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何慎言吃完自己親手做的三明治。他擦擦嘴,隨手拿起家養小精靈給他備好放在一旁的報紙。

      頭條是一張活動著的魔法照片,奧利凡德正帶著燦爛地笑容舉著那根龍首手杖,標題用加粗的黑色花體字寫著:奧利凡德大師新作!魔杖之變革!

      他細心地看完這篇報道,不出他所料。作者在文章里對奧利凡德極盡吹捧,恨不得拿他和鄧布利多相比。那根手杖更是被說成了堪比神話傳說中寶物一般的存在。何慎言帶著笑容搖了搖頭,他想要徹底改革這個腐朽的、被純血家族們把控的魔法界——而且不想流太多血,所以將自己的一部分成果交給其他人是必經之路。

      他當然可以揮揮手讓這些家族都變成風中灰燼,又或者讓他們成為自己的傀儡。但那樣就毫無意思了。他不想做一個魔法暴君或虛假的神明。

      想到這里,何慎言久違的陷入回憶。

      -------------------------------------

      斯特蘭奇正拿著一本書看的津津有味,他不像其他法師一樣喜歡讓書浮空自己翻動。他在這方面是一個比較傳統的人,手捧書翻閱在他看來有著不可替代的意義。稱作怪癖也好,但法師們或多或少都有些怪癖。

      說到法師...他摸了摸自己的胡子,又想起那位師兄。

      何慎言在他眼里是世間最強的法師,沒有之一。

      甚至可能連古一都比不上,在何慎言出現之前,世界上所有的法師們在施法時都必須要向維度魔神支付代價。因為這魔法力量并非天生,而是借債——祂們是這樣說的。

      直到何慎言發現魔力其實存在于每個人的身體之中,而非維度魔神們所說的借債——這意味著凡人們被欺騙了成千上萬年。

      這個發現直接打破了現有的施法體系,知識還是知識,魔法也還是魔法。但不再需要支付代價了,因為魔力屬于自己,你用自己的東西,也就談不上借。

      但維度魔神們可不這么想。

      神明生氣時,總是凡人們承擔代價。

      祂們聯合在一起向著凡人世界發動了戰爭...無數人直接或間接的死去,甚至讓古一身負重傷。

      他們別無選擇,古一取出了阿戈摩托之眼中的時間寶石,以自己的靈魂為代價全力驅動硬生生倒轉了時光。崩塌的大樓恢復原樣,裂開的地面再度合攏,死去的人們也一起復活。只有古一承擔了所有代價,她當場便死去了。靈魂湮滅,身軀破碎。時間寶石也消失不見,只留下至尊法師的象征阿戈摩托之眼交給了斯特蘭奇。

      這曾經的至寶能讓至尊法師跨越時間,時光倒流也不過舉手之勞,但現在只能觀看時間線未來的可能性而已。

      他們的損失很慘重,維度魔神們雖不再干涉這個世界,收回了自己全部的影響。但至尊法師的突然死亡也令宇宙之中無數的侵略者盯上了這顆星球...那些無人知曉的戰爭多半發生在宇宙或地球上隱秘的角落。好在他們最終取得了勝利,而何慎言和斯特蘭奇的名字也繼古一后傳遍了整個宇宙。

      只不過,何慎言是惡名居多。他被那些外星人包含畏懼地稱之為‘至尊法師的屠刀’、‘不可言說之黑’、‘斯庫魯屠夫’,其中最為代表性的就是斯庫魯屠夫這個稱號了。

      事情源于斯庫魯人對地球的侵略,何慎言發現他們在對地球進行無孔不入的偽裝滲透,同時還施行綁架與解剖研究。他突襲進內華達州的一個斯庫魯人設施后,看見了男女老幼各類皆有,足足一百來具的尸體。大多都被拆的不成樣子。

      于是,他就自己一個人找上了斯庫魯帝國。

      只要是斯克魯人控制的區域,他就會進行刺殺。在殺死當地的最高長官,并且癱瘓傳令機構后,他會進行極其殘酷的屠殺。先是軍隊與戰艦,最后是平民。不管男女老幼,只要你是斯克魯人,那么,你就一定會死。躲藏逃跑又或者反抗都沒有用。他在宇宙中花了三年,一個人將斯庫魯人殺到完全滅絕。在那之后,就再也沒人敢提起侵略地球這種心思了。

      畢竟古一也只是把你打到服,斯特蘭奇是‘談談條件’。但何慎言不同,他是直接要你全家老小性命,要你亡國滅種,甚至就連刻著你種族歷史的石碑都要碾成粉末。不止一個外星人曾說自己見過一個黑袍法師在星球上方釋放以整顆星球為單位的搜尋法術,然后就是從天而降的無數紅色光束。

      斯特蘭奇沒覺得他做的有多過分——外星人譴責他包庇這樣一個劊子手時,他也只是淡淡地微笑著,反駁道:“他也沒對你們這么做呀,請閉上嘴吧,他本人的脾氣可不如我這么好?!?

      其實也只是怪斯庫魯人倒霉,他們撞上了槍口。當時由于古一的死,何慎言正處于心情比較糟糕的狀態,而且當時幾乎是整個宇宙的種族都想來對地球分一杯羹。不打狠點,殺雞儆猴,這樣的事永遠不會停止。他在和斯特蘭奇溝通之后干脆就把事情做絕了。

      反正斯庫魯人也不是什么好東西。斯特蘭奇這樣想著,捧起茶杯喝了一口,繼續享受他得之不易的休息時光。

      -------------------------------------

      “還真是容易陷在回憶里?!焙紊餮哉酒鹕韥?,打算去上課。到了現在,他的準備工作基本都已完成,現在只需要等著這顆星球上的巫師們自己發展,看能不能給自己一些驚喜。一個人研究有時會走進死路。法術們大都大同小異,魔法之路到了他這個地步,嶄新的思路總是比新的法術更加珍貴。如果想要回家,他必須擁有完整可靠的破壁之法——這點已經有了。

      通過撕裂自己一半的靈魂和世界壁壘融合,來讓域外之神們不再注視自己。這是一步險招,但他最終證明了這是可行的。而下一步便是在茫茫星海之中尋找自己原本的世界了。何慎言可以提前預見到,這會是一個極其漫長的時光。但好在他還有些辦法來打發時間,讓自己不至于失去人性。

      而且,這個過程其實也挺有趣的。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