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就像我說的那樣,杰洛特,下水道里最近有不少怪物,你真應該去接點委托。這或許能讓你的錢包寬裕一些?!?

      聽著來自矮人的建議,杰洛特心不在焉地點了點頭。

      特莉絲是個好女人,女術士要的不多,然而杰洛特總是出于說錯了話的愧疚心理三天兩頭給她買些她根本用不上的東西。似乎在愛情面前,就連獵魔人也會變得頭腦不清醒。

      說得簡單點,他沒錢了。

      “好吧,卓爾坦,我會考慮的。還有其他建議嗎?”

      “其他建議倒是沒有了,但我最近聽了很多關于下水道里的傳聞,你想聽一聽嗎?”

      “當然,為什么不呢?”

      卓爾坦·齊瓦清了清嗓子——距離他們上次那瘋狂的醉酒之旅已經過去了一個月,那名官員顯然意識到他沒辦法讓品酒協會的人戒酒,索性解除了禁令。酒館重新開業,‘大桶喝酒’的生意真是好得不得了。

      矮人天天都能在酒館里和來自整個維吉瑪的酒客們打招呼,一起聊天,吹牛打屁。因此倒也有了不少消息來源,果真應了那句話,酒館是最好的情報收集地。

      他雙手抱胸,靠在墻壁上,擺出一副嚴肅而睿智的模樣,深沉地對杰洛特說:“首先,我應該向你介紹一位可敬的女士,杰洛特。她在我們維吉瑪本地可是非常受人尊敬的?!?

      “安德莉亞女士,一位無償在圣雷比達歐醫院工作的女術士。要我說,她可和那些身上飄著見鬼的魔法香水味道的女術士完全不同。她不穿低胸上衣,也不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安德莉亞女士基本只穿一件黑袍?!?

      卓爾坦的聲音里帶著尊敬:“這位女士在圣雷比達歐醫院工作了三年,這三年里,她無償地救助了許多窮人。甚至阻止過一次卡特里奧娜瘟疫的爆發,要我說,咱們的國王應該給她設立一個紀念物,比如安德莉亞大橋或者廣場之類的東西,來表彰她的高尚人格?!?

      杰洛特很想告訴卓爾坦,讓他說重點。矮人們聊起天來嘴上往往沒有把門,從天文到地理,從妓女的胸脯到大學里教授的藝術細胞,他們什么都能說上兩嘴,沒事的時候聽一聽當然很好,可現在他的主要目的是搞清楚下水道里到底有什么......

      不過,卓爾坦的進度推的很快。

      他馬上就講到了重點。

      “常來我這兒喝酒的有個神殿區的伙計,雖然他住在那兒,但人可不壞。窮,但是每次來衣服都干干凈凈的。這個伙計前些時候因為生病去了一趟圣雷比達歐醫院,他運氣好,屁股上冒了青煙,是安德莉亞女士親自給他診療的?!?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不出幾分鐘,他的咳嗽和頭昏就好了。我的這個伙計對女士千恩萬謝,剛準備離開,卻聽見了安德莉亞女士和另外一個人的交談?!?

      “他聽見什么了?”杰洛特的興致被勾了上來,他不得不承認,卓爾坦的確是個非常高明的講述者。

      矮人聳了聳肩:“聽見那位女士對著另外一個人破口大罵,說市政府都是群白癡,頒布的新法令讓12歲的少女也能結婚,導致梅里泰莉女神廟內多了一大群棄嬰。這還是被送到祭司們手里的,天知道孤兒院和下水道里拋棄的會有多少?”

      “你的意思是,下水道里的怪物可能是尸嬰?”獵魔人謹慎地問。

      “我哪知道?”

      卓爾坦比了個粗俗的手勢:“我他娘又不是獵魔人,我哪知道這么多?這是你的專業,杰洛特。另外,算我多嘴。我也覺得市政府的人簡直腦子有問題。這種法令是人想得出來的?他媽的,簡直就是白癡?!?

      矮人的情緒也變得激動了起來:“雖說我知道你們人類不像俺們矮人一樣五十五歲才算成年,但是——天殺的,十二歲?”

      他搖著頭,沒再說更多。

      -------------------------------------

      “準備去下水道,是吧?哈,水鬼獵人終于要回歸本職工作了?!焙紊餮詭е?,調侃著杰洛特。

      他一早就知道杰洛特遲早會因為缺錢而找些特別難的委托做,沒有辦法,獵魔人存不住錢算得上是世界上人們的共識了。你不能要求一個把腦袋別在褲腰帶上的職業將錢都存起來,畢竟,他們很可能早上去完銀行,下午就死了。

      到時候,那些錢給誰花?

