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真者,需要避難的平民們已經全都帶來了?!?

      “很好,下去吧?!?

      三言兩語之間,俄洛尹便讓所有的僧人和祭司下去休息了?,F在已經不需要他們了,神殿有著娜加卡波洛絲的保護,亡靈與黑霧無法接近這里。按照以往,她會在這里坐鎮,一直到天亮,一直到蝕魂夜的結束。

      但這次不行。

      俄洛尹提著‘神悉’,這重量恐怖的神像被她單手提著。她邁著沉重的步伐來到大殿中央,這里以往很清凈,如今卻擠滿了難民。這里塞了至少三百來號人,從平民到海盜、貿易商、水手......各式各樣的人都有,但絕對沒有那種罪大惡極之人。

      他們無法進入娜加卡波洛絲的神廟,哪怕只是接近都不行。如果他們敢,俄洛尹會提著‘神悉’砸碎他們所有人的膝蓋。

      “真者?!币粋€赤著胳膊的水手惴惴不安地向她打著招呼,俄洛尹認識這個人,他住在附近,父母早亡,給他留下了兩個妹妹。這個二十歲的青年不得不將家庭的重擔抗在自己的肩膀上,他在碼頭賣苦力已經有四年了。

      “你好,法比安?!?

      俄洛尹對他致以了一個平靜地點頭,她動作中蘊含著的力量讓法比安冷靜了下來,不再那么驚慌失措了。在看到那兩個縮在法比安身后的女孩時,她露出了一個不易察覺的微笑。

      “不必擔心,法比安。和你的家人好好呆在這里?!彼龑捨康??!斑@個可怕的夜晚很快就會結束的?!?

      “我相信您,真者,您庇護我們已經很多年了?!狈ū劝惭柿丝诳谒?,抬起手錘了錘自己的胸膛?!暗?.....您這是要出去嗎?”

      “是的?!?

      俄洛尹平靜地說。

      她的回答令法比安大吃一驚,實際上,不只是他,大殿內很快就被竊竊私語聲塞滿了,人們開始以各種各樣的猜測填充俄洛尹的耳朵。她并未感到厭煩——普通人們就是這樣,她不能因為這點去責怪他們。

      他們沒有力量,沒有權勢,沒有金錢——任何能讓他們擁有更高見識的東西他們都沒有,這也是為何他們會全身心的仰仗于俄洛尹,期盼她能夠帶領他們度過這個可怕的夜晚。她怎能責怪一群全身心相信自己的人呢?

      “諸位!安靜下來,聽我說?!?

      她不需大聲喧嘩,不需用咆孝去提醒他們。只是一次簡單的呼喊,所有人就都安靜了下來。注視著這位強壯的女士,等待著她的下文。

      俄洛尹緩緩開口。

      “我的確要離開神殿,但你們不必擔心。娜加卡波洛絲的力量保護著我們所有人。保護著我,也保護著你們。她對任何人的愛都是同等的,只是希望你們能夠真正明悟自己的道路罷了,僅此而已?!?

      “而我的離開與這毫無關系——你們不必接受我的訓戒和試煉。我之所以離開,是因為我要去一勞永逸地終結蝕魂夜這害人的惡獸?!?

      她的話語擲地有聲,三百來雙眼睛看著他,逐漸從麻木無神變得充滿了光亮,俄洛尹的心也和他們一樣,一點點充滿了力量:“惡獸侵襲至今,已有七百年的歷史。在這七百年里,鮮少有人真正想要反抗?!?

      “我會做第一個?!彼届o地說?!安还芪沂欠癯晒?,不管我是否能活下來——但我要做第一個,我要證明給諸位看?!?

      “您要證明什么?”一個人壯著膽子問。

      俄洛尹不答,只是露出一個微笑。這樣的微笑本不應該出現在她的臉上,恬靜而美好,與她那張與美麗搭不上邊的臉完全不配??墒?,在那一瞬間,她美極了。

      一種光輝在她臉上綻放。

      娜加卡波洛絲的祭司緩慢地走出她的神廟,手里仍舊提著神悉。一個男人背著手站在大殿外,早已等候多時。他凝視著下方長長的臺階,不發一語。俄洛尹恭敬地來到他身后,沉聲說道:“使者大人?!?

      “我聽到你在里面的演講了,真者——不得不說,你超出了我的意料。你是那少數人?!?

      “少數人?”

      何慎言轉過頭看著她,伸出手,輕輕接過了那她從不離身超過二十米的沉重神像。這實心的鐵塊在他手上輕若無誤,法師甚至只靠著兩個手指就將其提了起來。這種事落在俄洛尹眼里,無非又是另一樁神跡。

      她還不知道——這個男人其實和她的神毫無關系。

      “是啊,只有少數人才真正有勇氣去做那些對的事。這很難,難得要命?!?

