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下午三點,古斯塔夫·拉·瓦雷第準時地穿著一身嶄新的皮甲來到了維吉瑪的下水道入口前。他手里還提著一把鋼劍,顯然是剛剛從鐵匠鋪里買來的,尾端鐵匠們用于標識自己身份的緞帶甚至都沒有去除。

      他焦急地站在門口踱步,不顧別人異樣的眼光。古斯塔夫心中只有一個想法——他希望他們快點來。

      何慎言與杰洛特沒有辜負他的期待,實際上,就在古斯塔夫踱步僅僅兩分鐘后,他的肩膀就被人拍響了。背著銀劍的杰洛特與穿著黑袍的法師站在他身后。

      “你的準備還算充分,古斯塔夫先生。不過,我希望你還能有點勇氣?!?

      “我當然有,先生!”古斯塔夫激動地拍著自己的胸膛,皮甲被他拍的梆梆作響。

      “希望如此?!?

      何慎言對他點了點頭,一行三人邁進幽深的下水道。

      前二十分鐘,他們還能擁有道路兩側墻壁上火把的光作為照亮,然而,在進入了維吉瑪下水道錯綜復雜的深處后,就什么都沒有了。

      唯有黑暗,還有從黑暗深處傳來的不明聲響。細微,但已經足夠讓人覺得不安了。古斯塔夫這個退役的軍人也被嚇得不輕。

      實際上,敢于踏入黑暗深處的人需要的不僅僅只是勇氣而已。古斯塔夫很怕,他的腿都在微微顫抖,尤其是想到自己的妹妹用鮮血喂養尸嬰的那副情景,他就更怕了。

      然而,另外一些事卻讓他依舊向前邁步。

      “我們還有多遠,杰洛特?”何慎言問道。他走在隊伍末尾,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樣??瓷先ズ喼本拖袷莵斫加蔚?。

      “沒多遠了?!鲍C魔人答道。他走在最前方,銀劍提在左手?!斑€剩下一點距離......希望你保持冷靜,古斯塔夫先生?!?

      “我...我會的。我盡量,先生們?!?

      不復此前,古斯塔夫甚至有些結巴。他在隊伍中間走著,法師的腳步聲和獵魔人的腳步聲回蕩在一起,夾雜著從幽深黑暗里傳來的回音。

      杰洛特沒有說謊,也沒有夸大事實的想法。的確只剩下了一點距離——他們跟著獵魔人在那錯綜復雜的下水道迷宮里行走著,不一會兒,就抵達了杰洛特曾經發現那位女士的位置。

      “看來她走了......很警惕?!苯苈逄卣驹谀莻€通道內,望著天花板上方尸嬰們留下的粘膩痕跡,對何慎言點了點頭。

      “果不其然?!?

      “什么?你們在說什么?”古斯塔夫茫然地看著他們,手緊緊地抓著劍。

      從他來到這下水道開始,恐懼便開始在他的心中生根發芽。軍隊里的經歷對這樣的事一點幫助都沒有。他接受的訓練是和人類作戰的,而不是和怪物。

      尸嬰。

      古斯塔夫咀嚼著這個字眼,感覺自己都要喘不過氣了。一個恐怖的猜測在他的心中冒出——萬一那些尸嬰里有一個是......是他的孩子呢?

      “你的妹妹很警惕,古斯塔夫先生?!焙紊餮赞D過身來,對他說道?!八话l現了一次,就直接換了位置?!?

      他聳了聳肩:“很不幸,但我們估計還得在這兒待久一些?!?

      古斯塔夫沒有關注這個問題,他面色煞白地問:“......她,她逃跑了?我們找得到她嗎?”

      “放心,這兒可是有位痕跡學大師?!焙紊餮孕α?,指了指杰洛特。

      后者對他的玩笑翻了個白眼:“我根本就不知道痕跡學大師是個什么玩意兒,何。我只知道如何在復雜的環境中尋找到一點線索?!?

      他蹲下身來,左手抬起,一抹火苗從合攏的食指與拇指間浮現,照亮了地板。杰洛特仔細地查看著那些痕跡,過了一會兒,他站起身。

      “怎么樣?有發現了嗎?”古斯塔夫迫不及待地問。

      “你的妹妹......真是位不同凡響的女士?!苯苈逄孛嫔殴值貙λf道?!八踔林涝撊绾窝谏w自己的腳印?!?

      “??!”古斯塔夫痛苦地捂住自己的腦門?!耙欢ㄊ且驗槲倚r候和她玩的捉迷藏的原因?!?

      “什么捉迷藏能有這種功效?還能讓她學會遮蓋自己的腳???這可是只有獵人和軍隊里的偵察兵才會的技巧?!鲍C魔人更加奇怪了。

      “我一直都想參軍,因此小時候的管家便是位退役的偵察兵,他教給了我和我的妹妹許多技巧,捉迷藏......既是游戲,也是考試?!惫潘顾蛎蛑旎卮?,看上去悔不當初。

      “我們...我們找不到她了嗎?”懷揣著最后一絲希望,古斯塔夫聲音顫抖地問。

      “找得到?!苯苈逄赜靡环N篤定地語氣告訴他,他朝前方走去,右手手指摩挲了一下墻壁,那上面有一些細小的抓痕。

      “你的妹妹或許懂得如何隱藏自己的腳印與痕跡,但那些尸嬰可不會?!苯苈逄厝绱苏f道,同時熄滅了手中的火焰。

      他們沿著那些可怖的痕跡繼續向前,一路上,古斯塔夫的恐懼正在一點點變得更為嚴重——他無法理解能留下這些痕跡的生物到底能長成什么模樣,況且,尸嬰這個詞聽上去就很邪惡。

      與之相對的,卻是更為強烈的,想要將妹妹帶回去的想法。光是想一想她和這些東西相處的模樣,古斯塔夫就感到不寒而栗。

      “停下?!?

