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你真讓他死了七次?”

      “如假包換?!?

      杰洛特匪夷所思地盯著那個站在原地開始發呆的男人。他看上去活像是丟了魂一般,表情呆傻,兩只眼睛里再也看不到任何情緒,只剩下最純粹的安靜。

      他就像是個木偶似的站在那。

      兩分鐘后,他開始停止呼吸。獵魔人在心里想,不,不是停止。

      是忘記呼吸。

      他伸出手輕輕地推了推那男人,他砰的一聲倒在地上。腦袋摔在臺階上磕破了,流出來的卻不是鮮血,而是某種黑色的沙塵。這時,杰洛特才真正相信法師的確有能力讓一個人死上七次。

      “你是怎么做到的?”他問,同時拔出背后的鋼劍。杰洛特的聽覺讓他聽見周遭房屋里有人起身。

      從床鋪上下來,穿上鞋子,推開房門,拿起武器。一系列的聲音對他來說都是那么容易發覺。

      “欺騙?!焙紊餮哉f?!拔医o他的大腦輸送了錯誤的指令,在他看見的景象里,他已經——噢,杰洛特,稍微等一等?!?

      法師回過頭去,一個穿著破舊長裙的女人站在不遠處,滿面驚恐地看著這一切。她肩膀顫抖,豆大的淚珠劃過臉頰。眼見何慎言轉過頭,她抬起手瞬間捂住了自己的嘴。

      盡管如此,卻還是有些許尖叫溢出了指縫之間。壓抑的聲音在村莊安靜的夜晚之中是如此顯眼。

      杰洛特不動聲色地握著鋼劍,他不知道何慎言想要干什么,他也不在乎。那屋子里的景象和男人此前所說的話早就讓他怒火中燒了。獵魔人顯然也沒想到他們的運氣會這么好。

      又或者說,這么不好。

      竟然能在旅行的路上碰到他們的其中一員。

      死去的男人胸膛上有著利劍團的圖桉,杰洛特本以為他們已經全都死在了下索登,但現在看來,顯然沒那么簡單。

      就像是孽鬼。當你在陽光下看見一只孽鬼時,暗處可能已經躲藏了一千只。

      “你好,女士?!?

      何慎言走上前去,杰洛特剛好能看見他的側臉。杰洛特注意到,他沒有微笑。

      他一點點來到那女人面前,步伐不緊不慢。杰洛特熟悉這種步態,他知道,法師在給那女人施加壓力。

      真的有必要這么做嗎?對付一個鄉野間的婦人......以往,這種技巧他只在那些審訊重刑犯的審訊官身上見過。他們會從各個方面瓦解犯人的意志和抵抗心思,從根本上讓他們吐露出一切。

      “你認識那位倒下的先生嗎?”

      何慎言禮貌地問,同時輕輕抬起手,搭在了女人的肩膀上,似乎是想要安慰她。女人依舊恐懼地抽泣著,壓抑到不成樣子的破碎聲音從她的嗓子里擠出,眼睛瞪得大大的。

      借著月光,杰洛特看見了一切。女人的抽泣,恐懼——還有她逐漸從唇邊放下的雙手,以及側腰處的一抹寒光。

      伴隨著一聲沉悶的聲響,杰洛特看見那女人撞進了法師的懷抱里。他的視線下移,注意到有鮮血正滴落在地。

      隨后,何慎言抬起了雙手。

      輕柔地像是撫慰情人一般,他將雙手按在了女人的后腦上,同時施加壓力。他們的距離正在越靠越近。夜空中的云層正在一點點遠去,月亮再度顯現出來。月光照耀著他們,只看畫面,多數人會感到曖昧。

      但實際上,這是一場殘酷的謀殺——未遂。

      女人的胸口處有一個血洞,那里面是一把匕首的把手。刀刃則早已卷曲碎裂,它在前幾秒被女人拔出,握持,以絕對標準的姿態迅速地刺向了法師的胸膛。卻在刀刃撞在他衣服上的千分之一秒后便崩碎了。

      女人正在抽搐。

      她的視線一點點陷入黑暗,臨死之前,她聽見一個聲音在她耳邊輕柔地說:“我看了你的記憶,女士?!?

      她的眼睛勐地瞪大了。

      何慎言松開雙手,漠然地注視著她倒在地上,再無生機。杰洛特走到他身側,望著那把搞錯了方向被刺進她胸膛的匕首,搖了搖頭:“你真的有必要將殺人弄得這么詩意化嗎?”

      《劍來》

      “詩意化?這個詞居然被你說了出來,真讓我驚訝,杰洛特。你興許能成為個不錯的吟游詩人?!?

      “和丹德里恩一樣?饒了我吧?!?

      獵魔人微笑起來,鋼劍微微抬起,分毫不差地偏轉了幾只朝他射來的箭失。黃色的豎童在夜晚里閃著駭人的光,他的白發飄揚,動作輕快,只一瞬之間,杰洛特便離開了原地。

      劍刃抬起,一個白天曾見過的,拿草叉的男人站在他對面。但現在,他手里拿的卻是一把銳利的軍用長劍。那家伙赤裸著上身,在胸膛上有一個同樣的利劍團刺青。

      然后,劍刃落下。

      一顆頭顱橫空飛起,血液飛濺,在還未落地之時,便被突兀升起的劇烈火焰蒸發了。杰洛特微微側身,再次躲過兩只朝他射來的箭失。在戰斗的間隙,他回頭看了一眼,不出所料的發現法師正朝著他微笑。

      他還注意到,法師正在握拳。

      “轟——!”

      箭失射空,落入泥土?;鹧嫔?,包裹著獵魔人的劍刃,也徹底照亮了夜空。尖叫聲一時之間響徹夜空。獵魔人高高舉起那燃燒著火焰的劍刃,撞進朝他襲來的人群之中。

      上撩,下斬,回身刺擊,躲閃,橫批——鮮血與殘肢四處飛濺,他們的慘叫聲響徹云霄,火焰燃燒的愈發旺盛。

      其中一個失去手臂的家伙倒在獵魔人腳下,抱著自己的手臂哀嚎著。杰洛特邁步走過他,打算先料理其他三個還有戰斗力的。但這個家伙卻滿懷怨恨地開口了。

      “你這突變雜種,你不是個獵魔人嗎?附近有條滑翔蜥蜴,你不去對付它,卻要對我們這些人展開屠殺?!”

      杰洛特低頭看了他一眼。

      “你真覺得自己算得上人?”

      杰洛特搖了搖頭,劍刃橫斬。走過他無頭的尸體,一句話被他扔在原地,和那男人的頭顱一起落在了地面之上。

      “你們甚至連畜生都不如?!?

      ,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