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等回到“大桶喝酒”,杰洛特卻驚訝地發現里面多了一個人,而這個人,他還剛好認識。

      “何?”杰洛特放下懷里的酒?!澳阍趺丛谶@兒?”

      “所以這位先生真的和你認識?”女精靈范妮插了句話,她著迷地盯著法師,就差在臉上寫幾個字了?!班?.....真好,剛好我們有酒了?!?

      喬納森端來一盆燉肉,這是他和范妮在廚房里忙活的作品。四個人分工明確,兩個人偷酒,兩個人做飯。

      他聞著燉肉的響起,露出了一個滿意的微笑:“人多點也好,這地方不熱鬧我都覺得不習慣了。更何況這位先生一看就知道應該如何品酒,他連走路都是那么的有格調。想必在對酒的品味上一定也是如此?!?

      “別講那么多了!喝酒!喝酒!保存良好的1236年鮑克蘭白葡萄酒,諸位,開始享受吧!”

      卓爾坦熄滅大部分蠟燭,只留下一根,拉上窗簾,又用幾把椅子堵住了門,然后小聲地說:“從現在開始,俺們就小聲一點。天知道那幾個衛兵會不會找過來,小心為上,就裝作俺們已經睡著了?!?

      他迫不及待地打開一瓶鮑克蘭白葡萄酒,矮人粗壯的手指硬生生將木塞從瓶口拔了出來。濃郁而清新的香氣立刻充滿室內,就連何慎言也不免露出微笑。

      還真是好酒。

      杰洛特坐到他身邊,遵循著卓爾坦的指示,輕聲地詢問著法師:“你怎么找到這兒來的?”

      “我看見你們二位先生抱著酒在路上被衛兵狂追,出于好奇,我預言了一下今晚會發生的事。有好酒,我怎么能錯過?”

      “噢,所以你當時看完了全程,你怎么沒幫我們解圍呢?”

      杰洛特撇撇嘴,質問道。

      他的話讓卓爾坦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矮人嚴肅地說:“這位先生文質彬彬的,幫我們?他指不定跑不過那幾個衛兵呢?!?

      “是啊,杰洛特,我的確是個文質彬彬,手無縛雞之力的學者,你對我的要求可太高了?!焙紊餮孕χ?,附和著矮人的話。

      這讓獵魔人無語凝噎地別過了頭——文質彬彬?手無縛雞之力?得了吧!

      法師笑呵呵地伸出手,和矮人握了握手,互相介紹了一下彼此:“何慎言,一個學者?!?

      “卓爾坦·齊瓦!叫俺卓爾坦就行,嗯,不錯不錯,你雖然看上去文質彬彬,但握手還蠻有力度的!”

      矮人岔著腰,對他點著頭。范妮拿著鮑克蘭白葡萄酒,給每個人滿上了一杯,何慎言那杯則要更多一些。

      在唯一的一根蠟燭的照耀下,他們舉起手里的高腳杯,于燉肉和美酒的香味之中,異口同聲地說:“干杯!”

      酒鬼們很快便喝完了那瓶酒,然后是第二瓶,第三瓶——一如所有狂歡的宴會一般,一旦酒開始被消耗,它就會一直到持續到被喝完位置,正如所有瘋狂的故事,只要開始,想要結束就很難了。

      -------------------------------------

      杰洛特頭疼欲裂的醒來。

      .......什么情況?

      他首先聞到的是一股惡臭,臭的簡直令人絕望,還夾雜著酸氣。這氣味讓他瞬間嘔吐出聲,待到他爬起身,才意識到自己目前處在何等骯臟的境地。

      “梅里泰莉女神??!”杰洛特大聲地說?!拔业奶彀?!”

      不怪他這種反應,任誰宿醉醒來發現自己身處滿是垃圾與糞便的維吉瑪下水道,恐怕都會是這樣,甚至會更夸張。唯一值得慶幸的,可能只有一件事——他身處下水道的過道上,雖然骯臟,但最起碼沒有糞便。

      杰洛特小心地呼吸著,不讓自己吸入過多糞便的臭味。他皺著眉開始努力回想——我昨天晚上到底做了什么?

      一些零碎的記憶碎片從腦海深處浮現了出來。

      酒館......喝酒,何,卓爾坦的玩笑,范妮是最先倒下的那個,她試圖倒在何的身上,然后是喬納森。

      之后呢?

      杰洛特呻吟出聲,太陽穴兩邊突突地跳動,他壓下嘔吐的沖動繼續努力回想——卓爾坦說維吉瑪最近下水道不太平,說你杰洛特不是個獵魔人嗎?為何我們不一起進去把那些怪物殺了?

