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同樣的時間點,相同的選擇,讓不同的你來做出一百次選擇,這一百次恐怕會造就一百個不同的你。

      這個卡特?來昂托內斯的記憶很有意思,他的人生在十二歲以前和何慎言認識的那個疫病醫生相差不遠,但在十二歲之后卻天差地別。原因僅僅是因為那天早晨,他沒吃完自己的早餐。

      他的父親開始責罵他,有趣的點便在此處了。他們是個魔法世界,雖說因為家傳魔法的原因較為見不得人,也比較窮困,但還算得上中產階級。完全不至于吃不起一頓早餐。

      那個早上,年幼的卡特?來昂托內斯望著自己餐盤里沒吃完的培根與炒蛋,耳邊傳來父親的責罵聲。從記事以來就壓抑在心中的憤怒爆發了,這憤怒是如此突兀,卻又如此強大。甚至讓他直接激發了自己的魔力。

      ――他親手殺了自己的父親,然后一發不可收拾。

      何慎言目光深沉地看著這一切,他翻閱著卡特?來昂托內斯的記憶,像是看著一部動人的電影。他的人生隨著法師的意念前進或后退,畫面時而放大,時而縮小。如果卡特?來昂托內斯現在還有意識,多半會問一個問題。

      你到底要怎樣?

      可惜他問不出來――現在的他,只是一個張大嘴巴,留著口水,眼眸泛白的白癡。他的大腦神經已經被完全破壞了,別說還有意識,就連活著都是個奇跡。很快,在他大腦內肆虐的魔力便會徹底破壞這具身體活著的權利。

      他會忘記呼吸,然后死去。

      考慮到這個卡特?來昂托內斯曾經做過的事,何慎言沒覺得有任何不妥。

      那么,何慎言到底要怎樣呢?

      答桉其實很簡單,他只是在找一個人。一個他認識,卡特也認識的女人。

      旺達。

      畫面繼續紛飛,記憶的碎片被精準地提煉出來,再借由強橫的精神力直接保存。何慎言平和又冷靜地處理著卡特的記憶,從中提取出自己需要的信息。終于,在這個卡特三十七歲的那一年,他見到了自己想見的人。

      暴雨。

      倫敦的天氣總是不好,卡特以為自己早就已經習慣了這一點,但每次下雨,他都會忍不住咒罵出聲。無關其他,只是他的性格使然。

      此時此刻,他正坐在自己的實驗室里進行著一次疫病實驗。

      他家傳的黑魔法體系包括有詛咒、疫病與驅使野獸等一系列法術,而卡特對疫病尤為著迷。每當他透過凡人們發明的顯微鏡凝視那些細菌之時,他都會由衷地感到深深的顫栗。

      卡特的雙手很穩健,通過魔力,他操縱著一團綠色的疫病之霧。一個黑市買家找到他,說自己需要一份以梅毒為基地的疫病,用來毀掉一個女人,傭金十分豐厚??ㄌ貨]心情管那個女人是不是無辜,他只是需要錢。

      所以,對他來說,這就是他的工作――在工作被人打斷之時,人們的心情通常都不會太好。

      比如現在。

      從樓下傳來的門鈴聲打斷了他的動作,卡特皺起眉頭,驅散疫病之霧,同時取下由德魯尹附魔的小山羊皮手套,將其扔在桌上。

      該死,是誰會在這個時候按門鈴?不要告訴我又是那些該死的推銷員......

      他踩過吱呀作響的木質地板,所發出的聲音讓他情不自禁地感到一陣牙酸。窗外的雨聲加大了這種厭煩的情緒,然而,當他打開門之時,那按門鈴的女人的美貌卻讓他的煩悶統統消失了。

      只剩下一種最原始的情緒。

      他著迷地盯著這個陌生的女人,看著她被雨淋濕的棕發,翠綠色,像是裹著一層薄霧的童孔。

      幾乎為之失魂,然而,他還沒來得及開口,就被一股陌生的力量狠狠摔到了自己家的墻壁之上。

      五臟六腑幾乎移位,卡特嘔出一口鮮血,倉惶地抬起頭,想要找出襲擊者,卻發現那個站在門口的女人手上還亮著猩紅的光。

      “卡特?來昂托內斯?!彼犚娝淠穆曇??!拔魉鞫餍枰??!?

      誰?

      天殺的,她剛剛是不是說了......西索恩?!我腦子有病才會和那個大魔影搭上關系!

      卡特自覺自己的確是個標準的黑魔法師不錯,但也不至于黑到和西索恩搭上關系。在魔法界混了這么多年,他深知什么該碰什么不該碰,偶爾賣賣疫病與詛咒,殺點普通人,卡瑪泰姬和至尊法師不會拿他這條小蝦米怎么樣。

      但如果和西索恩搭上關系......呵呵。

      他瞪大眼睛,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不顧嘴角溢出的鮮血和體內劇烈地疼痛,站起來就想跑。

      專精疫病與詛咒的卡特施法是需要經過準備的,在這種沒有任何預兆的突然襲擊之下,他的實力并不比一個普通人來的強。這也是他這么多年以來一直窩在英國的原因之一。

      然而,那個女人可不會這么簡單地就讓他跑掉。

      猩紅的能量自右手暴射而出,化作攝人的光輝,在剎那間布滿整個室內。

      卡特別說逃跑了,就連呼吸都變得遲緩了起來。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反而更加能感到體內的劇烈疼痛了。然而,在那女人從懷中掏出一本古老的書籍后,疼痛卻消失了。

      她將書籍扔在卡特腳下,動作之僵硬堪比被操縱的木偶。不知是不是錯覺,卡特總能從她眼中看到某種悲哀。然而,僅僅只是在下一秒,他就被強迫跪在了地上。

      他面前的古老書本無風自動地翻開,那書頁沙沙作響,很快便定格在了其中某頁之上。那上面以黑暗的力量寫著來自異維度的古老文字,屬于西索恩的力量很快便烙印在了卡特?來昂托內斯的大腦之中。

      他驚恐地看著這一切發生,就像是ntr本子里看著女朋友被黃毛帶走的苦主似的無力。而且,他的情況甚至比苦主還要糟糕??嘀髦皇菦]了女朋友,他是連自己都沒了――西索恩的烙印將他的自我意志瞬間轉化。

      從那一刻開始,原本的三流黑魔法師,販賣疫病,提供詛咒殺人服務的‘疫病師’,卡特?來昂托內斯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拿著黑暗神書屠殺了整個世界的瘋子。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