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大人,探子們回報,諾克薩斯人正在接近我們?!?

      一名身著猩紅盔甲的男人頭也不敢抬地跪在地上,上述那句話便是出自他口。而他要匯報之人,則久久沒有給予他一個回答。

      弗拉基米爾坐在一把高腳椅上,出神地望著面前巨大的落地窗。今晚沒有月亮,厚重的黑色云層在天空中翻滾著。偶爾有幾顆明亮的星星會短暫地顯露,但很快便會消失。

      “大人?”男人壯著膽子問?!爸Z克薩斯人正在接近......”

      “嗯?!备ダ谞柌惠p不重地嗯了一聲,揮揮手讓他離開了?!霸撛趺醋鼍驮趺醋?,接下來幾天不要再來打擾我?!?

      他冰冷而漠視的態度并未讓這男人覺得有什么不對,他非常恭敬地離開了這座陰郁的城堡。只留下弗拉基米爾一個人。

      “諾克薩斯人......”

      弗拉基米爾的音調低平而順滑,那似乎不像是人類的聲音。在只有一人獨處的時候,他完全卸下了所有的偽裝。皮膚變得愈發蒼白而不見血色,同樣顏色的長發隨意地披在腦后。他相當遲緩地調動著自己的面部肌肉,露出了一個微笑。

      他們早該來了。他憂傷地想。為什么不早點來呢?我可不能再等下去了,神明需要更為強大的血食......

      弗拉基米爾發出了一聲嘆息,他心中被憂愁塞滿了,他自己甚至都不知道這種情緒從何而來。有那么一刻,他的思緒停留在了過去的某個時間點。在那個時候,他還是一個有著褐色卷曲頭發的小男孩。

      連年不斷的戰爭,飛升者們闖進了凡人的世界,帶著他們無人可擋的武力征服了目所能及的所有世界,然后彼此混戰。那時,他跟在其中一個的身邊。

      他的國家破碎,父母死亡,他作為奴隸被拉進了飛升者們的軍隊。得益于他的聰穎,弗拉基米爾很快便得到了晉升。他將自己的心思掩藏的很好,從奴隸到士兵,再從士兵到血魔法的學徒。他是第一個被允許研究血魔法的人類。

      弗拉基米爾有些恍忽地想,或許,我就是從那時開始轉變的。

      人。

      這種淺薄而無知的生物圍繞在他身邊,令他感到厭煩。他們彼此站的很近,但卻隔著一道宛如深淵般的巨大鴻溝。

      弗拉基米爾知道,自己已經算不得人了。無論是從被邪惡儀式改變了多次的生命形態,還是從他所做之事來看,他都算不得人。他本應為此感到高興,因為人類就是孱弱而無用的存在,但是,他沒有高興。

      或許是因為我將自己的情緒獻祭給了神明?他若有所思地撫摸著自己的臉頰,透明的淚水劃過,被他用指間接住,隨后棄之如灰塵般地扔在了地上,摔成了千百份不同的碎片。

      微小的已經不能用肉眼觀察到的千百份碎片安靜地躺在地板上,它們共同反射著弗拉基米爾的臉――一張蒼白,而不再屬于人類的臉。

      名為弗拉基米爾的人類在今晚死去了,一個更為可怕的東西從其中緩緩誕生。

      -------------------------------------

      騎著座狼的斥候們無情地碾過草地,怒爪是其中一員。

      你應該能從他的名字上看出些許端倪――是的,他是一個瓦斯塔亞人。無父無母,流浪到了諾克薩斯,加入了軍隊。他沒有姓氏,就連名字都是在一場地下黑拳中取得的花名。

      但怒爪很喜歡這個名字。

      他那粗糙而原始的面容有著一種天然的野性,這狼人呲著牙,露出鋒利的犬齒。他胯下的座狼比起其他同僚的要更為安分一些,無聲地奔跑著。直到他們抵達了預定地點――距離那邊陲小國都城前方三千米處。

      “怒爪?!彼年犻L在呼喚?!斑^來?!?

      怒爪來到他身邊,黑暗的夜色遮蔽了他們的身形,他的童孔在黑暗中閃閃發光,很輕易地便看見了隊長手中的東西。

      “炸藥?”怒爪有些驚訝?!拔乙詾槟惆l過誓不再用這東西?!?

      “為了諾克薩斯與軍團,我個人的誓言無足輕重?!彼沽艘恢谎鄣拈L官平靜地說,順手便將炸藥塞進了怒爪懷里。

      他從自己座狼的背上卸下一個小小的板條箱,從里拿出了十四根炸藥,這些小巧的黑色圓管是工程學的杰作。在過往的日子里,它們曾被用于開山裂石,炸出礦坑。直到某個戰爭狂人將其投入到了殺戮之中。

      隊長將其分發給每一個人,小隊里成員的反應各不相同。怒爪不動聲色地看著他的兄弟姐妹們接過那代表著長官破碎之誓的炸藥,將每個人的表情記在了心底。

      炸藥很快便分發完畢了,沒有座狼發出聲音。它們安靜地可怕,一如這個夜晚。微風拂過怒爪的臉,絨毛被風吹動,他將炸藥放在了自己的腰間,小心地用兩根帶子將其綁住了。特殊手法打成的繩結會保證它的安全。

      “我們會在五分鐘后發起突襲,作為斥候,我們的任務是取得情報。炸藥的存在只是為了讓你們在面對那些血騎士時擁有自保的能力――當然,如果有哪個幸運兒用這東西炸死了他們其中一個混蛋,我會為你們感到高興的?!?

      隊長的聲音中帶著笑意。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殘酷的笑意。

      怒爪的臉上同樣泛起一抹微笑,他的笑容比起人類來說就要猙獰得多。瓦斯塔亞血脈濃重就是如此,頂著異類的臉,走到哪里都會遭到歧視。唯獨諾克薩斯不會,這里包容所有人,任何人。

      這也是為什么,怒爪會心甘情愿地在這里停留。他本是一頭流浪之狼,卻意外地在這里找到了失去的故鄉。

      “準備好,諸位?!标犻L還在繼續,這很少見,他通常不會在戰前說這么多話?!白屲妶F銘記我們,見證我們......還是老規矩,如果有人死了,你的稱號會得到繼承?!?

      怒爪接上他的話:“問題是,隊長,這么久了,我們都不知道你的稱號呢?!?

      “......就你話多,怒爪。閉嘴?!彼拈L官無奈地嘆了口氣,翻身坐上座狼,扣上自己的頭盔。聲音變得沉悶?!俺聊畡?,記好了?!?/p>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