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有意思的點在哪?”

      “哪里都很有意思,杰洛特?!?

      留下這句話,他邁步向前。那銀發銀眼的樹精威嚴地注視著他,卻因為嬌小的身材吃了虧。到最后,法師走到她面前之時,她已經不得不仰起頭看著他了。

      樹精的臉上閃過一絲惱怒,何慎言卻打斷了她的施法前搖。

      法師后退一步,彎下腰,牽起她的右手行了個吻手禮。從禮法的角度上來說,這已經算是極高規格的禮儀了。

      這意味何慎言將她視作一位需要尊敬的女士——當然,樹精不見得知道這一點。

      她生硬地后退一步,板著臉,聲音清脆如鳥鳴:“黑袍人,很高興見到你。我是橡木之心的統治者,樹精女王,艾思娜?!?

      “您好,艾思娜女士?!?

      何慎言再次用上古語說了一遍自己的名字,他流利的口音讓樹精女王驚訝地瞪大了眼睛。銀色的雙眸里眼波流轉,兩人很快便用上古語交談了起來,場面甚歡。

      至于一旁的杰洛特......

      他快無聊死了。

      獵魔人望著眼前這片與人類世界景象截然不同的世界,不知該作何感想。他從不參與布洛奇隆周邊王國對樹精們的殺戮,反之亦然。

      這是獵魔人的生存守則——在他們的世界里,沒有挑邊站這一說法。只有永恒的中立。他們不參與任何一方的殺戮或爭斗,只是狩獵害人的怪物,解決讓村鎮甚至城市變得危險的詛咒。僅此而已。

      所以樹精們的確有自己的文化形態。他想。

      那幫來自維登王國,專門獵殺非人種族的極端組織‘護林員’還說她們都是些沒有感情可言的怪物。真是天大的諷刺。

      “格溫布雷德,你在干什么?”

      茜思娜的聲音從他耳邊傳來,杰洛特轉過頭去,對這個新的稱呼很不適應。上古語多半拗口,由樹精說來更是帶著一種別樣的韻律。他從未想過自己的名字在上古語里竟然會顯得如此優雅。

      優雅,哈。

      這種東西就不應該和獵魔人沾邊。

      杰洛特搖了搖頭,臉上浮現出一絲微笑:“沒什么,我只是覺得你們的房子很漂亮?!?

      樹精驕傲地挺起胸膛,她沒穿衣服的赤裸身體反射著光澤:“那是當然,這可都是用魔法與藤蔓溝通而成的房屋。它們同意,我們才會住在這里?!?

      “那如果它們不同意呢?”

      “那我們就離開,找個新的地方住。世界上有很多森林,雖然我很喜歡布洛奇隆,但如果自然不想讓我們待在這兒,那我們也會順從它的意愿?!?

      “你不覺得這樣有些......”杰洛特努力地在自己的詞匯庫里尋找著一個合適的詞語?!?.....奇怪嗎?”

      “奇怪?”

      茜思娜疑惑地問,她的眉頭已經皺了起來。過了一會兒,她的眼角帶上了一抹難以言喻的憂傷:“格溫布雷德,你不會懂的。如果森林要求我們離開,這就說明我們背叛了它們?!?

      “聽起來是個不錯的故事?!?

      “你有興趣聽嗎?”

      “當然?!?

      茜思娜做了個手勢,一座藤曼屋緩慢地被放了下來。杰洛特的徽章開始震動,樹精指了指那棟房子:“我們進去說,故事很長,你要做好心理準備?!?

      杰洛特不著痕跡地回頭看了眼還在與樹精女王聊天的法師,又回頭看看仍然眨著一雙翠綠色眼眸望著他的茜思娜,最終,他走進了藤蔓屋里。

      -------------------------------------

      “直到這一刻我才敢確定那個預言的真實性,黑袍人。原來她沒有騙我們?!?

      艾思娜的表情有些哀傷,此時此刻,樹精女王正與法師坐在一張桌子前。他們身邊環繞著鮮花與嫩綠的樹叢,其中還有些漿果。桌子是由魔法形成的,帶著自然特有的清香。

      等到這場談話結束,它就會回歸原有的樣子——即泥土本身。

      何慎言用手敲了敲椅子的扶手,泥土被塑造成了近似金屬的材質。堅硬,但坐上去卻并不令人難受,完美地貼合住了他的嵴背線條,甚至還有著些微的調節功能。

      他對艾思娜的話顯得無動于衷,而是轉而談起了另外一件事:“女士,可否不再稱呼我為黑袍人?法師,或者何,你可以任選一個?!?

      “......好吧,法師?!卑寄让蛄嗣蜃??!澳敲?,你對我所說的話有何見解?”

      “這世界不會毀滅?!?

      何慎言以一種篤定的語氣對她如此說道。他的上古語依舊流利,每個單詞,每個發音,甚至是拉長的尾音都顯得那么順滑??墒?,艾思娜卻感到了一陣深深地不和諧。

      她直勾勾地看著這個人類法師。

      “我不明白?!?

      過了很久,她才緩慢地說。

      “我的見解就是如此,女王陛下,艾思娜女士——我的見解、宣言就是如此。這世界不會毀滅?!?

      何慎言耐心地看著她,像是看著一個牙牙學語的幼童。而兩者之間的年齡差別巨大到讓這種眼神甚至顯得有些夸張的可笑。

      他知道為什么艾思娜會有這種表現——從他們見面第一刻起,這位樹精女王就在讀他的心。

      但卻不是主動的,而是被動的。精神力觸須返回來的信息流里有幾點非常值得注意,這也是為何他會覺得有意思的原因之一。

      這位樹精女王顯然擁有某種魔法上的特質,她能夠被動解讀四周所有人的心聲,能夠得知他們是否在說謊,以及說話時的情緒。

      她之所以表現出那副模樣,是因為何慎言在說出‘這世界不會毀滅’之時,是真心實意,貨真價實地如此覺得。

      ——而這與她深信不疑的預言顯然有所沖突。

      “你......”艾思娜的表情顯得更加錯愕了。

      “你的自信從何而來?法師,我不明白。尹絲琳妮的預言貨真價實,你的出現,格溫布雷德的出現,還有那只尚未被世人所發覺的燕子......她都清楚。這甚至是在一千年前就被預言到的事?!?

      “她說世界會在白霜之中毀滅,而你會和格溫布雷德與燕子一同拯救世界。這是最初的翻譯,根據我找到的精靈族原稿,她的原話其實是,你會與格溫布雷德和燕子一起讓世界獲得新生?!?

      “因為她不可能僅憑預言就得知我的出現?!焙紊餮孕χ卮?。

      ,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