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再次醒來時,他正身處一間黑暗的審訊室。

      蝙蝠俠的聲音從他對面傳來:“你的女友南?!ぶZ維雅和你沒有任何齟齬,何?!?

      “她很愛你。我查過了每一個可能導致你對她痛下殺手的線索,但我一無所獲。她的郵箱里只有工作來往,她的人際關系很簡單,她甚至都不怎么和醫院里的男性同事說話,因為她全身心都在你身上?!?

      “為什么?”

      蝙蝠俠的聲音里有著深深的困惑:“為什么你要突然殺了她?因為就我所知,你也愛她愛到了骨子里。你和同事交談三句話不離你的女友。你們自高中時期相識,明年就要結婚了,為什么,何?”

      下巴很痛,頭昏,他多半是跳下來用腳踢了我的下巴。簡單直接的讓人昏迷......嗯,很有蝙蝠俠的特色。

      何慎言晃了晃腦袋,想讓自己從頭暈中清醒過來。他的雙手被反綁,一個黑影站在他對面。何慎言吐了口帶著血的口水,平靜地說:“因為這都不是真的?!?

      “你在說什么?”

      “我不是什么律師,也不是土生土長的哥譚人,我沒有一個叫做南?!ぶZ維雅的女友?!?

      “那么,你是什么?”

      “一個法師?!彼届o地說?!耙粋€普通的法師,被你們世界的創世女神扔到了這個幻境里的可憐人......啊,我該將其稱之為幻境嗎?”

      何慎言踢了踢桌腿,非常用力。讓他右腳的大拇指傳來一陣疼痛,他若有所思地說:“一個很真實的幻境......我的記憶是虛假的,但這個世界應該是真實的。她為了我還真是煞費苦心,竟然讓一整個世界來陪我演這場鬧劇?!?

      一雙手將他拉了起來,拖在桌子上,然后是一拳打在側臉。他聽見蝙蝠俠冷冰冰地說:“你瘋了,何慎言?!?

      “不,我沒有?!?

      他吐出一顆帶血的牙齒,表情甚至都沒有絲毫變化:“我說的都是實話,只是你不清楚而已,布魯斯?!?

      那只拉住他衣領的手松開了。

      “阿爾弗雷德,清除哥譚警局的監控錄像?!彬饌b按住側耳對某人說道,然后回頭看了一眼何慎言?!?.....準備一下,我要帶個人回來?!?

      十五分鐘后,他們來到了蝙蝠洞。

      何慎言被綁在一把椅子上,血液沾染在他的衣領和臉上。他的背挺得筆直,即使這樣會令他很不舒服也是如此。他的目光里帶著一種超然與物外的平靜。似乎他不是個囚犯,也不是個殺人犯,而是一個對任何事都了如指掌,成竹在胸的學者。

      “你看上去很冷靜?!?

      “我不應該冷靜嗎?”何慎言反問道?!拔沂莻€法師,布魯斯·韋恩。在任何情況下,我都應該保持冷靜?!?

      “就在剛剛?!?

      蝙蝠俠摘下他的面罩,既然這個人已經知道了他的真實身份,那也就沒必要再隱藏了。他停頓了一下,用屬于布魯斯·韋恩的聲音說道:“我查閱了從你出生開始的所有記錄。哥譚孤兒院,被領養,養父母被小丑所殺?!?

      他又停頓了一下,似乎說到這個名字令他很不舒服:“......你沒上過小學,直接上的初中,然后是高中。哥譚高中時任校長的莫來女士對你的聰穎贊不絕口,你考上了哥譚第一大學,獲得了獎學金。在大學期間,你通過炒股賺了很多錢?!?

      “但你只取自己需要的那部分,其他的你都捐給了孤兒院。你在高中認識的女友南希對你的行為非常贊成,她崇拜你。同學們喜歡你,大學內的兄弟會甚至開始以你為中心。富家公子,未來的物理學家,畫家,文學家......所有人都認定你是他們的領袖?!?

      “然而,就在三個小時前,你卻親手殺了自己的女友。然后告訴我,這一切都是假的,你其實是個法師......你在和我開什么玩笑?”

      “你覺得我在和你開玩笑?”

      何慎言搖了搖頭,平靜地說:“很遺憾,布魯斯——我一般不和不是我朋友的人開玩笑。在你之前,我認識三個布魯斯·韋恩,其中只有兩個我會和他們開玩笑?!?

      “讓我來問問你,布魯斯。想象一下,假設你被困在了一間沒有門和窗戶的房間里,你要怎么脫困?”

      不等蝙蝠俠說話,他便自問自答了。

      “停止想象就好?!?

