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斯崔葛布將何慎言的那句話當成了一個玩笑,他為了扯開話題,轉頭對杰洛特說道:“談談你吧,老朋友。杰洛特,你來這兒干什么?還是老樣子四處屠殺瀕危物種換取錢財嗎?你拿這頭奇奇摩換了多少錢?我猜你什么都沒撈著,不然你根本不會來我這兒碰運氣?!?

      “還真有不見棺材不掉淚的人,是吧?”他帶著揶揄的笑容看著杰洛特。獵魔人也不生氣,他還看著那個摘蘋果的紅發女郎,隨口回道:“不,我根本沒想到會在這兒遇到你。如果我記得沒錯的話,你以前應該是住在柯維爾的一座類似塔里吧?!?

      “啊,那是好久以前的事兒啦?!彼勾薷鸩紨[擺手,他遞上一杯茶給笑瞇瞇地何慎言,說道:“那之后發生了很多事?!?

      “是啊,就比如你的名字。你現在叫伊比翁大師了?!?

      “那是這座塔的創造者的名字,他大概兩百年前就死了吧。我覺得,既然我占據了人家的住處,就算主人已死,也應該以某種方式向其表示敬意才對。你看,本地人大多靠海吃飯,你也知道,我除了這沒什么用的幻術最擅長的就是天氣魔法了。有時我會平息風暴,有時會用風將鱈魚群趕向離海岸更遠的地方。我靠著這些事維生。這就是——”他悲涼的說,“——我所能做的全部了?!?

      “你這話是什么意思?還有,為什么你要改名?”獵魔人終于舍得回過頭來,他皺著眉問道。

      “命運有許多張面孔,我的命運外表美麗,卻隱藏著駭人的本質。哦!她血腥的魔爪早已伸向了我——”

      斯崔葛布用一種詠嘆調一般的語氣說道,并且還抬頭看著天空,做出一副智者的樣子。

      “呵,你這不是一點也沒變嘛,斯崔葛布。還是老樣子?!苯苈逄爻爸S地說。他咧嘴笑道:“你知不知道,每次你擺出這副睿智的、意味深長的表情時,你說出來的就都是些鬼話?”

      “你就不能正常點說話嗎?”

      “干嘛那么刺人?”老法師不滿地說,他嘆了口氣,妥協了:“好吧好吧,如果這能讓你滿意的話?!?

      “我好不容易來到這兒,隱姓埋名。一路上躲躲藏藏,為的就是從那個一直追殺我的可怕生物手中逃脫??蛇@場逃亡卻是白費功夫,那個生物已經找到了我。很可能明天就會來置我于死地,也保不齊是后天?!?

      杰洛特轉頭對著何慎言說道:“我現在同意你說你和他們不太一樣的事了,至少你會把話說明白?!?

      “斯崔葛布,你看,世界就是這樣?!苯苈逄卣f,“旅行的人能夠看到各種各樣的事,比如兩個農民家庭為了一塊地拼的你死我活,甚至邀請一個路過的獵魔人去為他們殺了對方。我沒答應。但到了第二天,地被兩個伯爵的手下夷為平地。這些人又把廝殺持續了下去,我走過山山水水,看到人們被吊死在路邊的樹上,強盜在富有的商人家里開宴會,他的老婆可能還得戰戰兢兢地背對著死去丈夫的尸體給那幫混蛋倒酒?!?

      “這還不算完,斯崔葛布。在鎮子里的貧民區。你們這些法師從來不去的地方,每走一步都可能會被尸體絆倒。不是被殺的,就是餓死、冷死、病死的。我有一次接到個小委托,一家妓院一晚上死了二十個姑娘,只是因為得了病,那個老板就趁著夜晚把她們都殺了,然后歇業整頓。第三天,就又開門了?!?

      獵魔人攤了攤手:“更別提宮殿里了,人們將刀刃互相對立,每個宴會都可能會有人面色發青的倒下,把餐桌砸翻。我早已習慣了死亡這件事,所以我為什么要為你的死亡而驚訝呢?”、

      “更何況,還是你的死?!?

      “何況還是我的死?!”斯崔葛布諷刺地重復,“我還以為我們是朋友,正指望著你的幫助呢?!?

      “哈?!鲍C魔人皮笑肉不笑地發出一聲冷哼,他對何慎言說道:“我們上次碰面,是在柯維爾的伊迪王的宮殿里。當時我殺死了那只已經殺了十三人的雙頭蛇怪,正要去領賞。這個混蛋卻跳了出來,和他的一個同伴為了該叫我江湖騙子、無腦殺戮者還是食腐動物毀滅者爭吵了一番。結果伊迪王一個子兒都沒付我,還把我趕了出去,限我十二個小時之內離開宮殿?!?

      何慎言不動聲色的喝了口茶,他評價道:“的確是真朋友?!?

