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杰洛特揉了揉自己酸痛的肩膀,坐在了椅子上。背劍過久就是會這樣,他已經在考慮要不要找個裁縫將武裝帶改個樣式了,現在用的這個勒得他肩膀生疼。

      他們住的旅店是新開的,生意極好。這也和老板的頭腦分不開關系,這兒一共有四層。最上面兩層是旅店,第二層是妓院,第一層則是酒館——不得不承認,這種四合一真的很有腦子。

      活該他賺錢。

      法師坐在他對面,表情平靜,雙手放在桌面之上。手掌貼合在一起,些微藍光從中涌出。

      杰洛特看著那些很快便消逝的藍色光點,輕聲問道:“這個法術需要你準備這么久?”

      “儀式很簡單,杰洛特?!焙紊餮悦菜戚p松地回答?!暗y的是在時光的長河中找到那個精準的點......就像釣魚不難,難的是怎么將魚吸引過來,還有等待的過程?!?

      “釣魚啊......”

      杰洛特的思緒被牽扯到了另外一個方面,他略帶憧憬地嘆息了一聲:“我的確也有很久沒釣過魚了,上次釣魚還是在......三年前?”

      “拜托,如果你要說釣魚就只說釣魚的事,杰洛特。千萬別告訴我你這次又是和誰在釣魚的時候來了一發?!?

      “......不說了,不說了?!?

      杰洛特尷尬地一笑,恰好侍者前來上菜。這是一頓相當豐盛的菜肴,一大鍋燉肉,來自維吉瑪的車輪奶酪,新鮮的羊腿,甚至還有一整盤的特供白面包與一瓶東之東。

      由法師出錢——他實在無法忍受這一路上吃的烤鹿肉和便宜菜了,來了諾維格瑞,怎么說都得吃頓好的。

      再怎么說,這也是北境明珠啊。

      -------------------------------------

      沃波爾·羅尹。

      這個名字在目前的諾維格瑞還算得上如雷貫耳。眾所周知,這座城市里有很多乞丐。但沒人會愿意去關注他們,除非你是善良的梅里泰莉女神祭司。

      他們目光渾濁,雙眼昏花,而他們的身體則布滿了疤痕與膿瘡。他們沒有干凈的衣服,可以飽腹的食物,自然也沒有能夠遮風擋雨的家。

      然而——他們實際上是諾維格瑞這座城市里最為靈通的消息傳遞者。

      “所以,阿爾方斯先生終于愿意免除我的債務了?”

      “你的債務早就免除了,沃波爾·羅尹先生。這是一場交易,用一個消息,換取三棟房子。怎么想都很劃算,不是嗎?”

      在一間外表破爛的木屋內,昏暗的蠟燭與透過木板照射進來的夕陽光線共同維持著這里的光亮。兩個男人面對面,圍著桌子而坐。

      其中一個,是個光頭——沒錯,這便是那位霍桑的手下,杰克了。

      至于另外一位......這位先生的賣相可不怎么好。

      他有著一個大到夸張的鼻子,這鼻子占據了他那張丑臉的三分之二。再加上小的可憐的一對眼睛,和滿是爛牙的一張嘴。乞丐中的乞丐,他們的領袖,沃波爾·羅尹,便在此處。

      他正諂媚地微笑著,絲毫不覺自己的尊榮正讓這微笑變得令人生厭:“啊,杰克先生,這可是再好不過。那么,阿爾方斯先生想知道些什么呢?”

      “今天中午,一個獵魔人進了城?!?

      杰克絲毫不為他諂媚而惡心的微笑所動,光頭的語氣理智到近乎沒什么感情:“阿爾方斯先生想知道他住在哪——僅此而已,你不需要自作聰明地做其他事?!?

      “就這些?”

      “就這些?!?

      沃波爾·羅尹搓了搓自己的手掌,他不是個多疑的人,但他是個聰明的人。他知道自己還需要問一個問題。

      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

      “杰克先生,恕我多嘴。但老沃波爾必須知道這件事......阿爾方斯先生想知道這個消息和利劍團半點關系都沒有,對嗎?”

      杰克微微抬起了頭。

      光線讓他的下顎線顯得有些鋒利,光頭男人的半張臉都隱沒在了黑暗之中。露出來的右眼正死死地盯著沃波爾·羅尹,然后,他緩緩改變了坐姿。身體微微前傾,像是頭擇人欲噬的狼。

      小書亭

      “你知道你在問些什么的吧,沃波爾?!苯芸死溴5貑?。

      “我當然清楚,杰克先生?!?

      沃波爾·羅尹繼續摩擦著自己的手掌,笑容變得更加諂媚——也更加惡心了:“尊敬的阿爾方斯先生在城里呼風喚雨了這么多年,他不喜歡利劍團那群人販子,這件事眾所周知。但其他人可不會和錢過不去,您說是嗎?”

      “杰克先生,如果這件事和利劍團有關系,那我恐怕不得不拒絕您的提議了。就算我再怎么想要回我那三棟位于教主廣場的房子,我也得為自己的生命考慮考慮。阿爾方斯先生可以殺利劍團的人,甚至殺城里的任何一個人,但我......”

      “我只是個小角色啊,杰克先生?!蔽植柕男θ葑兊糜行┛酀??!叭绻液退麄冏鲗?,那么,恐怕我明天就會出現在城外的某塊土地下面?!?

      杰克的背再次接觸到了椅背,這讓這把破爛椅子發出了一聲不堪重負的咯吱聲。他平靜地說:“阿爾方斯先生給我的命令是讓你接受這個提議?!?

      他的話讓沃波爾·羅尹抿了抿嘴。

      杰克繼續說道:“我知道你很難做,所以,我還有另外一個提議?!?

      他從腰間拿出一個錢袋放在桌面上:“我一向都會做兩手準備,目前來看,沃波爾。我的第二手準備顯然派上用場了?!?

      “您這是什么意思......?”

      “去找一個你手底下不怕死的人,或者兩個——讓他來賭場找我。這錢是定金,消息受到后還有另外一部分錢。這樣,你就可以不參與進這件事,他們就沒有由頭對你下手?!?

      “大人,我不明白,找我手底下的人和找我到底有什么區別?”

      “區別在于——”杰克豎起一根手指?!啊赖臅撬?,而不是你。懂了嗎?”

      他將那份文件放在桌上,朝著沃波爾的方向推了推,隨后起身離開了這間屋子。

      沃波爾·羅尹的表情很是耐人尋味,過了一會兒,他朝著屋外喊道:“法蘭西斯!進來!有個活給你!”

      ,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