      “這次可能不是殺水鬼?!苯苈逄負u了搖頭,磨著銀劍?!岸鞘瑡?。不過,根據卓爾坦的說法,我有理由懷疑維吉瑪的下水道內可能早就有了更恐怖的東西存在了?!?

      “比那些蝠翼魔更恐怖?”

      “你可沒資格說這話?!苯苈逄匾粫r間啞然失笑?!俺嗍挚杖阉鼈儾鸪伤槠娜擞植皇俏??!?

      何慎言放下手里的書,放在茶幾上,隨后向后一躺,靠在沙發上舒適地嘆了口氣。

      他與杰洛特暫時租住在維吉瑪貿易區的一間公寓內,由法師出錢,這才讓杰洛特不至于流落街頭。他被暴怒的特莉絲趕出家后到現在都沒能取得后者的原諒,還在酒館內抱怨過此事。對于他這種行為,何慎言只能說上一句活該。

      ......在別的女人床上談起另外一個女人,嘖。他能活著都算命大了。

      “總之,杰洛特,萬事小心?!焙紊餮钥吭谏嘲l上,凝視著天花板,語氣虛無縹緲?!拔冶灸艿挠X得這次不會有什么好事......”

      “能有多差?能比波爾多莊園那次更加糟糕嗎?”

      “誰知道呢?”

      “那就祝我好運吧?!苯苈逄爻c點頭,擦干凈銀劍,全副武裝地出了門。

      -------------------------------------

      “很好,魔藥,劍油......嗯,或許我應該再帶點煉金炸彈?”

      行走在黑暗的下水道內,杰洛特自言自語著。一個人進行委托時他總會說上兩句話,這也算是一個小小的習慣。前文說過,維吉瑪的下水道是建立在精靈城市的遺址上的,這個錯綜復雜的龐大系統簡直就是座活生生的迷宮。

      獵魔人敢打賭,就連當初那個設計出維吉瑪現有的下水道系統的設計師都沒法搞清楚其中到底有多少條暗道。要知道,黑幫們可是最中意地下設施的。

      “希望不會出現什么巨大尸嬰之類的東西?!?

      杰洛特開著和自己生命攸關的玩笑,靴子踩在布滿苔蘚的石磚之上,發出輕微的踩踏聲。這次,早有了準備的他對撲鼻的惡臭顯得泰然自若。

      他提前服了些許草藥,好讓自己的嗅覺輕松一些。市政府的工作要求他清除‘下水道內的怪物’,沒要求種類,也沒說價錢。

      這對杰洛特來說是好事,意味著他可以坐地起價——大部分城市里的人一輩子沒見過水鬼,更別提外形更加可怖的尸嬰了。他估摸著,自己這單應該能掙上四百奧倫。

      銀劍早已出鞘,杰洛特謹慎地沿著邊緣行走,污水從他腳下的排水管道滾滾而流,嘈雜的聲響掩蓋了他本就微小的腳步聲。

      尸嬰們通常喜歡沒有光亮的地方,如果它們要出去進行捕食,通常會選擇在黑夜時分出動。這也是為什么杰洛特挑選進入下水道的時間是正午,它們不可能在這種時候離開巢穴。

      這也給了他機會。

      他沿著路直行,在一段距離后遇到了第一個難題——擺在獵魔人面前的是四條路。

      “人們常說‘我給你三個選擇’,我可沒想到今天居然還有第四個選擇?!?

      出于直覺與自己的喜好,杰洛特選擇了最右邊的那條路。這條路比起其他三條都要矮小一些,紅磚構建而成一個圓形的洞窟,黑暗而幽深,內里傳來滴滴答答的水聲。越往里走,獵魔人就越確定自己來對了地方。

      這兒有股尸嬰特有的臭味。

      這些生物多半都是由沒有下葬,或被遺棄的嬰兒尸體所生,看上去就像是半腐爛的胚胎。憎恨與邪惡驅使著它們的外形變得無比丑陋。和杰洛特同為狼學派獵魔人的蘭伯特曾有一句名言,專門用來形容尸嬰。

      “說尸嬰丑,就像是說屎難吃一樣。雖然算不上說謊,但也沒有完全交代事實?!?