      他還記得自己當時拍著胸脯大聲應和,就連一向冷靜的何都顯得有些醉了,他不僅沒阻止他們兩個的愚蠢計劃,甚至還打了個響指將杰洛特放在旅店里的銀劍傳送了過來。

      ......女神在上。

      杰洛特打了個寒顫,環顧四周,始終想不起來之后發生了什么。他開始沿著下水道往前走,試圖找到一個出口,卻在不遠處意外發現了自己的銀劍,和正躺在一個不知從哪兒來的爛沙發上睡的正香的卓爾坦。

      他首先撿起銀劍——很好,沒問題。它甚至很干凈,一點污漬都沒有。至于卓爾坦,他的胡子上全是嘔吐物,酒氣與臭氣共同讓他變成了一個睡著的臭氣彈。他的呼嚕打的震天響。

      “卓爾坦?卓爾坦?嘿!醒一醒,卓爾坦!”

      叫了好幾遍,矮人才算是醒了過來。但仍然算不上完全清醒。他睡眼惺忪地坐在爛沙發上,說出口的第一句話就令人嘆為觀止:“怎么他媽的這么臭啊,杰洛特?翼手龍在這兒放屁了?”

      他沉吟了一會兒,杰洛特本以為他是想要說些什么,結果卓爾坦張嘴便吐,嘔吐物在空氣中劃過一道長長的弧線,精準的命中了位于兩側走道中間奔流不休的污水。

      好吧,至少他準頭不錯。

      杰洛特轉過頭,卓爾坦好歹清醒了一些。他抹了抹嘴,看著四周的環境,又看看拿著銀劍的杰洛特,突然說道:“咱們又干了件蠢事,對吧?”

      “對?!?

      “該死,那位學者先生呢?”

      卓爾坦似乎并不記得何慎言打響指傳送銀劍這碼事了,還將他看做一個文質彬彬的學者。他憂心忡忡地說:“他可不像咱們倆這樣有自保能力,我說下水道里有怪物是真的,最近很多人失蹤都是在下水道里發現的尸體,被啃得七零八落的?!?

      “動起來,獵魔人!”

      矮人一屁股跳下沙發,一馬當先在前方帶路,順手掰了塊沙發腿就當做武器,他高聲喊道:“剛認識的朋友我可不能讓他出事!見鬼,咱們必須找到他!”

      卓爾坦可能是杰洛特認識的矮人里最有俠義心腸的,大家都說矮人會為了朋友而接受絞刑,杰洛特覺得卓爾坦不僅會這么做,而且可能還愿意死兩次。就算是剛認識的朋友也是如此。

      他們開始在臭氣熏天的下水道里呼喊起何慎言的名字,足足兩個小時,兩人找的汗流浹背,都沒找到他。這下,就連杰洛特都開始擔心了。

      ——見鬼,何的確是個強大的法師。但萬一他醉到不能施法怎么辦?他不是說自己還在恢復力量嗎......

      杰洛特知道,卓爾坦的話不假。一路走來,他已經發現了多處可疑的痕跡。根據推測,他覺得這兒多半居住著一頭大型的食肉怪物。

      “我的胡子在上?!弊繝柼咕趩实卣f?!霸蹅儌z可能把他害死了?!?

      再抬起頭來時,他的眼里已經噙滿了淚水:“就不該去偷酒!都是我的問題!唉,卓爾坦,看看你都做了什么!”

      矮人大聲的咒罵著自己:“不怪市政府讓你戒酒!喝酒沒好事!天吶,我害死了剛認識的朋友!”

      “別那么想,卓爾坦,何是個法師,他會沒事的?!苯苈逄匕参恐?,同時拐過一個走廊。

      維吉瑪的下水道是直接建立在古代精靈城市的遺址上的,剩下的不多,但仍然運轉良好。污水與臭氣包圍著他們,杰洛特卻意外地發現了一條新的通道。

      懷抱著試一試的心態,他走了進去。尹格尼法印點燃了墻壁上的火把,照亮了這里的黑暗。獵魔人敏銳的聽力發現走廊的深處傳來均勻的呼吸聲——是他嗎?

      他小心地走進,卓爾坦仍在身后長吁短嘆,說著醉酒的法師無法施法之類的話。結果,等他們抵達這通道盡頭的時候,兩人卻都呆住了。

      何慎言正在睡覺。

      準確地說,他是靠在三頭蝠翼魔巨大的尸體上睡覺。它們被他拆的七零八落,到處都是血液與碎肉。還有一些受害者吃剩下的尸體散落在周圍,而法師正在那三只蝠翼魔的尸體上方睡得正香,他的衣袍一塵不染,唯有雙手沾滿鮮血。

      “馬哈坎在上......”卓爾坦目瞪口呆地說?!八?.....他?”

      “他沒事,卓爾坦?!苯苈逄赜袣鉄o力地一屁股坐在地上,笑了起來?!斑€好他沒事,呼?!?

      “他是怎么做到的?”卓爾坦匪夷所思地問,他看起來像是在努力尋找一個合理的答桉,而杰洛特則比他要輕松的多。

      他揮了揮手,示意卓爾坦放松下來:“何能做到很多事,卓爾坦,我想,在喝醉后赤手空拳撕碎三頭蝠翼魔也包含在其中......嗯,我覺得我有必要戒

      (繼續下一頁)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