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大家都看完了嗎?”他問道。

      “很好,那么,我要開始提問了。請注意,你不必舉手示意自己想要回答這個問題。因為每個人在本學期都至少會被我問到三次以上。請做好準備?!?

      他背著手站在講臺上,長長的黑發在腦后束成一個馬尾。何慎言說道:“請德拉科·馬爾福先生站起來?!?

      哈莉扭頭看去,馬爾福面色蒼白的站了起來。

      “請你告訴我,魔力的總量是否能通過后天的努力來提升?”何慎言不緊不慢地問,馬爾福咽了口口水,他聲音不大,還帶著一股虛弱:“可...可以,教授。我想是可以的?!?

      哈莉看到那位教授的臉上露出一個微笑:“不錯,斯萊特林加五分。請坐?!?

      馬爾福如釋重負地坐下,他長出一口氣。不知為何,他在面對這位年輕的新教授時總感到一股壓力。

      “馬爾福先生說的很對,魔力的總量可以通過后天的努力提升。大概一個星期后,我就會告訴大家如何進行冥想。如果那時你發現周遭的同學比你多,請不必灰心,也不要覺得自己沒有天分想要放棄。記住一點,魔力的多少不是決定你是否是一個合格法師的標準?!?

      何慎言接著說道:“羅恩·韋斯萊先生,請站起來?!?

      羅恩飛快地站了起來,膝蓋甚至砰的一聲撞上了桌子。但他居然沒喊疼。

      是個人都看得出他的緊張,但沒人去嘲笑他,就算是馬爾福也一樣。這位新教授似乎有種能讓所有人都不知不覺認真起來的能力。哈莉聽到何教授問道:“請你告訴我,施法的過程?”

      羅恩結結巴巴地說:“呃,用精神與意志驅動魔力,用想象力構筑出法術模型,最后用魔力將法術模型釋放出來...是,是這樣嗎,教授?”

      “很好,格蘭芬多加五分。請坐下吧,韋斯萊先生。我有幾點要補充,希望你們將這些記下來,噢,我注意到你們有不少人沒帶上筆記本。這算是我的問題,忘記提醒你們了,不好意思?!彼蛄藗€響指,所有人都得到了一只筆和一本黑色的牛皮紙本。

      等到他們都拿起筆準備開始記錄后,何慎言再次開口說道:“這個過程我寫的很詳細,因此你們可能會覺得有些難以理解。但其實非常簡單,這對于法師們來說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你們有多少人曾因情緒激動而導致周遭的某些事物改變?”

      有不少人舉起了手。

      “沒錯,那個瞬間,你的強烈情緒帶動了魔力,讓它做到你想象中的事。施法的本質就是用意志去影響現實世界——請將這句話記下來,考試會用到的。另外請不要在你的筆記本上寫一些無關緊要的內容。我會在期末時抽查,這同樣關系到你們的總成績。如果不合格,你會留級?!?

      這堂課一直從九點半上到了十二點,直接下課。他們三三兩兩的準備去吃午飯。羅恩對哈莉說著那位教授的教學風格:“天吶!他真是太嚴格了,不是嗎?我從沒想過他會一上來就給我們那么多的規矩!”

      赫敏在一旁說道:“多嗎?我覺得還好呀!而且他其實很負責,你們沒帶筆記本都是他給的?!?

      哈莉點點頭:“我已經開始期待冥想了,但我翻到四十五頁,那上面的字都模糊了。只有一句清晰的話:請等待課程進度,不要自己私自嘗試冥想?!?

      羅恩震驚地看著她:“你居然還看了后面的內容?看了前三頁我就有些受不了了!太多理論了!”

      哈莉和赫敏對視一眼,她們隨后一致認為羅恩可能對閱讀過敏。

      吃午飯時,他們聽到不少高年級學生抱怨新的課程太難了,完全拋棄魔杖施法實在難以想象。

      羅恩若有所思:“還好...”

      哈莉正在切割盤子里的牛排,她問道:“還好什么?”

      “還好我的魔杖是我哥哥用剩下的,就算扔了也不心疼?!彼α似饋?。赫敏翻了個白眼,她毫不客氣地指出一個問題:“如果就連高年級的學生都認為課程太難,那你還是多考慮考慮我們會不會無法通過考試吧?!?

      原本歡快的氣氛隨著赫敏的這句話被凍結了,他們這條長桌上有不少新生都聽到了赫敏的話。他們的表情也變得和高年級生一樣愁眉苦臉起來。羅恩在赫敏說完那句話后就目光呆滯地看著前方,仿佛已經看到了自己考試不及格的樣子。哈莉搖了搖頭,將牛排解決完,再次拿過一個香草冰淇淋吃了起來。

      -------------------------------------

      當天吃晚餐時,這種沉重的氣氛更加明顯了。每個學生的臉上都帶著凝重的神色。有不少人居然帶著《魔法基礎理論》來到禮堂一邊吃飯一邊看,還非常小心的不讓湯汁濺到上面。麥格教授有些不可思議地看著這一幕,她低聲問旁邊的弗利維:“梅林在上,這是什么情況?”

      矮小的教授笑著說:“米勒娃!不管這是什么情況,我很樂意見到他們旺盛的精力用在正途上。更何況一個月前的我們也是這樣,不是嗎?”

      斯內普的目光在自己的餐盤和斯萊特林的長桌之間來回打轉,他一言不發的吃著自己碗里的食物,隨后徑直離開了。他來到地下一樓,自己的辦公室。原本的魔藥課教室在今年和顯然不會再使用,不過他從那位何先生那里了解到,魔藥學在他們的世界仍然是一門重要的學科,但與巫師們掌握的略有不同。他很期待自己學習新魔藥的那天。

      他破天荒的點燃了自己許久不用的壁爐,將架子上那些泡著奇怪東西的玻璃罐統統用魔力放進了一個大箱子里。還將地面上的灰塵也清理了一遍,墻壁是昏暗無光的,他見狀皺了皺眉。用出了一個簡單的法術:熒光術。這是個與熒光閃爍有些相似,但又截然不同的基礎法術。作用是釋放出一個長久的光源,可以固定,可以塑形,可以隨著釋放者本人的意愿點亮或熄滅。

      一個散發著柔和暖色光的光球上浮在了天花板上,將室內布滿暖色的光芒。

      做完這一切,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與頭發,坐在他的椅子上。拿出一些文件,做出一副很忙的樣子。實際上連筆都沒動。

      過了一會,他的辦公室門被人敲響了。斯內普挺直了背,他努力地讓自己的聲音不要出現波動:“請進?!?

      一個紅發女孩推開門走了進來,她背著手,一路來到斯內普面前,遞給他一個香草冰淇淋。

      “給你的,教授。我注意到你今天沒吃甜品?!惫蛐χf。

      “...謝謝?!彼箖绕照目粗莻€冰淇淋,他將其接過,吃了一口。

      “很不錯...斯萊特林加五分?!彼娌桓纳卣f。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