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斯特蘭奇糟糕的想法成真了,他在何慎言的實驗室里待上了三個星期。出來時整個人都有些神志不清。反觀何慎言,他依舊神采奕奕。這就是把計算工作交給其他人做的好處,他只負責理論和提出問題??茖W上有計算機這種方便的工具,魔法嘛,那就找斯特蘭奇。他雖然和自己比起來學藝不精,但起碼計算是不會出錯的。

      他雙手合十,猛地一揮,布滿整個空氣中的計算公式與猜想統統消失。三個星期的推導并非全無作用,至少他已經明白如果按照瓦伊凡的思路接著下去是沒有任何前途的。在瓦伊凡的設想之中,破界之法是炸開世界壁壘,然后在外域之神們還沒注意到時立刻跳到外面去,就像趁著主人不注意偷吃餅干的貓咪。但這樣做有個問題,世界壁壘是很難修復的,貓咪吃掉的餅干也不會自己回來。外域之神很容易就能發現這有個世界壁壘破碎的世界。

      何慎言不想因為自己的原因導致世界毀滅,他是想回家沒錯。但也不至于喪心病狂到要拉上一整個世界作為代價。做人歸根結底還是要有些原則的,不然就算回去了也沒臉見他的父母。說回正題,既然破界之法這條路走不通,那就換一條路。瓦伊凡雖然失敗了,但他至少證明了一件事:世界壁壘是可以被破壞的,它不是無法摧毀的。

      他閉上眼,再睜開時眼中已經閃起了星光,那是一個特別的法術:瞭望之眼。除了能讓你看清世界壁壘之外毫無用處。但何慎言現在就需要這個。沒有沒用的法術,只有沒用的法師。瞭望之眼讓他的目光在不可視的世界壁壘上來來回回掃視,如果壁壘有意識,現在應該會尖叫著扇何慎言一巴掌。他的目光多少有些流氓了。

      五分鐘后,他找到了現在這個時間點,世界壁壘最為薄弱的地方。

      南極洲。

      “很好?!蹦腥肃哉Z著,他滿頭長發搭在腦后,看上去像個瘋子多過法師,但那英俊的側臉又給他帶來了幾分神秘氣質——我的意思是,只要你長得好看,哪怕不修邊幅也是帥的?,F實就是這么殘酷,就像斯特蘭奇剛剛躺在床上沒有二十分鐘就又被何慎言拉起來了一樣,他還沒法拒絕。

      “快,跟我來?!?

      “啊...???”睡眼惺忪的斯特蘭奇看上去一副隨時都要猝死的樣子,他強撐著精神問道:“你要干什么?”

      何慎言快速打開一個傳送門,外面是冰雪覆蓋的蒼白大地,他直接將斯特蘭奇扔了進去,隨后自己也走了過去。兩人站在漫天風雪之中,斯特蘭奇立馬就被凍清醒了,他哆嗦著給自己上了個恒溫法術后才生氣地說道:“你不能就這么隨意的使喚我!我需要休息!你明白嗎!”

      何慎言聽都不聽,拉著他往前走,他興奮地比劃著,手舞足蹈:“別在乎睡不睡覺了!你這個懶鬼,施法冥想二十分鐘就得了!現在給我看那個方向!看到了嗎?用瞭望之眼好好看看,你將會成為新時代的第一個見證者!”

      斯特蘭奇暗自腹誹你才是懶鬼,我可是有一整個世界要照看。但他還是依言照做了,眼睛里亮起同樣的星光,他無精打采地說:“是啊,我看到了。世界壁壘最薄弱的地方,有什么稀奇的嗎?每年我都得看一遍這玩意兒...”

      “現在,讓我給你展示一下?!焙紊餮詮堥_雙手,兩只手分別用兩只指頭點在自己的太陽穴上,強橫的魔力一閃即逝,他硬生生扯出了自己的一半靈魂。斯特蘭奇悚然叫道:“你瘋了?!快停下!”

      “停?我們才剛剛開始!”何慎言掛上一個瘋狂的笑容,在南極洲的漫天風雪之中,這個男人義無反顧地將自己一半的靈魂融入了世界壁壘之中——在下一秒,斯特蘭奇無法理解的事情發生了。瞭望之眼的視角里,他的這位師兄站在原地的身體與世界壁壘掛上了一樣的顏色:虛無而透明的白。

      “你tm...你做了什么?”斯特蘭奇難得爆了個粗口,他本來覺得自己身為至尊法師什么場面沒見過,現在他才發現這場面還真沒見過!

      何慎言的腦子里仿佛有一千根針在扎著他,強烈的疼痛讓他幾乎無法站立。男人跌倒在地,但依舊笑得很開心:“看?我成功了!現在我可以隨意穿過世界壁壘了!”

      斯特蘭奇看著他笑得像個孩子,緩緩搖頭,他低聲嘟囔道:“你真是個瘋子...”

      “但我成功了!天才與瘋子本就只有一線之隔,斯蒂芬。你就窩在這兒當你的至尊法師吧!我去找回家的路了!”何慎言趴在地上給自己釋放了一個鎮痛法術,他艱難地爬起來,在斯特蘭奇的注視下一躍而起,消失在了世界壁壘的邊緣。

      還穿著睡袍的至尊法師揉了揉自己的眉心,他只能祝他好運了,至于現在...

      他打了個哈欠:“我得回去睡個覺...困死了?!彼固靥m奇話音剛落,懷里就傳來手機的震動。他的長臉抽動了一下,不情不愿的拿出手機接起,一個年輕的聲音急切地說道:“你必須得幫幫我!斯特蘭奇博士!”

      天吶,難道我就不能休息一會兒嗎?他絕望的想著。

      -------------------------------------

      何慎言此時正在星海之間遨游,他其實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在穿過世界壁壘那一刻死亡,也不知道外面是否真的如前人的猜測一般充滿了其他世界。他只是沒法再等下去了,比起什么都不做,他寧愿死在回家的路上。天知道他壓抑了多久,一個人來到這個陌生的世界十年之久,從二十歲到三十歲孤身一人。他每時每刻都想念著家鄉,那個世界沒有什么超級英雄,魔法,變異人。但那個世界有家。這是其他地方給不了他的。

      他只是一個思念故鄉的游子罷了。落葉歸根是這個民族的特殊情結之一。

      好在他運氣還不錯,他和世界壁壘染上了一樣的顏色后,那些隱藏在星海深處黑暗里的外域之神們就對他不感興趣了。他也不敢直視祂們,只是默默的前進。說來也怪,他沒有動,也沒有施法。只是簡單的有了前進這個意識后,身體就動了起來。但人不會一直走運,他就在路過一顆與地球極為相似的星球時被強烈的吸引力吸了進去。很難去描述這個過程,他眼前的景象飛速掠過,不過短短一瞬間。在一陣失重感后,他站在了這個陌生的世界上。

      他環顧四周,發現自己正身處人行道上。一旁的馬路上車水馬龍,高樓大廈??瓷先ブ皇莻€普通的城市。

      但令他興奮的是他沒見到那些超級英雄的照片掛在大廈的外墻上,也沒什么看上去特別科幻的東西。這意味著這個世界有可能是他的那個世界——哪怕只有萬分之一的幾率。男人左拐右拐來到小巷,想著那個國度里的一座城市,打開了傳送門,深吸一口氣走了進去。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