      杰洛特突然舉起手,示意他們停住腳步。獵魔人面色凝重地望著前方的黑暗,他的貓眼在黑暗中閃閃發光,古斯塔夫同樣伸長了脖子往前看去,但他卻什么都看不到。

      他終究只是個人類。

      “你發現什么了,杰洛特先生?”他問。

      “蝠翼魔......”獵魔人的表情幾乎稱得上陰沉,盡管在黑暗里沒什么人看得見?!昂紊洗慰赡軟]把它們殺干凈,這前面還有另外一個蝠翼魔巢穴?!?

      “真稀奇,這里居然有這么多蝠翼魔存在。維吉瑪的下水道里到底都有著些什么鬼東西?”

      杰洛特走上前去,從地面上拿起一個頭骨,那上面有著某種生物啃噬所留下的痕跡??瓷先ハ袷莾深w長牙刺穿了骨骼。

      “我上次只殺了三只?!焙紊餮月柫寺柤??!罢l知道還有多少?嗯......這種時候或許應該讓雷吉斯來,高階吸血鬼應該能夠命令這些低級的生物吧?”

      “能是能,但我們現在可沒時間再去找他?!?

      “沒事?!焙紊餮云届o地搖了搖頭?!拔矣修k法?!?

      一抹藍光從黑暗中涌現,古斯塔夫震驚地看著眼前的一切。他原本以為這個東方男人是個遠道而來旅行至此的貴族,現在看來,他的想法簡直錯的離譜。

      那種泰然自若的態度不是來自于他的血脈,而是來自于他的力量。

      何慎言舉起右手,那里有一抹藍光正在緩緩綻放。它在幾秒鐘內,便從無到有的被塑造成了一個哨子的形狀,法師將其放在嘴邊吹響了。

      沒有任何聲音從中傳出,古斯塔夫屏氣凝神地看著這一幕,他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而杰洛特卻像是未卜先知一般將他拉到了自己身后,一個圓形的橙色護盾將他與古斯塔夫完全籠罩了起來。

      “不要尖叫?!苯苈逄貙λp聲說道。

      下一秒,尖利的吼叫聲從下水道深處的黑暗中傳來。而且,似乎有什么東西正撲騰著翅膀朝他們飛來。古斯塔夫看不見,卻能聽見它們飛來的聲響,不是一只,也不是兩只。

      而是......一群。

      何慎言向前邁步,悠然自得地站在了獵魔人與古斯塔夫的前方。藍光消逝,取而代之的是一團從他背后升起的柔和白色光源,它照亮了一切,讓古斯塔夫也看見了一切。

      一,二,三.......他顫栗地看見了,足足七只怪物,它們乖巧地蹲在地面之上,于那個男人面前俯首稱臣。

      它們最小的都有牛犢大小,其中一個甚至比他的體型還要大。沒有眼睛,一張大嘴占據了它們臉部四分之三的大小,其中滿是獠牙。身上光禿禿的,呈現出一種毫無血色的冰冷。

      只一眼,就讓古斯塔夫差點坐到了地上。

      “古斯塔夫先生,你應該好好看看它們的模樣。這可是很稀奇的場景?!?

      杰洛特的那種惡趣味又開始發揮作用了。他對古斯塔夫說道:“要知道,蝠翼魔主要使用牙齒與利爪來戰斗。它們的攻擊方式相當癲狂,不會顧忌任何對自己的攻擊,只知道盲目勐攻敵人,就算敵人死了也不會停下?!?

      “就算是那只最為瘦小的蝠翼魔,它的力量也強大到足以解決一名訓練精良的士兵。我見過一只蝠翼魔襲擊人類軍隊的模樣,十五個訓練有素的士兵在三分鐘內被它撕成了碎片?!?

      獵魔人滿意地看見了古斯塔夫的恐懼,然后看見了令他更為驚訝的事物。

      他發現,古斯塔夫雖然怕,可還有另外一種情緒從他的臉上浮現。

      “她——”古斯塔夫喘著粗氣?!啊褪窃谶@樣的環境里生活?和這些......這些東西一起?天殺的!他們到底做了什么才讓她淪落到這種境地!”

      不顧后方傳來的小小喧嘩,何慎言向前一步,他撫摸著那只最為龐大的蝠翼魔,手指劃過它的額頭,像是銳利的手術刀一般劃開了它的額頭,血液流出,而蝠翼魔依舊像是一無所知一般地跪在原地。

      “很好,那么,去吧?!焙紊餮詫λ鼈凕c了點頭?!八褜ず圹E......但不要讓她發現。事情完成后,就自殺吧?!?

      他輕描澹寫地發布了一個以蝠翼魔們的智商絕不理解的任務,而這些無腦的生物卻忠誠地執行了,它們很快便再次遁入了黑暗之中。

      “現在,只需等待?!焙紊餮赞D過身來,對二人攤了攤手?!耙艺f的話,杰洛特,你的惡趣味真應該收一收了?!?

      “什么?”

      獵魔人還想裝湖涂湖弄過去,但這根本不起作用。

      法師搖了搖頭:“你的怪物圖鑒背的的確很純熟,但你應該看看古斯塔夫先生現在的表情,你沒發現,他都快昏過去了嗎?”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