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郡長疑惑地撓了撓自己的臉,他說:“怎么突然問這個?沒有,杰洛特。本地沒有你說的這號人。要是有,那幫整天說閑話的女人保準把他的門檻踏平了?!?

      “好,謝謝你?!鲍C魔人點點頭,他站起身來打算離開。凱爾迪米恩連忙拉住他,問道:“你能否在布拉維坎多待一段時間?反正你要過冬,不如就在我這兒?閣樓上有個空房間——干嘛要送上門去給那些奸詐的旅館老板敲詐呢?我們可以聊聊天,我還挺想知道你這兩年周游世界的新鮮經歷呢?!?

      “我是很想,可是麗波希會怎么想呢?她上回明顯對我不冷不熱的?!?

      “嗨!在我們家,女人的話不算數。不過我們私下說一句,你可別再做上次那種事了?!?

      “你指的是我拿叉子扔老鼠那件事?”

      “不,我說的是你居然叉中了它?!?

      “這不是很有趣嗎?”

      “是很有趣!但她可不這么想,別在麗波希面前這么干。咱們可指著她做飯吃呢。還有,你這個——叫什么來著,門口的那玩意兒?”

      “奇奇摩?!?

      “你拿它還有用嗎?”

      “我要它干什么?如果沒有賞金,你就把它扔進糞池吧?!?

      “這主意不壞。嘿!卡雷卡,博格,凱瑞裴布!你們在嗎?”

      一個肩扛長戟的城鎮衛兵走了進來,長戟的鋒利刀刃刮到了門框,留下一道印記。但除了杰洛特沒人注意到這點。

      “凱瑞裴布,去找人牽走那頭驢,然后把它背上那只奇奇摩扔進糞池里去。明白嗎?”

      “遵命??伞らL大人——”

      “什么?”

      “也許在把這頭嚇人的怪物丟進糞池之前——”

      “怎么?”

      “我們可以拿去給伊利翁大師。沒準他用得上?!?

      凱爾迪米恩拍了拍額頭。

      “你還挺有腦子的,凱瑞裴布。聽著,杰洛特,沒準我們本地的法師會拿點兒什么來換你這具死尸。漁夫們常把最最奇怪的那些魚帶給他——比如八爪怪、克萊巴特魚和赫隆魚。有不少人靠這個發了財。來吧,我們去塔樓那兒?!?

      “稍等,你居然給自己找了個法師?他是準備長住,還是只路過?”

      “長住。他叫伊利翁,在布拉維坎已經住了一年了。他是個強大的巫師,杰洛特,從外表就看得出來?!?

      “我很懷疑一位強大的法師會付錢買一頭奇奇摩,”杰洛特做了個鬼臉,“據我所知,沒有什么煉金配方需要它做原料。不用說,你們的伊利翁會羞辱我,我們獵魔人和法師一向處得不太愉快?!?

      “我從沒聽說伊利翁大師羞辱過任何人。當然,我沒法發誓他肯定會付你錢,但試試總沒什么壞處。沒準沼澤地里還有奇奇摩,如果真是這樣怎么辦?為防萬一,讓那巫師瞧瞧這頭怪物,然后去沼地那邊施些什么法術吧?!?

      獵魔人思索片刻?!澳呛冒?,凱爾迪米恩。但我還有些別的事要做,不如你告訴我那塔樓在那兒吧,待會我自己過去?!?

      “就在鎮中心旁邊,拿花崗巖砌成的,很顯眼?!?

      “好的,多謝你,凱爾迪米恩,晚上在酒館見,還是黃金王庭?”

      “當然!今晚你就瞧好吧,這兩年我可是贏了不少昆特牌!”

      獵魔人發出一聲低低的哼笑,他轉身出了門。驢子就留在那兒,由兩個衛兵看守。他們一邊驅趕試圖圍過來的人群,一邊自己也偷看著那頭奇奇摩。金槍魚酒館離郡長的家沒有多遠,他就讓那匹可憐的馬多休息一會兒吧。杰洛特在泥巴路上緩緩步行,很快就到了酒館門口。

      他推開門,那個黑袍男人背對著他坐在角落自斟自飲。杰洛特掃視一圈,中午的酒館很是清凈,沒什么人。酒??匆娝M來卻什么也沒說,只是接著低下頭擦著厚實的木頭酒杯。

      杰洛特來到那男人對面坐下,劍鞘碰撞板凳,發出一聲悶響。男人笑了笑,伸出一只修長白凈的手與他握了握,絲毫不介意獵魔人手套上的污漬。

      “你好,不知怎么稱呼?”

      “杰洛特?!鲍C魔人嘶啞的嗓音中帶著毫不掩飾的警惕。

      男人保持著禮貌的微笑,他自我介紹道:“我叫何慎言,可能對你來說有些繞口。因此就叫我何吧?!?

      杰洛特點點頭,他說道:“好的,何。找我有什么事?”

      男人眼睛一亮,他沉吟了一會兒,笑吟吟地說:“是這樣,杰洛特先生。我想請你協助我來完成一項研究,酬金豐厚?!?

      他一邊這么說,一邊從那衣袍的袖子里掏出一根長長的金條,杰洛特的眼睛有好一會兒都一直盯著那根金條,不舍得離開。他吞了口口水潤潤干啞的嗓子,說道:“什么研究?事先聲明,太危險的委托我不會接?!?

      “你?!?

      有那么一瞬間,杰洛特認為自己聽錯了。但他很快就站起身,冷漠地說:“很抱歉,我拒絕?!?

      “不不不,你一定是誤會了什么?!弊苑Q為何的男人站起身,他伸出一只手攔在杰洛特面前,依舊帶著笑容:“并非是讓你喝下魔藥,或者解剖你之類的。我只是想跟著你一段時間,來觀察你,僅此而已。你不是個獵魔人嗎?請原諒,這個單詞我說的不是很好。我的意思是,我只想看看你是如何殺死那些魔物的?!?

      他們又坐回桌子旁,男人給杰洛特倒了一杯酒,但他完全沒有要喝的意思。

      “...我不明白?!鲍C魔人悶悶的說。

      “什么?”

      “在我的印象里,法師們通常不會這么有耐心的和我們交流?!?

      “你們?”

      “獵魔人?!?

      “啊,是的。你可以把我當成一個稍微有些不太一樣的法師?!闭f這話時,他的笑容消失了,但很快又浮上那張英俊的臉。杰洛特發現自己完全看不透這個男人想干什么。

      “不,我的意思是,如果你們對我們有什么要求,通常都會直接說出口。而并非交易?!?

      “有趣,難道你們和法師有什么盟約嗎?必須要為他們做事之類的?”

      “沒有,但你們比我們強得多?!?

      “這點...我持保留意見?!?

      可能不是強得多,何慎言在心里默默說道。

      “總之,交易內容很簡單,杰洛特先生。我別無所求。不需要你付出什么,也不需要你流血流汗。只是在你工作時允許我在一旁觀看就可以。你意下如何?”

      他將那金條放在桌上,朝著杰洛特推了過去。

      獵魔人在心中苦笑,我該怎么拒絕?我又打不過你,唉,反正有錢拿。

      他收下那根金條,兩人再度握手:“成交?!?

      直到他們離開酒館,杰洛特都沒喝那杯酒。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