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坐下吧,鄧布利多。我是來告別的?!焙紊餮允疽饪匆娝霈F噌的一下站起來的老人坐下。他拉開鄧布利多辦公桌前方那把紫色天鵝絨椅子,坐了上去。

      “告別?”

      “是的??峙挛冶仨氹x開了?!焙紊餮詫λc點頭。他接著說道:“并非是我想要離開,而是我怕不離開恐怕會給你們帶來一場前所未有的戰爭?!?

      “是關于那些...東西的嗎?”鄧布利多的面色嚴肅起來,他湛藍色的眼睛透過鏡片看著何慎言。他的鳳凰,??怂乖谝慌缘母呒苌峡粗@兩個人類。

      男人只是點了點頭。

      老人嘆了口氣,他站起身來,和何慎言握了握手,語氣之中滿是真誠:“很高興與你共事,何。我也非常榮幸能夠成為你的學生之一?!?

      何慎言笑了起來:“不必這樣,鄧布利多。充盈的魔力會讓你有著非常悠久的生命。說不定我們會在某天再見的?,F在,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想去給我的學生們再上最后一堂課?!?

      他轉身離開,關門的聲音非常輕。鄧布利多坐在椅子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何慎言在走廊上不緊不慢的行走著,來往的學生們都朝這位一周未見的教授打著招呼。他一一回應,面上帶著微笑。他一直走到四樓,推開那扇熟悉的門,講臺上站著一身黑衣的西弗勒斯·斯內普,他看見何慎言后楞了一下,隨后走過來,輕聲問道:“你回來了?”

      “是的,斯內普先生。這節課就讓我來吧,這應該也是我的最后一課了?!?

      斯內普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后,點點頭,走出了教室。

      何慎言走上講臺,教室里響起歡呼聲,何慎言難得地在上課時笑了,他笑著雙手下壓,示意躁動的小巫師們安靜下來。

      “雖然在這個時候說這句話可能有些煞氣氛,但是我必須告訴諸位,這將是我的最后一堂課?!?

      四周響起驚呼聲。

      “這堂課,我不打算講魔法理論或任何知識。我只想告訴大家一件事?!?

      “在座各位有玩過rpg游戲的嗎?”

      有不少穿著夾克衫的小巫師舉起手。

      “很好。但我還是要解釋一下,畢竟不是人人都知道這個名詞的?!?

      “你們可以將這理解為一種特殊的游戲,你可以自由設定自己的人物叫什么,是男是女,乃至是外貌、性格、出身。甚至他/她喜歡做什么不喜歡做什么都可以去設定。我們將其稱之為化身好了。在這趟奇特的旅程之中,你的化身會經歷種種冒險,會面對困難,也會找到財寶。但一趟旅程終會結束,在旅程的終點,你的化身會怎樣做呢?”

      “你又會怎樣做呢?”

      他留出一點時間給他們思考。

      “這就是離別的殘酷之處,無論你是否思考過這個問題,不管你有沒有在心中對其做過預演??僧斈且惶煺娴膩砼R時,此前打過的腹稿會全部化為虛有。在rpg游戲之中,你的化身走到旅程終點會得到一個結局。他/她可能歸隱田園,也可能戰死沙場??赡芎蛺廴斯捕扔嗌?,也可能自己埋頭研究魔法,直至死亡來臨?!?

      “離別是我們生命之中必受之事。我知道你們之中可能有些人對此感到非常難受,但...”

      “還記得我在第一堂課上說過什么嗎?魔力的多少并不是決定一個法師是否合格的標準?!彼p聲念著這句話,坐在對面的孩子們和他一起齊聲念著。

      “這句話的下半句話,是我的老師告訴我的?,F在我來告訴你們?!?

      “魔力的多少并不是決定一個法師是否合格的標準,是否冷靜才是。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要丟掉這份冷靜,諸位,哪怕是你正在面對一頭龍。請充滿勇氣,冷靜地施法,用我教你們的方式狠狠地擊敗它?!?

      “不要將離別當成永不再見,也不要將其過分詩意的美化。你或許對此不在乎,也或許對此難受許久。但,離別的意義,正是為了再見?!?

      “我說完了,再見,同學們?!?

      他轉身離開講臺,邁過教室的門,一步踏入他的傳送門,毫不留戀。他的離開如同他的到來一般毫無聲息,在世界上只有少數人知道。

      -------------------------------------

      何慎言再度出現在月球之上。

      他的心中的觸動還未平息,但他不能停下腳步。從那些天使的記憶之中,他已經得到了祂們的破界之法。

      在看完那數十種方法后,何慎言不得不承認最開始那個天使對自己的方法的評價是正確的。

      的確是粗糙而原始。

      他的方法充滿了不確定性和冒險,靠等待等到世界壁壘的薄弱點出現。然后扯出一半靈魂與之同化,讓自己擁有與世界壁壘一樣的性質,隨后穿過薄弱點,漫游星海,被不知情況的星球吸入。甚至還不知道會不會被哪個充滿好奇的域外之神一把撈過去。

      何慎言頭一次覺得自己的運氣簡直是好的沒譜。

      天使們成群結隊出動時會借助永恒天堂堪稱無窮無盡的能量,也不知道祂們是洗腦了多少世界才換來這么多。那些能量會被送入一個稱作‘跨越引擎’的東西之中,在天使們的記憶之中,那東西通常表現為一團龐大而熾熱的光球。只要輸入那個世界的坐標,就能達到那個世界。

      他們依靠著‘扔漂流瓶’這種方法,讓凡人們使用他們的法術,從而靠留在其中的后門同化生物,將其轉化為天堂生物作為先鋒軍。在此過程中還能得到來自本世界的坐標,從而直接過去,將那個世界‘發現’。

      冷酷、精準而高效。但不是他需要的,先不提他能不能用那東西。何慎言不認為自己在殺了二十五個天使之后還能大搖大擺走進人家的老巢,像個沒事人一樣禮貌地問:“你好,我知道這么說可能有些不太禮貌,但我想借用一下你們的跨越引擎,可以嗎?”

      雖然那二十五個天使并非是通過使用世界坐標的方式來到這里的。

      但,這個東西的確很有意思。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