      他將神悉高高舉起,屬于娜加卡波洛絲的力量在其上完全爆發。深藍色的旋渦從空氣中突兀地涌現,四周充滿了海水的濕氣,這在神廟周圍是很不常見的。一只青色的觸手從地面上生長了出來,輕柔地接過神悉。

      “這是什么,使者大人?”

      “一場試煉——你不是做過很多次這樣的事嗎?領受娜加卡波洛絲的力量,讓那些有潛力的人面見真我,找尋使命。我要讓這個城市面見它的真我?!?

      何慎言話音落下,地動山搖。

      碎石從比爾吉沃特最高的山巔開始一點點往下掉落,這些攜帶了致命動能的石頭沒有殺死沿途的任何凡人,而是精準的命中了每個亡靈的身體。它們在哀嚎中消失不見,這次,它們的精魄真正的消失了,而不是回到黑霧之中養精蓄銳。

      黑霧最深處,一個坐在王座上的蒼白鬼魂勐地睜開了雙眼。

      “對了,俄洛尹。我記得你來自蟒行群島,對吧?你們那兒是不是有種職業叫做喚蛇者?”

      “是的,使者大人......為何突然問這個?”

      “因為我打算也試一試?!?

      他露出一個微笑,輕輕地跺了跺腳。魔力沉入地面,沉入大海,在瞬息之間便從遠方大海的最深處與娜加卡波洛絲建立了連接,蛇母的力量開始從海平面涌現,將黑夜照亮,藍綠色的力量光輝伴隨著她子嗣巨大的身影一同出現在人們的眼中。

      俄洛尹震撼地看著眼前這一切——她無法理解,也不能理解。這位使者做到了最好的喚蛇者也做不到的事,他單憑一次跺腳就喚來了圣獸,而且是那種絕對不會出現在淺海區域的圣獸,甚至足有十五只之多,要知道,它們每一只都有著數十米大小。

      “交給你了?!?

      他輕巧地說,順手從懷中掏出了一支號角,將其扔給了俄洛尹。在他們頭頂,那只觸手還在將神悉越舉越高,彷佛要觸及天空一般。

      “您要去做什么?”

      “做一件我早該做的事?!?

      何慎言笑了起來:“驅使它們去殺死那些亡靈吧,黑霧也能被它們吞噬,但是,驅使它們要靠你的決心,真者。這也是一場試煉,讓我看看你的決心是否能驅使這些海獸吧——不要讓我失望?!?

      話音落下,他消失在原地。

      -------------------------------------

      “怎么回事?!”

      佛耶戈失態地將手中的王者之刃擲在地上,毫無一位王者的氣度可言。不過,他如今的模樣其實也和王者搭不上邊了。

      一個有著深綠色面龐的亡靈面無表情地回答:“我的大人,沒人知道是什么情況。錘石和赫卡里姆都死了,唯有卡爾薩斯還在執行您的命令,他正在海岸線邊界和那些諾克薩斯人作戰,他們異常難纏?!?

      “我不管什么見鬼的諾克薩斯!”佛耶戈咆孝著?!吧锨€亡靈剛剛真的死了——!你明白嗎???”

      他將聲音拉得老長:“死了!真的死了!破敗之咒無法帶回他們的靈魂,你知道這意味著什么嗎?你這無能的廢物,你知道嗎?!”

      這蒼白的鬼魂跌坐在地,捂著自己的臉嗚嗚地哭了起來,嗓音嘶?。骸斑@意味著那些凡夫俗子找到了反制我的方法——哦!”

      他悲痛欲絕地長呼一聲:“尹蘇爾德!為何命運待我如此不公!先是失去了你,再是凡人們居然能夠反抗了!我要如何再找尋你留存于世的記憶,我要如何再將你帶回我身邊?!”

      那亡靈朝他輕輕地鞠了一躬,不發一言地離開了黑霧深處。他早已對國王的行徑見怪不怪了,他一天比一天的瘋狂。上一秒可能還捧著一幅油畫欣喜地微笑,下一秒就有可能直接揮劍斬下你的頭顱。

      他漂浮著,來到了荒原之上。這里是國王內心的具象化,從這片荒涼的景色中,或許能窺見一些關于他內心的問題。然而亡靈根本沒心思去想這些,他只想快點回到暗影島,好繼續折磨那幾個從錘石手里換來的靈魂。

      他的小小愿望落空了。

      一只蒼白而修長的手握住了他的頭顱,細小的雷電從手掌心涌出,將他電的痛不欲生,卻又無法真正地死去,與此同時,他驚恐地發現,維持自己存在的破敗之咒正在一點點消逝。

      幾乎只是一瞬間——那種存在了千年之久的破敗之感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壓抑了所有情感的死寂和冰寒。他不再具有情感了,也不再具有自我意識

      (繼續下一頁)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