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說話的是位樹精——顯而易見,不然還能有誰?

      她有著翠綠色的皮膚,身形姣好,渾身上下不著寸縷。一朵紅色的花被她夾在自己柔順的黑發之間,平添了一抹色彩。

      樹精從巨大的樹上跳下,輕巧地落地。她毫不避諱地來到杰洛特與何慎言身邊坐下,用一種讓杰洛特非常不適的眼神瞪著他。

      “你怎敢這樣稱呼這位自然的保護者?”她嚴肅地說?!澳憧芍鲋略缫褌鞅檎麄€杜恩·卡納爾?”

      “......恕我直言,女士,我的這位同伴一路上都和我在一起。所以,他到底做了什么?”

      杰洛特費解地問,同時用眼神示意何慎言給自己些提示。法師卻只是笑著搖了搖頭,讓他聽著。

      樹精冷哼一聲:“他在阿梅利亞森林中的英勇義舉早就被自然傳到了我們耳中,借由泥土,樹木,與花朵。青草與爬蟲們帶來它們的訊息,風中還殘留著那些可惡暴徒的尖叫......”

      阿梅利亞森林?

      杰洛特皺著眉開始回想,然后意識到,那是他們發現獅面蜘蛛教徒的地方。他本來還想問更多,但樹精的話就像是酒館里矮人的黃色笑話似的,一句接著一句,根本不停。

      “他們在那里安營扎寨,你們這些自詡正義的人類卻從未想過去清楚他們!整整四十年,他們在那里殺了無數人類,雖然我并不喜歡你們,但你們的鮮血和痛苦讓整座森林都變得不安了起來?!?

      樹精憤恨地說:“何其可惡!”

      ......就這檔子事?杰洛特無語地想。心說何不就是殺了人但沒燒森林嘛,看把你激動的。

      樹精并未關心他的表情,這個坦蕩的女人(?)伸出手,像是要與何慎言握手:“我看見過你們人類彼此握手,尊敬的保護者,是這樣做嗎?”

      “是的?!狈◣熚⑽⒁恍?,和她握了握手。

      樹精的皮膚觸感非常柔嫩,身上又帶著一種植物的清香。她們被稱作森林之女,這點還真沒錯。

      “我叫茜思娜,保護者。請問您叫?”

      何慎言轉而用上古語說出了自己的名字,這下可好,樹精也開始用上古語了。

      以杰洛特那三腳貓上古語壓根聽不清他們倆到底在說些什么,尤其是這個叫做茜思娜的樹精越說越上頭,后面甚至還開始使用樹精方言了。

      更詭異的是,何慎言居然能接住。兩人你一句我一句,獵魔人郁悶地坐在原地,開始反思自己為什么要抄近路進布洛奇隆森林。他原本的想法是走一圈回諾維格瑞,根據地圖來看,從森林抄近路是最快的路程。

      然而現在,他把自己卡在這兒了。

      看他們聊天那架勢,杰洛特很難不相信這個樹精不會和法師發生點什么。

      算了。

      獵魔人很快便轉換了心態——反正我也累了,在著名的布洛奇隆森林里待上個兩三天,倒也不失為一種談資。到時候回凱爾莫罕和艾斯凱爾與蘭伯特喝酒時他就有的吹了。

      -------------------------------------

      正午時分,他們抵達了杜恩·卡納爾。翻譯過來,這里叫做橡樹之心。對杰洛特來說,這簡直就是個奇跡。

      要知道,橡樹之心的所在地一直是個迷,人們只知道在原始的布洛奇隆森林里有這么個地方,它藏在山谷與森林之中,卻從未有人真的進去過。

      原本,茜思娜還要給杰洛特帶上眼罩,以防他記住進去的道路。

      但何慎言卻只用一句話便打消了她的顧慮——“我的這位朋友同樣是位高尚的人,他不會將杜恩·卡納爾的所在地泄露出去的,我以我的名譽向你們起誓?!?

      他都這樣說了,茜思娜還能做什么呢?

      于是,杰洛特與何慎言便成為了過去幾百年來唯二有幸進入杜恩·卡納爾的人類,甚至沒被蒙眼。

      出現在他們面前的地方,是一片巨大的空地。頭頂被遼闊的綠色樹冠徹底覆蓋,陽光從它們的縫隙中透露下來,照在地面之上。霧氣則從泥土與巖石之間升起,甚至能漫過雙膝。

      何慎言聽見了水聲,他問:“這附近有河流?”

      “不,保護者?!避缢寄茸院赖匦α??!笆菧厝?!”

      他們繼續前進,走過空地,走進樹林之間。在那些巨樹之間的樹干上掛著許多由藤蔓所構建而成的房屋,精致且小巧。有些離地面很近,有的則很遠,有些甚至被放在了樹頂。

      地面上有幾棟龐大的建筑,是用交織在一起的樹枝搭建而成的??瓷先プ杂幸慌擅利?,是超越了人類建筑的另外一種美感。

      “歡迎來到杜恩·卡納爾,保護者......還有你,貓眼男?!?

      茜思娜朝杰洛特做了個鬼臉,她的舌頭是澹澹的粉紅色。坦白來說,獵魔人被她氣的不輕。這一路上她都在找機會用言語損他,而杰洛特還沒什么辦法。

      “我有名字的,茜思娜女士,我叫做杰洛特?!?

      “杰洛特?”

      “是的,利維亞的杰洛特?!?

      樹精的眼神一下就變了,她綠色的雙頰顏色變得更深了一些,茜思娜結結巴巴地用通用語說:“我,我很抱歉——格溫布雷德,我不知道是你!”

      “你叫我什么?”

      “那是‘白狼’的意思,杰洛特。是上古語——嗯,有趣??磥砟阍跇渚珎冄劾镆灿幸粋€稱號呢?!?

      何慎言為他解釋了一番,隨后饒有興致地微笑了起來。他轉頭問道:“茜思娜,你為什么叫他格溫布雷德?”

      “那跟一個預言有關,據說,一位名為格溫布雷德的獵魔人會和燕子、黑袍人一起拯救整個世界?!?

      說著說著,茜思娜的眼神變得不對了起來。

      她看了看穿著黑袍的何慎言,又看了看一頭白發,背著兩把劍的杰洛特,瞠目結舌。

      法師朝著獵魔人聳了聳肩:“好吧,杰洛特,雖然又跟預言有關,但也不是沒好事。起碼你終于能被她們正眼相待了?!?

      杰洛特兩三步擠到他身邊,輕聲抱怨:“除了你的預言,其他人的我根本就不信?!?

      他們的閑聊并未持續多久,一個飽滿、低沉且堅定的聲音從另一邊傳來:“歡迎,黑袍人,格溫布雷德。歡迎來到杜恩·卡納爾?!?

      一個樹精從另一頭緩緩走來,茜思娜看見她,便緩緩跪下了。她穿著纖薄而輕盈的綠色衣裙,像大多數樹精一樣嬌小苗條,卻驕傲地高昂著頭。

      她神情嚴肅,雙唇緊抿,給人以威嚴有力的印象。她的發色和眼眸就像融化的白銀。

      恰好與何慎言的黑眸與之相對,他們彼此對視,像是兩個極端。幾乎只在一瞬間,法師的臉上便帶上了微笑。

      “有意思?!苯苈逄芈牭剿p聲說道?!胺浅S幸馑??!?

      ,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