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人類是個很復雜的種族。從以下這個問題之中就能看出端倪。

      即,假設一個人在生死存亡之際,他做出了某些突破道德底線,乃至反人類的事來維持自己的生存,他是對還是錯?

      有人認為這樣沒有問題,這一派人也分激進與溫和。激進派覺得道德不過是現代文明強加的底線,是虛假而毫無意義之物。別說反人類了,他們甚至覺得可以殺死千百萬人,只為了讓自己的某些欲望得到滿足。

      而溫和派呢,則認為那個人只是想活下去,在這種情況下,他做出的決定也情有可原。例如偷竊食物,錢財,乃至啃食死去同伴的身體——這些都是情有可原的。

      反對派呢?

      反對派覺得,人類無論在何時何地都應該保有一定的底線。偷竊食物情有可原,迫不得已之時,同伴的身體倒也能派上用場。但若是做出了某些更為可怕之事,那么,性質就變了。

      他們認為,總有一些事,是比生命要重要的。

      何慎言呢?

      他哪一派都不是。他認為兩者的觀點都有些道理,甚至在某種情況下顯得一致,很難去分辨他們到底是對是錯。而且,在真實的世界里,對與錯的概念本就模湖地令人吃驚。

      好比他現在正在做的事。

      一只被固定在手術臺上的怪物安穩地呼吸著,它對自己接下來即將領受的殘酷命運毫不知情。

      一只蒼白而修長的手從虛空中攝取了一部分冰冷的黑暗,以純粹的魔力將其變化成了鋒利的手術刀。他親手拿著這把手術刀一點點切開了怪物的腦袋。它的頭蓋骨掉落在手術臺上,鮮血不間斷地涌出,堪比溫泉。

      另外一只手撿起了那掉落的頭蓋骨,指腹輕輕摩挲著仍然沾著血液的骨頭,隨后像是扔垃圾一樣將其扔在了一邊。何慎言瞇起眼,冷澹地看向了一旁的精靈。

      “這和我們說好的不一樣——它的骨骼強度沒有達到預期水準?!?

      仍然梳著單馬尾的精靈百無聊賴地撐著自己的右臉頰,有氣無力地說:“你要一頭純種紅龍與地獄惡魔的雜交品種,我給你弄來了。魔力純度百分之七十三,有血脈魔法,兼具了惡魔的火焰與幻術抗性,還有龍類的堅韌皮膚?!?

      “躺在你手術臺上的那家伙再過個一百年搞不好都能直接登神,你知道它的父母是誰嗎?”

      “沒興趣知道?!?

      精靈點了點頭:“那就好,因為我也不知道它的父母是誰。我是從另外一個家伙的養殖場里把這怪物抱出來的。他養這些東西只是為了吃?!?

      何慎言瞥了眼那還在顫動的粉紅色大腦,面不改色地松開了手。黑暗化作的刀刃輕巧地散去了,他輕輕地說:“這頭...惡魔紅龍,體長七米,而且還沒成年。養這種東西吃?”

      “那家伙的種族比較特別,我們一般都不喜歡和他打交道。要不是為了你,我才不會去找他呢?!?

      精靈都起雙唇,蒼青色的眼眸一閃一閃的。她故意做出的生氣模樣在那容貌的加持下變得尤為攝人心魄。而何慎言卻連看都懶得看她一眼。

      “別在那兒對我使用催情系列的法術了......該死的,你就算用魅惑我都認了,催情是給配種的雄性動物用的!”他冷冰冰地說。

      聞言,精靈打了個哈欠。她抱起胸,令人震驚的弧線展現:“好吧,好吧。你這不解風情的家伙。那么,現在看來,我們的第二單交易算是失敗了?”

      何慎言打了個響指。

      時間回朔。

      鮮血涌回那條龍的腦袋中,破裂的血管恢復成原本的模樣,頭蓋骨最后蓋上,它對此一無所知,仍然沉睡著。

      “骨骼強度不達標,其他素質倒還算不錯......你讓我很難做啊,溫蒂妮?!?

      名為溫蒂妮的精靈展顏一笑,雙手合十放在面前,擺出一副非??蓱z的模樣,彎下了腰。

      她今天穿的是一件寬大的襯衫。

      “拜托你啦!我真的很需要這筆錢!”

      “別在那賣弄了,你試圖用性別優勢從我這兒得到一些優惠的行為沒有用的?!?

      何慎言依舊無動于衷,他甚至給自己倒了一杯‘星核’濃縮萃取魔力果汁,這種飲料在白塔內頗有人氣。而也不例外,那種復雜的味道在他的味蕾上爆炸開來。恒星爆炸的景象通過魔法的力量在他的口腔內再次上演。

      ......真是奢侈的享受。

      他不動聲色地放下手里的杯子,繼續說道:“拋去男性和女性的性別,拋去人類與精靈的區別。我是個法師,你也是。所以,讓我們開誠布公吧?!?

      何慎言銳利的雙眼緊緊地盯著她:“我需要找你買一些東西?!?

      溫蒂妮回以同樣的眼神,她的語氣也不再慵懶且富有挑逗性,也不再刻意地將每個語句的尾音拉長而顯得嫵媚了。她用一種非常理性,非常平靜地聲音開口了。

      “我本人在來到白塔議會后所選擇的專精路線是如何將科技與魔法結合起來。七百萬年過去,我已經是白塔議會內在這條路上走得最遠的法師了。我不信你沒有在昨天之后查閱過我的資料,所以,你說你需要找我買點東西.....”

      精靈瞇起她蒼青色的眼眸:“我是否可以理解為,你在嘗試購買我的獨家專利?”

      終于。

      何慎言露出一絲微笑,說出口的卻是否認的話:“不,我不認為我目前有這樣的知識儲備去購買你的‘專利’,溫蒂妮女士。導魔金屬在每個世界都有,優秀的也不再少數。但只有你能做到百分之百傳導任何級別的魔法?!?

      “所以,我不打算購買你的專利。我只想購買一些實驗材料?!?

      “好啊。你需要什么?”

      溫蒂妮的反應在他的意料之中,實際上,沒有哪個法師會掩飾自己對新知識的渴望。

      這也是為什么白塔議會始終屹立的原因——有誰會拒絕一個大部分時間都非常純粹的學術性組織?又有誰不想在自己鉆研了一生的技藝上有所精進,甚至跨越一大步呢?

      來自千百萬個不同世界的跨界法師們有無數的新奇知識可以彼此傳授,彼此摸索,沒有法師能拒絕這件事。沒有。

      “你有什么?”

      何慎言反問道:“你有什么呢?溫蒂妮女士?”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