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在杰洛特漫長的獵魔人生涯——不,拿錯劇本了,再來。

      在杰洛特漫長的人生里,這是他頭一次和樹精度過一段快樂的二人時光。不要誤會,杰洛特絕不是什么甘愿為愛人守貞的好男人。實際上,他玩得非常大。

      諾維格瑞十一所妓院終身會員的名頭你以為是怎么來的?

      在這方面,杰洛特可是少見的全才。我的意思是,他和一個女人一起享受過,和兩個女人一起享受過。甚至三個——但絕對沒有四個,他應付不來四個人。

      他試過精靈,半精靈,女夜魔,有一次甚至是和海妖。但樹精......?

      這倒是頭一遭。

      在樹精們的社會里,愛情基本上是個不存在的東西。她們是純粹的女性社會,沒有一個男性樹精存在。所以,如果她們需要繁衍,她們就會找一些其他種族的男性來。

      人類和精靈是頭等選擇,在被‘試用’過后(通常是五個人一起上),她們會將受害者放回去。嗯,當然,如果他不能走了,樹精們也會貼心地將他送回去。這種特殊的繁衍形式也就導致了一個問題。

      茜思娜根本就不知道該如何讓一個男人感到快樂——盡管她躺在床上的模樣已經足夠讓杰洛特動心了。

      獵魔人一面咒罵自己破戒的是如此迅速且毫無猶豫,一面繼續他的特殊指導。

      -------------------------------------

      兩個小時后,他頭暈眼花地走出了茜思娜的藤蔓屋。杰洛特只覺得教巖石巨魔打撲克都沒這么累。

      而這時,他卻在不遠處的空地上看見了一個他現在完全不想看見的人。

      獵魔人垂頭喪氣地走過去,在法師對面坐下。迎著他似笑非笑的眼神,梗著脖子好半天才扔出一句:“......別那么看著我?!?

      “我沒有看著你啊?!焙紊餮悦菜茻o辜地攤了攤手?!拔抑皇峭蝗幌肫饋砟承┤嗽诰S吉瑪的時候說過自己要潔身自好來著。嗯。了不起,杰洛特,了不起?!?

      他一本正經地轉過了頭,讓視線不再停留在杰洛特的臉上,隨后用一種顯得非常輕松的語氣說道:“我只是在回想而已,杰洛特。嘶,這句話是誰說的來著?”

      “嗯......首先可以排除我。雷吉斯也可以排除,他顯然是位紳士。那可真是奇了怪了,當時明明有三個人在場。不是我,也不是雷吉斯......你說會是誰呢?”

      “你大可以把我的名字直截了當地說出來?!?

      杰洛特有氣無力地宣告投降。

      “那樣就沒意思了?!焙紊餮孕Σ[瞇地告訴他。

      “所以,你和那位樹精女王都談了些什么?”

      “談了些很有意思的東西?!?

      “看在梅里泰莉女神的份上,何?!苯苈逄貙嵲谌滩蛔×?,他用力地拍了一下桌面?!澳隳懿荒苡心敲匆淮巍湍敲匆淮?,別再用謎語回答我的問題?”

      “好吧,好吧?!?

      何慎言隨即便開始給他解釋了起來。

      “是這樣,艾思娜女王是位比較特別的樹精。這不僅體現在她非常相信那個著名的預言上,還體現在她是個天生的讀心能力者。這位女王能夠被動地閱讀一定范圍內所有人的想法,比如她們某句話的真假與當時的情感波動?!?

      “比較巧的是一點是,艾思娜女王曾經與那位精靈先知尹絲琳妮見過一面。更巧的一點是,那位尹絲琳妮就是當著她的面說出了第一版預言。在艾思娜女王的感知中,尹絲琳妮沒有說謊,也不存在編造?!?

      “她對自己的‘預言’深信不疑?!?

      杰洛特注意到,何慎言在預言二字上加重了讀音。

      “那么,以下就是重頭戲。這位尹絲琳妮先知的眾多預言已經一一兌現了,比如他們精靈族的衰落,人類的崛起,甚至是從1239年開始的尼弗迦德入侵北方。但這些都不是重點,在她的預言之中,有一個最為重要的段落?!?

      何慎言豎起一根手指,杰洛特注意到,他的表情正趨于一種漠然般的理性:“白霜——我相信你聽過這點,對吧,杰洛特?”

      “世界的毀滅.......?”杰洛特不確定地問?!澳阋蚕嘈拍菛|西?”

      “我當然不信,實際上,相信的人也不是我。而是那位艾思娜女王。由于眾多預言都一一兌現的關系,她不得不開始重視這個尹絲琳妮的預言,甚至在某種程度上將其當做了真理?!?

      《鎮妖博物館》

      “而最有趣的地方就在這里,尹絲琳妮的預言有一個未曾向大眾開放的版本,只存在于傳說與少部分人的記憶之中。在這個版本里,一位黑袍人,格溫布雷德,還有燕子。他們三人會聯合在一起,將毀滅的世界賦予新生?!?

      “這就是我與她談話的基本內容?!?

      何慎言將那根手指放下了,他拍了拍手,泥土構成的桌面上多了兩個杯子。杰洛特注意到,那桌子雖然看上去像是泥土,但從空氣中出現的茶杯碰到桌面上之時,碰撞發出的卻是金屬的響聲。

      “試試看,我剛學的新魔法?!狈◣熥隽藗€手勢,示意杰洛特端起杯子。

      杰洛特看他一眼,一邊端起杯子,一邊不乏調侃地問:“我以為沒有你不會的法術呢?!?

      “實際上,多了去了。魔法只是一種魔力運行的方式,歸根結底,它們都是想象力的結晶。比如這樣,杰洛特。你想喝一杯牛奶還是東之東?”

      考慮再三,出于身體方面的原因,杰洛特還是選擇了前者:“牛奶吧?!?

      “啪?!?

      何慎言打了個響指,熱氣騰騰的牛奶浮現在杰洛特端起的空空蕩蕩的杯子之中。散發著濃郁的奶香,獵魔人捧起喝了一口,溫度剛剛好,甜味彌漫在他的舌尖之上。

      “想象力能做到許多事,杰洛特。它很重要,沒了它,人類可能都不會進步——但我現在正在思考一個真正的問題?!?

      “什么?”

      法師看了獵魔人一眼,又打了個響指為自己滿上一杯同樣的熱牛奶,他用一種若有所思的語氣說:“我來自世界之外,杰洛特......那位尹絲琳妮是怎么預言到我的出現的?”

      一抹閃電從杰洛特此刻稍顯遲緩的大腦中噼過,他瞪大眼睛,表情已然轉變為了錯愕。

      ,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