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我記不清了?!?

      卡特?來昂托內斯如實回答,臉上還帶著混雜著惡心與后怕的表情,他剛剛無異于被人扔進糞坑里走了一遭,現在最想做的事恐怕是拿魔力洗滌全身。

      何慎言打了個響指,替他做了這件事。純粹的藍色魔力從空氣之中涌出,將西索恩的殘余力量從他的身體內洗去了。

      卡特的臉上露出一個充滿感激的微笑,他結巴著說:“感...感謝您,何先生?!?

      何慎言看著他的臉,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那目光讓卡特為之一怔。正當他想問,為什么要這樣看著自己之時,何慎言卻移開了眼神,指了指他身后站著的那個男人。

      “卡特先生,不知道你有沒有仔細觀察過他的臉?”他輕聲問道。

      “......沒有,怎么了?”

      卡特不解地問,何慎言則平靜地搖了搖頭:“沒事,卡特先生。你可以回家了。如果覺得身體不舒服的話,可以來至圣所一趟,當然,卡瑪泰姬也可以。我們那里正缺人手,你可以來當個老師?!?

      “老師,我?”

      “是的,你,卡特先生?!焙紊餮詫λ冻鲆粋€微笑?!澳阈嗅t治病這么多年,對黑魔法與魔法界很熟悉。尤其是詛咒方面,你剛好可以給那些還處在新手階段的學徒們教授許多東西?!?

      卡特?來昂托內斯做夢也沒想到自己會有這么一天――要知道,在此之前,他不過是個魔法界的邊緣人物,而且在正常的世界也是如此。

      這些年他一直忙活著治病救人,免費為窮人們以及一些魔法界同行治療的行動雖然為他贏得了名聲,但實際上的好處可是一點沒有。作為一個世代傳承的魔法世家,卡特?來昂托內斯很確定,自己估計是來昂托內斯家族這么多年以來最窮的一任當家。

      他完全止不住臉上欣喜的笑容,連連點頭:“謝謝你,何先生!我會去的!”

      “沒問題,我想你應該知道地址的?!?

      “當然!”

      何慎言再次對他致以一個微笑,就當告別,隨后召喚出傳送門將他送回了英國老家??ì斕┘У奈恢迷缭诤芏嗄昵熬筒皇敲孛芰?,只要有心,任何人都能抵達那里。這倒也算得上是一種變相的警告。

      想搞事?行啊,我們就在這兒,你來吧。

      做完這一切,他才開始料理那個男人。

      他腳下的影子里冒出幾條觸手,將男人帶上了天空。頭朝下,腳朝天。他的禁錮也已經被解除了,可身體里的魔力卻不剩半點,甚至連西索恩的力量都消失了。伴隨著他被倒吊起來,一本熟悉的黑暗神書也掉了出來。

      何慎言暫時沒去管那本該死的書,而是凝視著這男人與卡特?來昂托內斯完全一致的面容,陷入了沉思。

      那個卡特卻不像他一樣。

      他毫無風度可言地大喊大叫了起來,所說出口的話無非都是些你會后悔之類的陳詞濫調,何慎言厭煩地看了他一眼,只這一眼,便讓他無法再發出任何聲音,只能瞪著怨恨的眼神看著他。

      ......嘖,異世界同位體?

      法師皺著眉看了看他,朝地上的黑暗神書招了招手。那本書便飛到了他手中,書頁無風自動翻開,何慎言開始瀏覽。

      幾分鐘后,他確定了。

      是的,這就是黑暗神書,和西索恩那本差不太多。都是由他的力量構成,能夠自動找尋一些天性殘忍或者反社會的人。這本書總能在某個時間點出現在某個具有反社會潛質的人身邊,然后讓他一點點變成披著人皮的惡魔。

      不過,上面記載的法術倒是不太一樣。

      他認識的那個西索恩放在黑暗神書上的法術多是一些獻祭類的,比如殺多少人來獲得力量,又比如獻祭自己的某種情感來取得一些天賦。而這本黑暗神書上的法術則稍有不同,獻祭類法術的占比極小,甚至可以說就那么幾種。

      這本黑暗神書除了開頭與西索恩那本一模一樣,都對自己狂吹不止以外,記載的絕大多數法術都是單純的能量投射。黑暗之音,驅使死靈,或者操縱他人,通篇看下來,何慎言只覺得這是本該放在某些黃油里的書。

      改個名叫催眠之書得了,花十幾頁講催眠法術,真是有夠離譜。西索恩,沒想到你還有這種愛好......

      他眼神古怪地在空氣中開了個維度傳送門,將這本黑暗神書扔了進去。里面傳來他認識的那個西索恩的大喊大叫:“天吶,你把這玩意兒扔進來干什么?拿走!快拿走!”

      “這不是你的書嗎?”何慎言對著里面喊道。

      “才不是!”

      黑暗的傳送門里探出個腦袋,西索恩滿臉生氣:“我什么時候這么沒品過?我鐘愛的是戲劇感,何!我還以為你很了解我呢!像這種單純操縱他人來找樂子的方式太低級了,uu看書www.uukanshu.com完全沒有渾然天成的感覺,我的天啊,平行宇宙里的我這么低級?!”

      何慎言滿臉古怪地看著他自己罵自己,然后順手關上了傳送門??上魉鞫黠@然不愿意這東西留在自己的維度里,他又將那傳送門逆向打開了,然后將書扔了出來,罵罵咧咧地關上了門。

      “別把這東西留在我的世界里,看著都惡心,低級,無恥,骯臟,下流!”

      “......”

      法師正了正自己的衣領,以免笑出聲。他來到倒吊著的卡特?來昂托內斯面前,先是解開了聲音的束縛,然后又看了看他那不服氣的眼神,隨后慢悠悠地問道:“你是卡特?來昂托內斯,沒錯吧?”

      “你完全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放開我!放開我!該死,平行世界的法師太沒有禮貌了!”

      “......一上來就把另一個自己扔進糞坑的人也好意思說這種話???”

      何慎言無語地搖了搖頭,蹲了下來。抬起右手,指尖上亮起一抹閃電,他輕柔地問:“現在,我要進你的腦子好好看一看了,卡特?來昂托內斯。類似于搜魂術或者單純的讀心,但我手上的這種閃電可不一樣,它會完全破壞你的大腦神經?!?

      “你在說什么東西?!”

      “我的意思是――”何慎言笑了笑,將閃電摁進了他的太陽穴?!皑D―你會在極度的痛苦中變成一個白癡,記憶會被我隨意翻閱?!?

      卡特?來昂托內斯尖叫起來,雙眼翻白。在他昏迷之前,他聽見的最后一句話是:“希望你好好享受,糞坑男?!?/p>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