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那你就盯著吧。

      何慎言很想讓這句話從他的嘴里出來,那不合時宜的幽默感又開始發揮作用了。但他忍住了。溫蒂妮的速度非???,短短半分鐘,她就從另外一個法師那兒弄來了符合要求的龍種。

      “好啦,東西給你弄來了......那么,我的報酬呢?!彼[起眼,舔了舔嘴唇。

      “有時間我會給你的?!焙紊餮悦娌桓纳貙λc了點頭?!澳敲?,你可以離開了?!?

      望著溫蒂妮,他下了逐客令。精靈法師不出意外地撇撇嘴,頗感無趣地說:“雖然我知道咱們在想做實驗的時候都會這樣,但你的態度變得也太快了?!?

      “男人翻臉如翻書,你不知道嗎?”

      何慎言露出一個微笑,隨后用房間的權限在溫蒂妮腳下開了個通往外界的洞,她飽含怒氣的尖叫從那個洞里傳了出來,回蕩了很久。待到那尖叫聲完全消失后,何慎言才微微側頭,看了一眼那安分躺在地上的巨大龍種。

      盡管尚未成年,它的體型也依舊龐大。甚至比之前那頭還要巨大一些,體長達到了十二米。而龍類的體型向來會在成年后迎來一個質變。

      并不難想象出它成年后揮舞著雙翼遮蔽天空的模樣。

      想到這里,何慎言嘆了口氣。

      龍類,真是幸福的種族。

      只需要躺著就能夠擁有強大的實力,天生就擁有悠久的壽命......哈,也許吧。畢竟,他買來的這頭龍,其實是養殖用的肉龍。如果它不被法師買來,那么,從出生成年到死亡,它都不會有機會睜開眼睛。

      它會在被構建的虛幻夢境里度過一生,在那虛幻而真實的夢中,它是翱翔于天空的霸主。而現實里,它是食材。

      它的皮膚漆黑一片,肉眼看去,甚至有種能吸收光線的錯覺。粗糙但錯落有致的鱗片每一片都有成年男人手掌大小。這些密密麻麻的鱗片有著非常棒的導魔性,簡直就是天生的附魔材料。

      它沉重的心跳聲回蕩在空曠的房間里,與那悠長的呼吸一起構成了某種特殊的交響樂。何慎言將視線放在了它頭頂的龍角上,慘白的龍角上時不時閃過一絲電弧,那是力量外泄的證明。它每時每刻都在變強。

      法師輕輕抬起手,用手指摩挲了一下鱗片的邊緣,一種刀刃彼此摩擦的刺耳噪音響起。他不出意外地收回手——這條龍完全符合標準。一點沒錯。

      那么,接下來就是重頭戲了。

      他手上有四種各自不同的人體改造技術,彼此各不相同,來自不同的世界。

      青草試煉。獵魔人們傳承了幾百年的改造手術,伴隨著訓練,獵魔人在成年時就可以成為致命的怪物殺手——當然,殺人也是一樣在行。

      法師們非常傳統的魔力灌注,以某種能量核心作為驅動,讓人類能夠擁有難以想象的力量與壽命。

      源自帝皇與人類科學家,阿瑪爾·阿斯塔特。星際戰士們的改造方法。十九道基因改造手術與源自原體的基因種子讓他們徹底超脫了人類的桎梏。

      還有那個,“如何在毀滅世界的過程中給自己找點樂子”,拋去匿名用戶飽受爭議,在何慎言看來毫無意義且侮辱了法師之名的行為。祂的天賦是毋庸置疑的。

      這個改造法術......本質上其實是一種‘浸染’,之所以需求龍種,乃是因為龍作為一種幾乎在無盡星海各個世界內都有分布的種族,它們能夠提供更多可供‘浸染’的因素。

      那么,‘浸染’是什么呢?

      答案很簡單。

      曾經,有一個人在酒后為了活躍氣氛說出了某種奇怪的童年故事,故事很老套,帶著恐怖的味道,類似于某種都市傳說。內里有一個怪物。

      而另一個在場的同伴不知為何居然還贊同了他離譜的故事。于是,這故事不脛而走,越傳越遠。

      從一群人到另外一群人,逐漸成為了某種遍布地區的‘共識’。

      他們的大腦讓他們深信不疑:是的,我們都曾是那奇怪的童年故事的一員,我們都曾見過故事里的怪物。盡管他們其實在聽過這故事后才知道有這碼事,可是,他們都贊同了。

      無論何種因素,沒有一個人選擇出言反對:不,我不記得有這碼事。

      當一個謊言重復一千遍,它就成為了真實。

      當一千個人重復一個謊言一千遍,它就成為了......現實。

      而后,故事里的怪物真的走了出來。它成為了現實,這就是神秘學中的‘浸染’現象,這種現象非常少見,且往往出現于那些魔力濃度較高的地區。

      ‘浸染’可以是一種原本只存在于幻想中的怪物,也可以是一種原本從不存在的習俗。它可以是任何現象,只要有足夠多的人相信這件事就好。這個描述,有沒有讓你想到另外一件事?

      是的,帝皇之所以差點成為信仰神,那也是某種程度上的‘浸染’現象,除了相信這件事的人稍微多了那么億些。

      而那個匿名用戶所創造的‘如何在毀滅世界的過程中給自己找點樂子’,其中最為關鍵的一環不在改造手術上。

      它的手法其實平平無奇,只是單純地將那個飽受痛苦的靈魂移到龍族的軀體當中去而已,真正關鍵的那一環,在于人為的制造出一個遍及整個世界的巨大謊言。只要有足夠多的人去相信,那么,它就會成為現實。

      比如,一個自古以來就存在的預言,一條即將蘇醒的滅世巨龍。試想一下,一整個世界的人都對此深信不疑,那個只存在與幻想當中的災厄之龍當然會成為現實,然后,被那條人為制造的巨龍代替。

      它自己都會認為,自己就是為了毀滅這個世界而誕生的。盡管它其實毫無神志可言。

      法師背起手——就像帝皇一樣,他也在加維爾·洛肯的身上留了個后手。盡管只是一道虛幻的影子,卻也足夠他了解到瓦羅蘭如今的情況了。

      那個諾克薩斯正在面臨的邊陲小國......他不可能認錯,那就是‘浸染’現象。

      (https:////82_82857/)

      1秒記住網:。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