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此時,斯特蘭奇剛好說到最后一段。

      “旺達是個可靠的朋友,一位值得信賴的人,也是我們今日于此處共同懷念的對象?!?

      說完,他與何慎言交換了一下眼神,帶著一副悲傷的眼神走下臺去了。按道理來說,這是個致辭環節。前來悼念的人們會一個一個的上臺敘述他們是怎么和旺達認識的,又對她有著怎樣的看法,最后,還會加上一句愿她安息。

      然而,在場的人十個有九個里都和她只是一面之緣。

      別說怎么和她認識的了,但凡有人能說出超過五句話都算他們精心編排過。很多人甚至完全不明白何慎言為什么要放出消息請他們來這里。

      法師站在臺上,望了望下方的人群。他凝視著他們,卻并未開始說悼詞。那平靜的眼神卻莫名其妙地讓許多人都心生冷意。

      就連斯特蘭奇,都感到一陣疑惑。

      何到底要干什么?

      他的問題很快變得到了解答。

      “維度之間的聯系正在逐步變得緊密?!?

      他開口第一句就直接將爆炸般的真相甩在了眾人臉上,剛才還安靜的人們立刻爆發出了小聲的討論聲。因為,就算是三流的街頭騙術師,他們也明白維度之間的聯系變得緊密到底意味著什么。

      毀滅。

      除此以外,別無其他。

      當兩顆世界碰撞在一起,所能留存的下來的有強者,有世界的殘骸。但絕對不包括他們??只砰_始蔓延——所有人都清楚,不可言說之黑從不說謊。

      何慎言靜靜地看著他們,不顧斯特蘭奇正逐漸變得難看的臉色。他的目光牢牢地釘在了一個男人身上。那個男人穿著一身黑色的西裝,身形瘦高,腦門上頭發稀疏,臉色蒼白。整個人顯得既陰郁,又病懨懨的。

      他叫卡特·萊昂托內斯,自號疫病醫生。一個道德比不少魔法界的人都要高的男人。而此時此刻,他的身體正在微微顫抖。那飽含恐懼的雙眼目視前方,嘴巴開合,像是正與什么人交流。

      何慎言看著他,人群的嘈雜聲在這一刻盡數遠去,他的耳朵清晰地聽見了卡特·萊昂托內斯正在說的話。

      “不,不。這不可能是真的,你們只是我的噩夢,世界不可能毀滅......黑袍法師會阻止一切,你們不可能成功?!?

      何慎言抬起右手,握緊成拳。在場所有人的腳下都出現了一個傳送門,門后是他們的家,或者臨時住所——甚至包括斯特蘭奇,他滿臉愕然地看著自己腳下出現的傳送門,至圣所的景色在其中顯現。

      “追悼會結束了,各位?!?

      法師打了個響指,他們沒入其中,消失不見。只有一個人例外。

      卡特·萊昂托內斯。

      “你好,萊昂托內斯先生?!彼贿呎f,一邊從臺子上走了下來。

      卡特卻像是完全沒發現周圍的情況似的,依舊站在原地。他對何慎言的話毫無反應,整個人仿佛一個呆滯的空殼。

      一直到何慎言來到他面前凝視著他,卡特都沒有任何動作。法師輕輕抬起右手,搭在他的肩膀上。魔力催動,精神力觸須開始勾連卡特的靈魂,霎時間,他的視野便開始變化。

      構成海灘的物質變得粘稠而可怕,像是滾燙的爛泥。黑色的泥巴翻騰不休,熱氣騰騰,有如巖漿。其中卻有著無數的亡魂正在哀嚎,它們還殘留著生前的形體,那尚未熔爛的殘肢斷臂正冒著氣泡在爛泥里浮沉。

      天空像是一幅腐朽的畫卷,半個太陽掛在其上,是令人惡心的艷黃色。云層是某種生物腐爛的腸子,此時,天空正淅淅瀝瀝地下著小雨,令人難以形容的惡臭從那雨滴之中傳來。

      ——現在,他可以理解為何這位疫病醫生一直處于某種失魂落魄的狀態了。

      他還在那片沙灘之上,但卡特不是。他失去了蹤跡,像是根本不存在于這個腐壞的世界一般。何慎言抬起頭,凝視著空中的太陽。那半個太陽傳來的溫度不再令人感到溫暖,而是某種詭異的潮濕,就像是腐敗的尸體。

      恍惚之間,他甚至聽見了耳邊傳來的低語聲:“這世界終將毀滅......”

      “是嗎?”

      何慎言平靜地反問了一句,他笑了笑。腳下所站立的黑色爛泥開始沸騰,其中伸出了無數怨魂的手臂,似乎想要將他拉下去。但法師只是輕輕邁步,它們的手臂便被扯斷了。不知何時燃起的火焰將它們殘存的尸體焚燒殆盡。

      轉過身,他看見一個巨大的黑影在地平線的遠端襲來。這時,何慎言知道,追悼會開始了。

      但不是某個人的。

      而是一個逝去的世界。

      -------------------------------------

      斯特蘭奇毫無反抗能力的被那傳送門扔回了至圣所,他原本想立刻打開傳送門去祭祀長灘問清楚何慎言到底在搞什么??墒?,他卻發現至圣所內的通往祭祀長灘的空間移動被禁止了。

      隨后,至圣所之靈的聲音從他頭頂傳來:“請原諒,至尊法師。那位何先生執意要求我如此?!?

      “他讓你做什么?”

      “讓您暫時無法抵達祭祀長灘?!敝潦ニ`從天花板飄然而下,金色的面容上帶著疑惑?!八f,這關系到您和世界的安全?!?

      “該死的,我才是至尊法師!”斯特蘭奇怒吼道?!八荒苊看味歼@樣,一遇到危險的事就將我們都扔在一邊,然后自己去解決!”

      他氣沖沖地一腳踹翻了自己心愛的茶幾,讓上面的紅茶潑灑在了地毯之上:“他以為他是誰?神明嗎?!”

      “至尊法師,他給您留了個口信?!?

      “什么?”

      “他讓您去南美,尋找黑暗神書,聯系西索恩。冥神會給出您想要的答案?!?

      “開什么玩笑?”

      斯特蘭奇深吸了幾口氣,迅速冷靜了下來。他打了個響指,黑色西服瞬間變為一套淡黃色的長袍,斗篷系在身后。他問:“這件事他什么時候告訴你的?”

      “十五分鐘以前?!?

      斯特蘭奇瞇了瞇眼。

      “也就是說事態真的很緊急——但他的態度還是讓我很不爽,見鬼?!?

      斯特蘭奇怒罵了一句,轉手打開了一道通往南美的傳送門,消失在了至圣所之內。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