      杰洛特輕聲念著蘭伯特的話,銀劍上有三個澹紫色的符文正在閃閃發光。他幾乎能夠聞到它們的臭味了——還有那種憎恨。

      被拋棄的憎恨。

      獵魔人理解這種感覺。當他知道自己被父母拋棄時,他也曾有過類似的怨憎,但年歲增長之間,他早已忘卻了。

      又或者是埋藏在了心底?

      搖了搖頭,杰洛特將這種無謂的情緒排除出心底。

      他的目光朝上看去,在這下水道內骯臟的天花板上,掛著十幾個尚未成形的嬰兒,渾身散發著野獸般的腥臭。它們被自己的臍帶懸掛著吊在天花板中,本能地選擇了還處在母親肚中的姿勢,蜷縮著吮吸自己的手指。

      左手屈起,尹格尼法印已然蓄勢待發。他本想直接驅動魔力燒死它們中的大部分,再用銀劍一個個補刀。然而,他卻聽到了一個陌生的腳步聲。

      什么鬼?

      魔力消散,杰洛特無聲無息地隱藏在了黑暗之中。黑暗視覺讓他看到了前方通道內傳來的半點火光,他看見一個渾身污垢,披頭散發,穿著破舊拖地長裙的女人正從下水道對面緩緩走來。

      她沒有點火把,卻在這樣的環境中走的怡然自得,甚至哼著歌。她沒有帶武器,雙手疊放在小腹前,儀態優雅??伤砩蠀s比乞丐還要臟。

      這個女人來到尸嬰們面前,抬頭凝視著它們,將自己額前的長發撥開,眼神溫柔的如同在注視自己的孩子。她輕聲呼喚:“來吧,孩子們,吃飯了?!?

      她在做什么?!瘋了嗎?!

      杰洛特難以置信地看著眼前這一幕,幾乎立刻就想救下這個瘋女人,可是,事情的發展卻再一次超出了他的意料。

      尸嬰們沒有傷害她。

      恰恰相反,它們從睡夢中醒來,帶著死者的冰冷溫度爬上了女人的身體。她溫柔地掏出一把小刀割開了自己的手臂,血液潺潺流出,嬰兒們卻沒有動,即使它們是以孕婦鮮血為食的怪物也是如此。

      “吃吧,孩子。沒事的?!迸擞脺厝岬难凵窨粗x她手臂最近的一個尸嬰,抬起另外一只手輕撫著它冰冷黏膩的額頭?!俺缘蔑?,才有力氣,才會健康,才能長大?!?

      于是那尸嬰伸出舌頭開始舔舐——然后是第二個,第三個。它們一擁而上,小心地舔舐著她。沒有野獸的暴怒,沒有怪物的本能。

      杰洛特怔怔地看著眼前這一切,他不知是不是自己看錯了,但他總覺得,它們似乎在流淚。

      我要么是瘋了,要么就是出現了幻覺。杰洛特心想。

      世界上絕對不會有第二個人相信我看見了什么,如果我把這件事講個維瑟米爾聽,他絕對會拿著劍追殺我,然后將怪物圖鑒扔在我的臉上讓我重新抄寫一遍。估計還會罵我編故事的水準讓獵魔人的專業知識蒙羞。

      但問題的關鍵在于——杰洛特很清楚,他沒有產生幻覺。

      他的心跳很平緩,嘴里沒有異味,腦袋清醒。胸前的徽章沒有顫動。他沒有吸入致幻物質,也沒有被帶入幻境。這意味著什么呢?

      意味著,他所看見的全都是真實的。

      一種巨大的荒謬感讓獵魔人差點被擊倒在地——真實的?這種事真的有可能發生嗎?

      尸嬰們是被詛咒的生物,以孕婦的鮮血為食。它們會在深夜時分爬出巢穴,前往最近的孕婦家中,由瘋狂的饑餓感驅使。

      它們會潛伏在孕婦的床邊,在她們熟睡之時吸取她和她孩子的生命力。受害者前幾天夜里會做噩夢,接著會發燒、產生幻覺,身體越來越虛弱。

      過了幾個晚上的時間,她便會虛弱到無法保護自己。這時,尸嬰便會主動攻擊,用其尖銳的長牙咬進孕婦的身體,喝她的血,直到母子雙亡......

      這是由無數獵魔人用鮮血寫就的知識,清清楚楚地記載在凱爾莫罕的圖書館內,《怪物圖鑒,其八》,作者是來自米爾特的凱利斯。他記得清清楚楚。

      猶豫再三,他還是往前踏出了一步。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