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何慎言的出現沒讓太多人發現,實際上,士兵們根本看不見他。他們只知道奎托斯正在嚴肅地凝視著河岸那邊的尼弗迦德人。

      而法師......他當然沒閉嘴。

      “我覺得,如果你好好穿衣服,再刮刮胡子的話,應該能看上去年輕不少。絡腮胡現在不流行咯,矮人們都在琢磨怎么將胡子留長了。而且,你好像也沒怎么打理你的胡子嘛,老奎?!?

      奎托斯進行了一次深呼吸。

      “嘿,老奎,你怎么這么冷澹?我在跟你聊天呢,給點回應嘛?!?

      “你有完沒完?”

      奎托斯轉過身來,表情猙獰,五官擠在一起,看上去活像是正在經歷胃部痙攣:“別再閑聊了!你有時間在這里和我開玩笑,為什么不看一看尼弗迦德人的主將在哪?”

      何慎言聳了聳肩。

      城墻上的微風吹拂而過他的臉,那雙黑眸里此時正散發著澹澹的藍色光芒,一陣又一陣,像是流星雨一樣劃過他的眼眸。明滅不定,生生不息。

      “實際上,”他輕聲說道?!鞍敕昼娗拔揖鸵呀浾业搅?,老奎?!?

      黑袍鼓動,令人舒適的微風在一瞬間便化作為呼嘯的狂風,就連遮擋住群星與月亮的云層都被吹散了。士兵們按住自己的頭盔,抓緊武器,咒罵著這不知從何而來的狂風。

      它一直吹拂,呼嘯而過,從辛特拉人的頭頂吹到河岸對面,吹到尼弗迦德人的營地之中。他們血脈優良的戰馬開始不安地嘶鳴,一些人抬起頭,仰望著突然變得明亮的夜空。

      皎潔的明月再次出現在天邊。月華降下,群星移位,它們在尼弗迦德人的頭頂無聲無息地移動著。

      以令人恐懼的方式。

      何慎言抬起一只手,一束月光降下,打在他的手掌之上??兴共[起眼,凝視著他,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做些什么。直到何慎言開始開口為他解釋。

      “尼弗迦德是這個世界上最為強大的人類帝國,老奎。他們地處大陸之南,經濟繁榮,軍事力量強大。但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他們熱衷于征服與擴張?!?

      法師露齒微笑:“這點,人們能從他們向外擴張的速度窺見一二。早在二十五年前,尼弗迦德這個國家還只是一少部分受過教育的人聽說過的國家,而今天,他們已經跨過了雅魯加河了,兵臨辛特拉城下?!?

      “對付這樣的一個國家,你直接沖過去殺了他們的主將是沒用的。因為遲早有一天,尼弗迦德人還會來到這里。如果真的要讓他們學會放棄,那么,就必須用一些非常規的方式?!?

      “你想做什么?”

      何慎言沒有回答這個問題,他只是握緊右手。月華被他攥在手中,指縫里透出清冷的月光。群星繼續移動,它們一點點地,排列成了一個標準的尼弗迦德語單詞。

      vort。

      離開。

      不同于通用語,不同于任何其他語言。尼弗迦德語脫胎于上古語,晦澀難懂,音節繁多。而此時此刻,尼弗迦德人的營地之中,黑甲士兵們正震驚地望著天空,不確定自己看到的到底是幻象,還是真實。

      -------------------------------------

      “是嗎?辛特拉的背后站著什么人?”托雷斯饒有興致地問。

      而多尼卻只是冷冷地看著他,好像正在看一個死人。那冷冽的目光讓托雷斯情難自禁地感到一陣惱怒——這個該死的畜生,他敢拿這樣的眼神瞧我?

      尼弗迦德如今的皇帝上前一步,他穿戴著鐵手套的右手高高揚起,給了多尼重重的一個巴掌。劇烈的疼痛與羞辱接踵而來,多尼卻反倒微笑了起來。

      他低頭吐出一口鮮血,用舌頭頂在某顆后槽牙之上,感受著它的松動,微笑著問:“保持不住你的儀態了嗎?哈,你這可恥的篡位者?!?

      “老鼠始終是老鼠,無論它偷走了誰的王冠——我希望你記住這一點,托雷斯?!?

      多尼死死地看著他,嗓音嘶啞,唇齒之間滿是鮮血:“你是一只老鼠?!?

      托雷斯瞇起眼,陰鷙的雙眸微微瞇起,使人看不透他的想法。過了一會兒,他張開嘴,原本正欲說些什么,營帳外卻傳來了一陣喧嘩之聲。

      他皺起眉,在紀律嚴明的尼弗迦德軍隊中,出現這樣的事,幾乎是不可思議。托雷斯原本是帝國的將軍,本就以治軍嚴格出名,在他上位后更是將這種嚴格提升了一個檔次。

      無需他說什么,營帳外便跑來了一個穿著軍官盔甲,頭盔兩側有著飛揚羽翼的男人。他神色慌張,霧蒙蒙的眼睛里滿是恐懼,甚至連話都說不利索了。

      小書亭

      “陛下!”男人聲音凄惶地說?!疤?..天空!天空!”

      “天空怎么了?”

      托雷斯不明白他為何如此慌張,直到他自己走出營帳,開始仰望天空。直到那一刻,他才真正明白為何營帳外會如此嘈雜,又為何許多士兵已經跪在了地上,任憑軍官如何打罵,他們也絕不起身。

      “偉大的太陽在上啊......”托雷斯喃喃自語?!罢埬阗n予我無上神力,讓我破除眼前的幻象?!?

      太陽沒有回應他。

      群星開始排列,組合,移動。它們一點點地轉變為了更加令人心季的句子,托雷斯大張著嘴,凝視著天空。他過往對世界的認知在這一刻被徹底毀滅了,他認識的那些術士們不可能有能力做到這一點。

      hu。

      這句話的意思是,我沒有時間給你們浪費。然后,它繼續變化。

      vort na tuvean。

      撤退,或死亡。

      托雷斯的心逐漸下沉,不停地下沉。在他心中,某個固執的部分在瘋狂地尖叫著,在向他訴說,這不可能是真的。世界上沒有如此強大的法術,這是神祇的領域,并非凡人可以涉足的力量。這一定是幻象......是卑鄙的欺騙。

      然而,他的理智卻也在告訴他——這就是真的。

      如果只有幾個人看見,他會認為是幻術。但現在,所有人都看見了。

      營帳內傳來多尼的笑聲,他笑得無比猖狂,即使他完全看不見外面的天空也是如此:“你看見了什么?托雷斯·瓦洛雷斯!告訴我!你看見了什么?”

      我看見了什么?

      托雷斯沒有回答,他的肩膀下沉,像是憑空老了二十歲。

      ,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