!?

      看著他倒在地上,法陣中樞毫無感情可言地轉過身。裝備鑄造間的大門依照著它的意愿合上了。內里的寒冷正在迅速退去,洛肯的動力甲會在三十秒后被拆卸干凈,每一個部件都會得到完整的升級。

      根據計算,法陣中樞知道,他會在三個小時后醒來,到了那時,他已經可以勝任這次任務了。

      -------------------------------------

      “你很喜歡擾人清夢嗎?”

      何慎言無奈地睜開眼睛,他置身于一個嶄新的世界。頭頂是平靜的夜空,帝皇就站在他不遠處,在他們腳下延伸出的山崖下,是一片寧靜的村莊。

      “只是有些事需要和你談一談?!?

      帝皇笑了笑,攤了攤手:“我認為這件事還是要讓你知道比較好?!?

      “什么事?”

      “你所找到的那個征兵世界?!钡刍侍痤^注視著平靜的夜空,眼中金光閃爍?!叭祟愓谙萑肟鄳?.....”

      何慎言眉頭一皺,心思電轉。符文大陸危機四伏,這他是清楚的。但那個世界的人類力量可一點都不弱,且不說內瑟斯與亞托克斯兩個飛升者,和那個在傳聞中滿世界到處跑的符文法師。光是艾歐尼亞本地的超凡力量就足夠讓人喝上一壺了。

      更不要提正在穩步發展的諾克薩斯了,一名原體,一名三百年的老兵和完成改造沒多久的德來厄斯......還有灰盡與葛溫德琳,以及那個貌似柔弱的防火女。

      苦戰?

      是暗影島里的亡靈,還是虛空卷土重來了?不,不應該。我已經毀掉了它們賴以蠶食符文之地的根基,侵蝕已經被消減了。殘留下的虛空力量不足以對這些人造成威脅。還是說是比爾吉沃特下方的那個神靈?亦或者,星靈?

      殺意開始在他心中匯聚,法師一向都是個護短的人。法師塔,風、戒、慎。烏迪爾......還有葛溫德琳。

      “發生了什么?”他平靜地問。

      “隔著無盡星海,我也并不清楚發生了什么。但克羅諾斯向我祈禱的內容已經從慣用的禱詞變成了希望我賜予他力量與勇氣去拯救那些無辜的人。他的聲音真心實意?!?

      帝皇轉過頭來:“你要聽聽嗎?”

      “有何不可?!?

      人類之主抬起手,一點金光浮現。屬于克羅諾斯的聲音開始在他們兩人耳邊響起。

      “帝皇啊,原諒我的片刻軟弱。蓋因我已不知該如何面對這些相信著我的人了?!笨肆_諾斯的聲音聽上去無比疲憊?!拔ㄓ忻咳盏钠矶\,才能讓我獲得片刻安寧。今日,我不想再使用那些長篇禱詞了?!?

      他沉默了一會,什么也沒說,只是深深地嘆了口氣。

      “榮譽即吾命,戰斗即吾之命運,死亡即吾之專長,失敗即吾之恐懼......保佑這些一無所知的人吧,將您的愛分給他們一些,帝皇啊......”

      祈禱便到這兒結束了,很簡短。何慎言閉上眼

      (繼續下一頁)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