      話音落下,蝙蝠洞逐漸消失了。四周的一切都開始崩解,碎裂。蝙蝠俠的表情停止在那一刻,他的身軀碎裂成紛飛的紙片,然后是整個哥譚,整個世界......千萬張碎片包裹著何慎言,讓他從那椅子上站了起來。

      碎片圍繞其身,加諸其身,使他的夾克成為了一件黑袍,使他臉上的血液消失了,嘴里消失的牙齒也回來了——然后是魔力,它們都回來了。

      法師再度屹立與此,屹立于這黑暗的空間中。

      “你用我的大腦給我設立了一個監牢,珀佩圖阿?!彼o靜地說?!暗阃艘患?,這里是我的大腦。就算你是創世女神,你也沒辦法在這兒對我指手畫腳?!?

      “是嗎?”

      珀佩圖阿的聲音從他身后響起:“你很聰明,法師。比我所創造的世界上最聰明的那一批人還要聰明不少,且非常膽大,但是你忘了一點?!?

      她微笑著說:“讓我來告訴你——世界上最聰明的人總會忽視一件事,你知道那是什么嗎?”

      “他自己的鼻子?!?

      珀佩圖阿打了個響指,何慎言身上的黑袍再度消失了,力量也是如此。他似乎回到了還未學習魔法的那一刻,除了他自己,一無所有。

      “我能剝奪你的力量一次,自然也能剝奪第二次......你知道嗎?法師,如果你不來到我的世界,我還真拿你沒什么辦法?!?

      珀佩圖阿來到他面前,輕柔地捧起他的臉:“這個世界的世界意識想要活下來,所以和外人做了交易。你是交易中最重要的那一環,因為只有你才有能力改變那些英雄們的命運。你來到這里,改變他們既定的命運......將他們從死亡中扯離?!?

      “可是,你自己呢?你要怎么辦?我看過你的記憶,如果你打算等到瑟雅尼那個無恥的小偷趕來,恐怕你的尸體已經涼了。這里是我的世界?!?

      她倨傲地微笑著:“萬事萬物,皆隨我愿。如果我不允許,她是進不來的?!?

      一把小刀在她手中凝聚成形,被珀佩圖阿輕柔地刺入了何慎言的胸膛。疼痛隨之席卷而來,他的感官被放大了數千倍。這種疼痛幾乎能在一瞬間擊潰任何人,何慎言也不例外。他跪倒在地,垂著頭,珀佩圖阿俯視著他,凝視著他流血的模樣。

      然后,是更多把刀刺入身體。

      “我原本想給你留個位置的,法師。如果你不選擇醒來,在我給你設計好的命運里,你會是個年輕有為的律師。在你三十歲那年,你會接觸到魔法的存在,你一樣能夠成為法師。你會拯救世界無數次,受萬人敬仰?!?

      “可惜你拒絕了,我很好奇,為何你能對面前的美好人生絲毫不動心呢?”

      何慎言并不回答,只顧著艱難地喘息。渾身上下插滿的鋼刀讓他的呼吸都變成了一種疼痛,一種折磨。在足以讓任何人瘋掉的痛苦中,他開口了,聲音破碎:“......你說你給我設計好了命運?”

      “是的,我給所有人都設計好了?!?

      珀佩圖阿笑著說:“實際上,我就是命運本身?!?

      何慎言抬起頭,眼中有一抹藍光一閃即逝:“......是嗎?”

      他勐地抬起右手,明明疼痛足以令他發瘋??墒悄侵皇謪s還是一往無前地掐在了珀佩圖阿的脖子上,渾身鮮血的男人緩緩站起。他遍體鱗傷地站立著,珀佩圖阿震驚地看著他,一時之間竟然忘了反抗。

      “你說你是命運?”

      他的臉上扯出一個獰笑,這讓一把插在他臉頰側面的鋼刀劃爛了傷口,造成了更大的疼痛。肌肉甚至都在痙攣,作為一個普通人,他現在不應該站立,他應該因為劇烈的疼痛而產生休克倒在地上——可是,他就是站著。

      不僅如此,他的右手上還亮起了更劇烈的藍光:“那么,我現在就扼住了命運的咽喉!”

      藍光爆裂。

      他的右手緩緩松開,何慎言無力地跌倒在地。鮮血從身體中潺潺流出,珀佩圖阿毫發無傷地站在原地,震驚而著迷地盯著他。

      “你......”她的雙唇動了動?!澳闶窃趺醋龅降??”

      “我是個法師,創世女神閣下?!焙紊餮蕴傻乖诘?,選了個讓自己比較舒適的姿勢。黑暗席卷而來,他知道,自己快死了。但仍然在微笑?!摆は氤瞿ЯΣ皇呛苷5氖聠??”

      “你可以奪走我的力量,拿走我所有的法術,折磨我,把我扔進幻境,給我編造更多更美好的未來......但你改變不了一件事,我是個法師,而且天生就是?!彼甙恋卣f。

      然后就此死去。

      (繼續下一頁)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