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過了一會兒。

      何慎言從被打成了一灘爛泥的利蘭·岡特的身旁撿起了那面鏡子,他看了看,獵魔人的情況說不上好,卻也不壞。利蘭·岡特只是想折磨他。鏡子里的杰洛特此時還在繼續揮劍,以獵魔人的體力來說,他還未到極限,但也差不了多少。他在那屋子里與看不見的怪物作戰了很久。

      他捏碎鏡子,魔力輕柔地將上面的魔法解除,一陣白光閃過,手持銀劍的獵魔人從中躍了出來,他看了看何慎言,又看了看地上那攤爛泥,依舊舉著劍:“這算是怎么回事?”

      “很難和你解釋...”

      黑袍法師指著那攤爛泥向他介紹:“剛特·歐迪姆,鏡子大師、玻璃之男,也是讓你在那屋子里對著空氣作戰的人?!?

      “空氣?噢...真該死?!?

      獵魔人瞥他一眼,將銀劍插回身后的劍鞘。他調整了一下肩帶位置,說道:“從來沒聽過他?!?

      “你不知道他很正常,杰洛特?!?

      法師走到那攤爛泥前,扔出一團火焰,惡臭的青煙充斥了整個黑色的屋子,獵魔人不適的皺了皺眉,但法師依舊面色如常。他說道:“這家伙是個惡魔?!?

      “那我就能理解了?!?

      獵魔人立刻會意。

      他看過有關于惡魔的知識——人們通常稱呼鹿首怪或芬特怪為惡魔。但是真正的惡魔在法師們與獵魔人的書籍之中有過記載,惡魔是指那些來自其他時空位面或世界的存在。他們可以以自己的形態存在,或者附體在動物或者有智慧的生物身上。有一種召喚惡魔的法術被稱為“喚魔術”,或者“惡魔學識”,這是一種被牧師和術士兄弟會都嚴格禁止的法術。惡魔似乎并不是某一個單獨的物種或者種族,而是對那些有共同特征的一類生物的籠統稱謂,因為他們每個個體之間都非常的不同。

      歷史上僅有非常少數的惡魔入侵被記載了下來,但無一例外都造成了非??膳碌暮蠊?。

      何慎言打了個響指,四周的景色再度變換,他們在轉瞬之間就回到了那間屋子。黑袍法師看上去非常放松,直接坐到了商人柔軟的沙發上。

      杰洛特活了很久,所以他看得出來,法師有些話想說。于是獵魔人靠著墻雙手抱胸,右腳作為支撐,悠閑地站著,等待黑袍法師開口。

      “我曾見過他?!?

      何慎言說。

      “那是在...我剛開始學習魔法沒多久的時候?!狈◣煹椭^,杰洛特看不見他的表情。

      “那混蛋以一個商人的身份出現在一個鎮子里。那鎮子很安靜,大家也都很和善。他在那兒開了家必需品專賣店。聽聽這名字吧,什么人才想的出來這種名字?”

      “總之...鎮民們都在他那兒買到了自己需要的東西——買到了他們最想要的東西。然而代價卻是自己的靈魂,他們對此并不清楚。但我清楚,他精心策劃了一場災難。等到他認為交易應該結束時,鎮民們就會開始互相殘殺,而他就會在滿地鮮血與殘肢斷臂之間收走他們的靈魂?!?

      “當時只有我在場,盡管我的老師不允許我自己行動,但我無法坐視無辜的人死去。于是我竭我所能去阻止他...中間還發生了些其他的事?!?

      法師抬起頭來,窗外的陽光只照射到他的下半張臉,那雙黑色的眼睛被隱藏在了黑暗之中,獵魔人看見一對寶石在黑暗中熠熠生輝,聽到法師的低語:“他讀了我的記憶,想誘惑我...而他差點就成功了,杰洛特。只差那么一點,我就拿我的靈魂和一整個鎮子人的靈魂作為代價去換取一個虛無縹緲的可能性了?!?

      獵魔人有些感同身受的點點頭,他想到某些別的事,說道:“嗯...我也討厭被讀心的感覺?!?

      黑袍法師看了他一眼,站起身來。他走過獵魔人:“看來你的委托可能要失敗了,杰洛特?!?

      獵魔人跟在他身后,準備走出這間房子,他回頭看了一眼,那扭曲的手臂已經消失了。

      “無所謂,至少我拿到了一半錢?!?

      -------------------------------------

      接下來的兩天,杰洛特先是去跟那對夫婦解釋,困擾他們的惡靈已經被消滅了,還煞有介事的讓那男人回家后在門前擺上兩盆花,說這是驅魔儀式的后續部分。但他沒要剩下的那一半錢,商人的妻子依依不舍地向他們告別,很難說她到底在不舍些什么。

      之后,他就接了另一個委托,很簡單,清理水鬼。但也難。

      落單的水鬼并不危險,三五只可能有點棘手,十只以上就需要非常小心了。這些惱人的怪物在世界各地都有懸賞,通常不貴,但每天都有人被它們殺死且當作食物。

      杰洛特在諾維格瑞龐大的下水道殺了足足二十來只水鬼,那套嶄新的軟甲也在一次次翻滾和躲避之間變得骯臟起來。他知道,這單掙到的錢也沒多少,甚至不足以支付盔甲的維修費。而面對法師的疑問,獵魔人只是聳聳肩,他說道:“世界就是這樣,何。沒有那么多危險的怪物在城市下等著給你殺,大多數時候我也就只是殺殺水鬼和食尸鬼罷了?!?

      兩人走出下水道,獵魔人扛著一個臭烘烘的麻袋,里面都是水鬼腦袋。他準備去領賞。他對全程漂浮著的黑袍法師致以一個復雜的眼神:“至少你在潔癖這點上跟大多數法師沒什么兩樣?!?

      “啊,別那么刻薄。杰洛特。我相信,如果你有的選,你也不會想往下水道跑的,看看你自己,你現在臭死了?!?

      獵魔人面無表情地說道:“是的,我知道?!?

      他們一路穿過低矮的棚戶區,將裝著水鬼的腦袋扔到稅務官桌上。稅務官是個戴著圓框眼鏡,看上去非常嚴肅的人。他面對麻袋里駭人的惡臭,居然將那些腦袋都倒了出來,開始一只只的數。清點完后,他拿出一百克朗交給杰洛特,向他點點頭:“都在這里了,獵魔人。二十只水鬼,一只五克朗,一共一百克朗?!?

      獵魔人打開他遞過來的小袋子看了一眼,就揣進了兜里。實際上,他其實沒必要再去接取委托了,法師給的那根金條已經足夠他在諾維格瑞舒舒服服地渡過這個冬天了——但如果要做些別的事,那些錢可不夠。

      你知道我指的是什么。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