      “是啊,要不是他們的沙漏壞了,我就超時了。那樣的話國王的衛兵就會帶著刀劍來追殺我了?!鲍C魔人笑著說,只是這笑容里看不到一點笑意。

      他繼續對斯崔葛布嘲諷地說道:“現在,你說你指望我幫你。說有怪物在追捕你,你怕什么呢?斯崔葛布?你就干脆的告訴它,你是個怪物保護者,你一直在保護它們,你喜歡它們,確保沒有哪個獵魔人來打擾它們的安寧不就好了?說真的,如果你都這樣說了,那頭怪物還把你開膛破肚把你那顆黑心吃了,那它也太忘恩負義了?!?

      斯崔葛布沉默了,他轉過頭去。杰洛特哈哈大笑:“別像只可笑地青蛙似的嘟著嘴了。告訴我,是什么東西在威脅你,我看看我能做什么?!?

      “你聽說過‘黑日詛咒’嗎?”

      何慎言來了精神,他做出一副側耳傾聽的模樣。

      “當然。不過它從前叫做‘瘋子埃提巴德狂熱癥’”。杰洛特扭過頭對何慎言解釋道。他接著說道:“以引發騷動的法師命名。十數位好人家出身的——甚至包括貴族出身——女孩因此遭到殺害,或是被囚禁在高塔里。這混蛋覺得她們被惡魔附體,受了詛咒,或是被所謂的‘黑日’污染了?!?

      何慎言說道:“不過是日蝕現象罷了?!?

      獵魔人重重地一錘桌子,他高聲說道:“正是!然而我們對面的這位可敬的法師還信誓旦旦地認為這是詛咒!”

      “不!”斯崔葛布也激動了起來,他站起來,走動兩圈,高聲反駁:“埃提巴德一點兒也不瘋。他解譯了道克人石碑上的文字、沃茲格人陵寢里的墓碑,還調查了類貓人的風俗與傳說,其中全都確鑿無疑地提到了這場日蝕。黑日意味著莉莉特——東方人如今仍以‘尼雅’的名字敬拜她——即將歸來,人類也將面臨滅亡。要迎接莉莉特的到來,就必須‘備好六十位頭戴金冠的女子,她們會讓鮮血填滿河谷?!?

      “胡說八道,”獵魔人道,“甚至都不押韻。正經預言都押韻。人人都知道埃提巴德和巫師議會當時在想什么?!?

      他罕見地表現出了憤怒,甚至不再顧及身邊坐著的男人也是一位法師,直接對著全體法師開了地圖炮:“你們利用一個瘋子的瘋話來加強你們的權威,為了打破同盟,破壞聯姻,為了推翻王朝。簡而言之,為了讓那些頭戴王冠的木偶們的提線更加糾纏難解。你現在居然還敢跟我提這種市場上每個老說書人都會引以為恥的預言?”

      “你可以保留自己對埃提巴德的看法,可以質疑他對預言的解釋,但你沒法反駁這個事實:日蝕以后出生的女孩之中,有很多人的身體出現了可怕的突變?!?

      “誰說不能反駁?我聽說的情況恰恰相反?!?

      “我去看過一次解剖現場,”法師憂心忡忡地說道,“杰洛特,我們在顱骨和骨髓里找到的東西根本無法言說。那是種紅色的海綿,體內器官全都混在了一起,有些徹底消失了。所有器官上都蓋滿了會動的粉藍色纖毛。心臟有六個心房,其中兩個心房還萎縮了。這你要怎么去解釋?”

      “我見過長鷹爪的人和長狼牙的人。我見過手腳關節多于常人的人,器官多于常人的人,感官能力多于常人的人。這全都是你們濫用魔法的結果?!苯苈逄爻靶Φ?。

      “你見過各種各樣的突變者,”法師抬起頭來,他站直了身體,“你又屠殺了他們之中的多少人去換取錢財,去維持你的獵魔人生涯呢?嗯?有些人可能長有狼牙,卻至多不過朝旅店的妓女齜牙咧嘴,可有些人生就一副豺狼心腸,面對孩童都下得了殺手?!?

      他隱晦地諷刺:“那些日蝕后出生的女孩們就是這樣。她們毫無保留地顯示出瘋狂傾向,她們那些殘忍、好斗、喜怒無常與放蕩的行徑早已廣為人知?!?

      “我打賭你不敢把這句話對著梅里泰莉女神的祭司說?!苯苈逄爻靶Φ?,“你到底在跟我胡言亂語些什么?你想質問我殺過多少突變者,你怎么不想知道我替多少人解除過魔法,擺脫過詛咒?我,一個你們輕視的獵魔人。走遍整個世界,只為殺死駭人的惡獸,解除那些不幸觸碰魔法物品的可憐人受到的詛咒?!?

      他緊緊地盯著斯崔葛布:“反過來,你們做了些什么呢,偉大的法師大人?”

      斯崔葛布仰起頭,他的眼神沒有放在獵魔人身上:“我們對此事運用過強大的法術。在不同的神殿里,我們和祭司都施展過。但所有嘗試最終都會讓那些女孩死去?!?

      “這只能證明你們的錯誤。哦,你們弄到尸體了。我猜解剖剛好就這么一次?”

      “夠了,別那么看著我。你很清楚,尸體不止一具。我們起先

      (繼續下一頁)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