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下午兩點,宮廷衛兵里拉爾正在打瞌睡。

      他倚著自己的長戟,靠著墻壁,有一搭沒一搭的試圖沉入夢鄉——當然是不可能真正睡著的,但閉目養神還是沒什么問題的。如果他哪天真的睡著,估計就離死不遠了。亨賽特王是出了名的喜怒無常,且對下人嚴苛無比。

      不過,瞌睡還是要打的。他的同僚都是這樣做的,現在是四月份,恰好是穿上全身盔甲也不會特別熱的時候,這種時候必須偷懶,等到了夏天,他們就得汗流浹背地站崗了。

      里拉爾心里清楚,實際上,所有人心里都清楚,夏日站崗是一件非常愚蠢的事,除了讓衛兵們累個半死還熱個半死之外一點其他用都沒有,可是——

      可是......

      可是國王喜歡。

      他們的國王喜歡這樣。

      國王不喜歡非人種族,所以科德溫境內的精靈、矮人、半身人都遭受了非同一般的厄運。

      里拉爾現在還記得一個矮人渾身赤裸地狂奔在大街上的模樣,如果是平常,他會哈哈大笑。因為那家伙保準是偷了別人的老婆,然后被事主發現了,否則怎么會不穿衣服在大街上狂奔?

      可是,當時不是平常,那個家伙也不是因為偷別人老婆而逃跑,他是因為不得不跑,他身后有一隊科德溫士兵正在追他。

      那個矮人的肚子被剖開了,他的腸子在外面一甩一甩,隨著奔跑的節奏而晃動,他跑出了一百米,或許一百五十米?然后就倒在地上死了。死的時候,他喊了一句母親。

      《控衛在此》

      他是里拉爾做噩夢時的素材。

      里拉爾認識他,他過去時常去那個矮人開的酒館里晃蕩,幾乎將每個子都花在了酒館里的女招待身上,他特別喜歡那個胸大的精靈,結果事情發生的時候她也死了。

      而矮人死的時候,里拉爾離他不足三十米,他確信那矮人認出了他,就算他穿著全套盔甲,還把面甲也拉下了。但他就是知道。

      ‘他認出我了’,這個想法不停地在他內心蔓延。猶如搬運尸體的螞蟻,越來越多,越來越多。它們不會善罷甘休,只會在尸體身上......進進出出。直到尸體上的血肉完全被搬空為止。

      想到這里,他睜開了眼睛。

      科德溫四月的陽光沒讓他覺得有絲毫暖意,衛兵索性放棄了打瞌睡的想法。他是大門衛兵,這里僅有兩名衛兵,說出來或許有些令人驚訝??墒腔蕦m還有內門,里門,和一長串的走廊。

      那里全是衛兵。

      他只是個看門的。

      里拉爾盯著前方的道路發呆,五分鐘,十分鐘——他突然揉了揉眼睛,想知道自己是否看錯了,他又揉了揉眼睛,這次,他確信自己沒看錯。

      衛兵顫抖著拿出腰間的號角,想要將其吹響,可他失敗了。那支牛骨號角才被他拿在手中就變成了粉末與灰塵的集合,他震驚地看著自己的雙手,然后扭過頭看向他的同伴。

      “馬里布!”他凄厲地呼喊?!靶岩恍?,馬里布!吹響你的號角!”

      結果,他的同伴沒有絲毫動作,依舊在靠著墻睡大覺。這讓里拉爾心里莫名其妙燃起一股無名火,他一腳揣在那家伙的大腿上,馬里布倒在地上,發出一聲巨響,依舊沒有動,就像是死了一樣。

      他湊過去,趴在馬里布的身上掀開他的面甲,看見一張骷髏的面龐。衛兵一屁股坐在地上,四肢并用地不停后退,直到抵住墻壁。

      “天殺的諸神??!”他以自己有史以來聲音最大的咒罵對天生的諸神發出了詛咒?!澳銈兯麐屢欢ㄊ墙o我灌了迷魂湯了!”

      為什么他要這么說呢?

      因為那個矮人又出現了。

      不是在夢里,不是在恍忽的幻覺之中。而是在悲慘的現實。他從皇宮的路上緩步而來,腸子露在外面一甩一甩,鮮血和糞便一齊涌出。他的眼睛是漆黑的,牙齒也是漆黑的,胡子上滿是蛆蟲,他就那么走了過來。

      他來到衛兵面前,矮人只到他胸膛那么高,矮人注視著他,用死人的眼睛看著他,喉嚨里發出空洞的回音。

      里拉爾握著他的長戟,慢慢跪倒在地。

      “梅里泰莉女神?!彼穆曇魺o比虔誠?!拔蚁蚰矶\,我贖罪,我看著一位朋友死去,但我無能為力,他的冤魂來找我了,求求您不要讓他殺了我,求您了?!?

      -------------------------------------

      “我沒想到你會用這種辦法進去?!?

      “不然要用什么辦法?”

      何慎言沒好氣地哼了一聲,對獵魔人表示鄙視:“殺進去?把沿途看見的所有人統統趕盡殺絕?我看沒這個必要,杰洛特。你得改一改對我的印象了,我不是什么嗜殺成性的瘋子,至少在對付人類時是這樣?!?

      獵魔人語氣輕挑地說:“如果你不說最后一句,我會非常贊成你的話。那個衛兵沒事吧?我看他跪在地上和得了羊癲瘋的病人似的抖個不停?!?

      “他沒事,他只是在遭受良心上的譴責罷了?!焙紊餮孕α似饋?,那笑容算不上有多友好,只能說還算平靜。

      “而且,今天有很多人都會受到良心上的譴責?!?

      他們漫步走進亨賽特國王輝煌的皇宮,他們從大門進入,走過內門,里門,以及一千個長長的走廊。衛兵和仆人們在他們身后尖叫,跪地求饒,對想象中前來復仇的惡靈痛哭流涕。有人叫喊著母親的名字,有人叫喊著父親的名字,有人撕心裂肺地狂笑,有人卻以頭搶地,不停地哭泣。

      他們一直走,直到來到國王的寢宮。

      “這是我這輩子做過最瘋狂的事?!苯苈逄貙⑹址旁趪鯇媽m的大門上,撫摸著那扇有著繁復花紋的金色大門?!拔揖尤灰ブ泵嬉晃粐?,并且質問他?!?

      “這不算瘋狂,杰洛特?!狈◣熣f?!拔覀冊谧鰧Φ氖?,而對的事往往都是最難的。好在我有辦法讓它變得簡單?!?

      “是啊,你總有辦法?!?

      杰洛特點點頭,推開門,在他們身后,尖叫聲隨著門扉的關閉逐漸平息。

      ,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