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杰洛特看著眼前的那具尸體,沉默不語。他的右臉頰倒映著火爐橙黃色的光,豎童仔細地觀察著坦格利安男爵的尸體,尤其注意他的脖子。

      何慎言站在停尸房門口,并沒有選擇走進去。倒不是因為氣味的原因,負責這里的驗尸官用幾種草藥的混合讓室內完全沒有尸體的臭味??频聹厝穗m然粗俗,但在尸體保存方面卻有著奇怪的嚴謹。

      他們甚至找了幾個法師來聯合給停尸柜施法,每隔四個月就會再來一次,以保證尸體能在低溫下進行儲存。不過,這都是不是重點。

      “所以,獵魔人大師,您看完了嗎?”

      穿著厚重棕色長袍的皇家驗尸官擦著額頭上的汗,有些緊張地問杰洛特。獵魔人沒有立刻給他回答,而是轉頭望了眼站在門口的何慎言。

      法師朝他點了點頭,叫住了驗尸官:“貝里克先生,請和我過來一下?!?

      “當然,當然?!?

      驗尸官點頭哈腰地和法師出去了,但他的緊張卻沒有得到絲毫緩解。

      他將擦汗的手帕放進衣服口袋,何慎言看得出來,驗尸官正很努力讓自己顫抖的肩膀平靜下來。

      待到平靜一些后,他才以尊敬而難做的口吻開口:“大人,我最多還能讓你們在這兒待三十分鐘。宮廷里負責坦格利安男爵下葬事宜的人很快就要到了?!?

      “沒事,貝里克先生。我們不會讓你難做的?!?

      何慎言笑了笑,對緊張的驗尸官比了個手勢,一道藍光閃過:“去門外等我們,好嗎?二十分鐘之內我們就會出來,然后你就會忘記今天所發生的事?!?

      驗尸官的雙眼變得有些呆滯,他點點頭,很快便離開了這里。何慎言望著他的背影消失在走廊,表情平靜。

      他推開門,回到了停尸房內部,問道:“看出什么了嗎?”

      “他絕對不是自殺?!苯苈逄睾V定地說?!安弊由喜皇墙g索留下的痕跡,他是被人活生生掐死的。鄉下的赤腳醫生都能看出這件事,我不信那個皇家驗尸官看不出這點,他絕對是在說謊?!?

      “別對一個小人物生氣,杰洛特。貝里克先生在他的職位上干了三十年,明年就要退休了。你覺得他對幕后黑手有什么辦法?他可是‘皇家’驗尸官?!?

      何慎言走到坦格利安男爵所躺著的,冰冷的鐵臺附近。他凝視著男爵脖子上再明顯不過的青紫色痕跡,突然說道:“我們或許應該到他家里去看看?!?

      “什么?”

      “他的家,杰洛特。一個單身的男爵死亡,又沒有立遺囑。他的錢財顯然會被國王拿走,放進國庫。如果我們想找點線索,他的家是最好的去處?!?

      “你的意思是,這一切都是國王的手筆?”

      “或許吧?!焙紊餮圆恢每煞竦卣f?!爸皇腔蛟S?!?

      “我也希望只是或許?!鲍C魔人陰沉地說?!暗业闹庇X正在告訴我相反的事,而且,亨賽特給我留下的印象一直都不算好?!?

      “哦?”

      “比起國王來說,他更像是個竊賊?!鲍C魔人簡短地回答。

      “有趣的評價?!?

      -------------------------------------

      “難以相信?!?

      一個穿著緊身絲絨襯衣的男人站在坦格利安男爵的小小庭院里,發出了這樣的感嘆:“他就住在這樣的地方?”

      三名衛兵站在庭院門前,牢牢地把守住了這唯一的出口。六名宮內的仆人正不斷地進出,將男爵家中所有的東西不停地向外搬。他的沙發,收藏的一些藝術畫作,乃至是廚房里的鐵鍋和盤子都沒有放過。

      一駕馬車停在門前,車上還有兩名衛兵,這馬車會將東西運往拍賣行賣掉,錢財則會被拿走充進國庫。

      男人揉了揉自己的肚子,他中午喝了一瓶來自陶森特的東之東。酒是好酒,但卻和他吃下的那些東西產生了一些化學反應。這讓他有些難受地嘆了口氣,正在揉肚子的右手上帶著的金色戒指在陽光的照耀下閃閃發光。

      “大人,東西已經搬完了?!?

      一名仆人走向男人,恭敬地低下頭,將手上的一份文件遞給了他,其他的仆人則離開了房屋,他們的工作已經完成了:“這是男爵的房屋文件,您要嗎?”

      男人粗略地瞥了一眼那文件,又看了看這棟屋子的大小,最終,他搖了搖頭。

      “不用了。坦格利安的屋子不值幾個錢,還是將它賣掉吧。稍后派人去一趟銀行,查清楚坦格利安這一年來的產業進賬和他到底捐了多少錢,下午我們要去一趟梅里泰莉女神廟,將他捐的錢都拿回來?!?

      他隨意而輕佻的幾句話卻讓那仆人嚇得臉色蒼白,他勐然抬起頭,聲音都變得尖細了:“大人?去梅里泰莉女神廟里要錢?可是......”

      “是啊,國王的命令?!蹦腥诵α??!拔乙膊幌氲?,但我們的國王陛下你是清楚的,他只要錢?!?

      揮手讓仆人出去,男人的目光移到了男爵的椅子上,他順手扯過,自己坐在了上面,順勢向后一躺,舒服地發出了聲嘆息。

      “收回前言,你住的地方還不錯,坦格利安。你也是個好人?!?

      他凝視著那棵樹輕聲細語:“但好人是不長命的?!?

      就在這時,門被推開了。他本以為走進來的是詢問要不要離開的馬車夫,可走進來的卻是一個背著劍的獵魔人,還有一個穿著黑袍,氣度不凡的東方男人。

      “怎么回事?”

      男人勐地站起,皺起眉看著這兩個不速之客,門口的衛兵呢?他們為什么沒把這兩個人攔下來?男人微微歪頭,從獵魔人的身側瞥了一眼外面,結果看見三名衛兵倒在地上,生死不知。這畫面立刻讓他渾身發涼。

      “你們是誰?!”

      “我們是誰?好吧,他是個喜歡多管閑事的獵魔人,而我則是個喜歡多管閑事的法師?!?

      他看見那自稱為法師的東方男人聳了聳肩,緊接著,他的右手亮起一抹藍光,接下來的事,男人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