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

      杰克沉默不語地看著面前的景象,他的眼角抽搐著,面部肌肉更是像癲癇發作似的抽搐個不停。其他人的反應也沒好到哪里去,這些見慣了生死的人此時卻表現得像是第一次看見死人的孩子。

      其實,也不能怪他們。只是眼前的景象太過超出想象了。

      五個赤身裸體的女人被鎖在地下室內,她們的皮膚呈現出不自然的蒼白,其中兩個在看見外頭的光線時甚至開始恐懼地往黑暗里縮。她們吃飯的東西是五個盆,里面堆積著狗食。

      如果只是這些,倒也還算能接受??烧嬲膯栴}在于,還有另外五條鐵鏈,它們鎖著的就不是活人了,而是五具正在腐爛的尸體。那差點讓人昏倒的氣味就是來源于她們。

      “媽的......媽的,神經病,一輩子做噩夢!”

      杰克聽見塔里在一旁的咒罵,他什么也沒說,他也不知道說什么。

      -------------------------------------

      “去通知城東的弟兄們,讓他們準備好。我要他們控制住崔托格大門到南方大門,一切行動以盡可能保證平民們的生命安全為優先?!?

      “港口附近的人呢?該死的,一個半小時前我就派人過去了,怎么到現在還沒回復,我沒給他們派馬匹嗎?”

      巴赫·瓊納斯,諾維格瑞衛兵隊長,巡邏隊隊長,城防衛兵總司令此時正站在一副諾維格瑞地圖前發布著命令。他沒經歷過戰爭,但最基本的邏輯思維還是有的。

      崔托格大門與南方大門是重中之重,這兩個地方是棚戶區與貧民窟最近的出口。只要把守住這里,那么就沒有任何黑幫分子能逃出去。

      西邊的軍營位于諾維格瑞港口附近,那兒也是黑幫們扎根的地方。港口附近有著極多賭場,也是他們接下來派人重點盯防的位置。

      “亨利埃塔!”

      巴赫的大嗓門甚至傳到了門外,在那男人離開過后,先前扭曲的,被火燒干凈的房屋就再次回來了。一切都像是幻象,但到底是不是,還有待商榷。至少巴赫愿意相信那是真的。

      而他也的確想去做一些事。

      一個男人打開門,撞了進來。氣喘吁吁,卻不是亨利埃塔,他在這男人身后走了進來,簡短地問:“您找我?”

      “等會再說——該死,埃爾里奧,什么拖了你這么久?你又為什么累成這副模樣,我不是給了你一匹馬么?”

      被稱作埃爾里奧的男人有著一頭柔順的金發,此時卻被汗水打濕了。他一面喘氣,一面艱難地說:“港口的...兄弟們,已經出發了。我的馬借給他們互相傳話用了,我是跑回來的,長官?!?

      巴赫罵了一句:“媽的,這件事完了要是我還活著,我一定要把城內的禁馬令取消。哪個傻逼設計的?”

      “是市議員凱雷德先生,長官?!焙嗬K卮鸬??!熬褪悄俏徽f您是個老頑固,應該被扔進茅坑的那位?!?

      yy

      巴赫瞥了他一眼,對他的話什么也沒說。轉而談起了另外一件事:“回到正題上來,亨利埃塔,我要你帶人去教主廣場附近的阿爾方斯·威利開的那家銀行,找到他,不管用什么辦法,找到他?!?

      “不管這個老瘋子是發了什么瘋要和其他三大巨頭開戰,咱們都不能讓他繼續點燃戰火了。黑幫們死了無所謂,諾維格瑞可還生活著許多平民呢。一有消息你就通知我,明白嗎?”

      “明白,長官?!?

      亨利埃塔迅速轉身離開了,巴赫信任他的能力。他知道自己這位下屬是個什么樣的人,因此對他很放心。

      “埃爾里奧,你跑回來的時候都看見了什么?”

      “沒什么,長官。教主廣場附近的富人區都很安靜。沒人在這兒惹事——”埃爾里奧有氣無力地做了個手勢?!啊嬖撊タ纯磁飸魠^,那兒現在的火燒的比七年前的城外大火還要旺盛?!?

      巴赫吃了一驚:“什么?天殺的,難不成他們把房子全點了?”

      “差不多,長官。還有一批阿爾方斯·威利的人向我們報告。說他們發現了被拐賣的婦女......”

      說到這兒,埃爾里奧舔了舔嘴唇,很是困惑地說:“他們看上去比我們還生氣,長官。說真的......您不覺得這有點太奇怪了嗎?就好像我們和這幫人的身份調轉過來了?!?

      巴赫沉默半響,有力地揮了下手:“別提這些了,你休息好了嗎?”

      “差不多了,長官?!?

      “那就帶著你的懶屁股滾出我的房間,埃爾里奧。去告訴兄弟們,我們即刻出發,兵分兩路支援城東與城西的兄弟,至于市長和議員們......讓他們去死?!?

      “明白了,長官,讓市長和議員們去死?!?

      埃爾里奧點了點頭,然后跑出門,大喊道:“讓市長和議員們去死!”

      “你他媽的!埃爾里奧!”

      -------------------------------------

      “難以想象,這兒好像和外面是兩個世界?!?

      換了身干凈衣服的杰洛特坐在床鋪上,他們的旅店位于選民廣場附近,要跨過格列高里大橋才能抵達這兒。如果說教主廣場是富人區,那這兒就是貴族區。

      他沒在這兒聽見任何尖叫聲,窗外非常安靜,只有樓下隱隱傳來女人的笑聲和男人們喝酒的聲音,但也是細微到不能再細微,不是獵魔人的話,是聽不見的。

      “這兒和外面就是兩個世界,杰洛特。選民廣場可是位于一座島上,如果不是圣格列高里大橋,它可能都不會屬于諾維格瑞?!?

      “或許吧——等等,你這是要干什么去?”

      杰洛特看著打開另外一扇傳送門的何慎言,皺眉問道:“你找到那個公元前的時間點了?”

      “沒那么快,我的朋友。我現在只是要去殺個人——噢,差點忘了,我還沒對你說?!?

      法師朝他點了點頭:“我懷疑整件事背后都有著一個法師組織的操縱,具體情況等我回來再詳細和你解釋吧,但我們到時候可能得在凱爾莫罕碰面了??偠灾?,我得去殺個人,或者殺點人。希望我不會把場面弄得太難看,不過,應該也沒其他人能知道這件事?!?

      他跨進傳送門。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