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杰洛特不是個蠢人,他比大多數人都要聰明得多。實際上,他平時只是不怎么動腦子而已。當你身邊有位強大的法師同伴,而你自己也只需揮劍就能解決問題之時,動腦就變成了一種毫無意義的行為。

      但那不意味著他腦子生銹了,實際上,就像我說過的那樣,他很聰明。

      “你的意思是——”杰洛特語速極快地說?!啊z琳妮實際上和你一樣來自我們的世界之外?”

      “方向對了,但細枝末節需要加強,我的朋友?!?

      何慎言滿足地喝了一口熱牛奶,這口味百分百還原自他記憶中阿爾弗雷德的手藝。老管家無論泡什么東西都是一絕,紅茶,牛奶......他甚至會調酒。想必他如果知道自己的手藝在異世界流通,應該也會很高興吧。

      “細枝末節?你指的是......噢,現在我懂了?!?

      杰洛特恍然大悟地點了點頭,歷史知識在他腦海中飛速略過——精靈,又稱艾恩·希迪族。精靈們實際上并不是這個世界的原住民,在古老的神話之中,他們是乘坐著白船抵達這里的。

      也就是說,他們同樣來自于世界之外。想到這里,他開始回憶起更多的事。天球交匯將人類帶來這個世界,也將怪物們帶到了這個世界。為了尋求自保,最初的人類術士創造了獵魔人這一職業。

      在創造者的眼中,他們應當是人類的保護者——不僅僅只是殺戮怪物,也負責殺戮異族。然而,在那個蠻荒的年代,人類卻憑借著自己的雙手將精靈與矮人趕到了山野之中。

      “看來你應該明白了,杰洛特。是的,就是你想的那樣,這位尹絲琳妮很可能曾經與我見過面?!?

      “曾經?”杰洛特不明白他在說些什么。

      “是的......曾經?!?

      何慎言攤開手掌:“在這個世界,艾恩·希迪族已經居住在此超過上千年了。如果歷史書沒錯,早在公元前1240年他們就在這兒定居了?!?

      “而尹絲琳妮預言也有一千年的歷史。精靈們壽命悠久,這意味著她肯定是乘坐著白船和她的族人一同抵達這個世界的,并非新生兒。她早已死去,原因不明。但既然她在這個時間線上死去了,我就不可能與她見面,你說對嗎?”

      獵魔人專注地點了點頭。

      “那么,她死的很早,卻又知道我的存在。這個世界的時間線是固定的,無從更改。依據這些推論,也就是說,她在其他世界與我見過面?!?

      “這怎么可能呢?”杰洛特不禁提出疑問?!八豢赡茉谄渌澜绾湍阋娺^面,然后再來到我們的世界啊。你是先到這里來的,不是嗎?”

      “完全有可能,杰洛特?!?

      何慎言耐心地為他解釋著,就像是在給學生上課的老師:“世界之間的時間流速是不一樣的。艾恩·希迪一族完全有可能在到達這個世界之前就和我碰過面,但那次碰面,實際上是發生在我們的時間后面?!?

      “你看,她先與我見面,那個我很可能告訴過她一些事,所以她才做出了這個著名的預言,當然,也不否認她真的是個爍古絕今的曠世奇才,擁有能夠后知數千年的恐怖能力?!?

      何慎言越說越興奮:“這意味著什么,杰洛特?這意味著,她遇見的那個我,可能是很久很久之后的我!久到那個我甚至可能已經找到了......”

      他停頓下來,表情陷入茫然:“......回家的路?!?

      -------------------------------------

      他們并沒在橡木之心停留太久,這里終究是樹精們的家園。杰洛特與何慎言實際上也并不想在此久住,一方面,獵魔人這些天每天都得和茜思娜單獨待上四個小時左右,他有些受不了。

      另一方面,只吃素,這讓法師多少有些難受。

      他暫且將那個關乎到回家之路的問題放下了,一方面,要穿越時間回到這個世界公元前1240年,那需要一個龐大的魔法儀式。穿越時間可不是某個馬臉法師靠著時間寶石為所欲為的小把戲。

      這是完全不一樣的另外一個世界,他需要時間和精力去完成這個魔法儀式。在繁雜的時間流中精準地找到公元前1240年這個坐標,誤差不超過二十年。然后,他還得做好回來的打算,同時還得給自己做心理建設。

      畢竟,萬一他的猜想全都是錯誤的呢?

      沒人是全知全能的,人是做不到這一點的。人總是會犯錯,所謂生活,就是在不斷的犯錯之中找尋到改正的機會。

      他要把握住這個機會。

      至于之后的事,那就之后再說。

      此時此刻,他們已經離開了那片原始森林和樹精們,回到了大路之上,正在前往諾維格瑞。

      我必須要說明一點,1263年的‘大路’定義可不是平直的柏油公路,每隔個十幾公里還有服務區。

      這里充其量只是平整了一些,實際上,仍然荒涼的可怕。走好幾天碰不到一個人是常有的事。這也是為何,杰洛特在習慣了結伴旅行后再也無法忍受一個人的孤獨了。

      獵魔人望著道路兩旁留下的痕跡沉默不語,他已經那樣觀察了很久。蘿卜在他胯下發出不安的嘶鳴,不知道為何主人久久不動。只有何慎言知道原因——他在觀察。

      “你有什么結論了嗎?”

      “那是血?!苯苈逄睾V定地說。同時抬起一只手指著那片深綠色草叢之上留下的痕跡?!澳墙^對是血——我不會看錯?!?

      “誰的血?”

      “說不準,但絕對不是人類?!?

      獵魔人翻身下馬,湊到草從前仔細嗅聞,靈敏的嗅覺讓他聞到了一股駭人的惡臭。那氣味幾乎讓他難以抑制地劇烈咳嗽了起來,杰洛特一邊咳嗽,一邊艱難地開口了。

      “該死——”他用變得尖銳的聲音簡短地說?!啊撬麐尩囊活^天殺的滑翔蜥蜴!”

      “你是怎么認出它血液味道的?”

      過了好一會兒,緩過神來的杰洛特才臉色復雜地告訴法師:“因為我聞到過一次,相信我,何,這種味道一旦你聞過一次,就絕對不會忘記?!?

      ,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