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杰洛特開始在房子里尋找線索。他已經將克羅寧的尸體完完整整的仔細觀察了一遍,兇手下手老練干凈,致命傷在脖子,被人從后用匕首割開了喉嚨,隨后放血,拖到客廳、切除內臟。

      他以一種超然世外般的心態在心中描述著,默默猜測著行兇者的身份。如果他要做到這一點,必定得要膽大心細,而且此前可能做過不少次。同時,殺人也就罷了,還刻意將現場布置的這么駭人,是想要警告誰嗎?

      獵魔人來到克羅寧的書房,他開始翻看克羅寧的信件。大多都只是些平常的書信往來,例如稅務官、他上學的學院又或者與家人的信件。沒什么特別的,只有三封信值得一提。

      第一封信沒有落款,這封信由鮮血寫就。

      “我們很清楚你想做什么,克羅寧。你最好收手,這樣的話,看在你家族的份上,也許我們會放你一馬。但你如果執迷不悟,那么恐怕格列高里夫人只能看到她的兒子冰冷的尸體了。你最好也警告一下你的同伴,小子,你們必須立刻停手!”

      杰洛特默默地將這封信揣進自己的內兜,他開始看第二封,這封信很簡短,是一個叫做k的人寄過來的,帶著桔?;ǖ幕ㄏ?。

      “天吶,克羅寧,你必須馬上離開。算我求求你,停下你要做的事吧!這實在是太危險了!他們不會坐視你繼續下去的!”

      第三封是克羅寧自己寫的,他沒寄出去,甚至沒寫要寄給誰,年輕人的字跡工整又優雅,但內容就并非如此了。

      “去你們媽的!威脅我?你們可以用暴力解決我,但永遠無法解決事實!有些事一定會發生,正如你們試圖殺死我一樣,如果做得到就盡管來好了!我不會怕你們的,我不會離開我的家,也不會停止我要做的事,克羅寧·格列高里永不屈服!即使你們殺了我,他們也會繼續下去,有些事情必須得到解決!”

      他的用詞極其堅決,獵魔人的視線注意到他攤開的筆記本,那上面有一行花體字。

      “...但我來過這里,后世之人反抗壓迫、呼喊英雄時,還尚有名字可叫?!?

      他將那兩封信都貼身放好,又把這一頁撕下,鄭重地折疊,放在內兜里。做完這一切,他打算離開,就在此時,門前傳來一聲輕微地響動。獵魔人瞳孔微縮,他立刻站在房間內的僻靜黑暗處,右手握住花瓶,左手已經捏住了亞克西法印。他已經做好了戰斗準備。

      但出乎意料的是,接下來他只聽到一個女孩低低的啜泣聲。

      猶豫了一會,杰洛特從房間內走出,他這次沒有試圖放輕腳步,清晰可聞的聲音立刻讓女孩警覺起來,她立刻爬起來,用顫抖的聲音大聲喊道:“誰?!誰在那兒?!”

      杰洛特的臉緩緩從陰影中浮現,女孩立馬就放松了下來。獵魔人尚且在為這女孩的反應感到奇怪之時,她就蹬蹬蹬跑了過來,一把抱住獵魔人的手臂,獵魔人聞到了桔?;ǖ奈兜?。女孩哭泣著說道:“他們殺了他!先生!他們殺了他!”

      “......”

      他安慰著這有些傻傻的女孩,將她拉入克羅寧的書房,不讓她再看到那凄慘的現場。待到女孩逐漸平復下來之后,杰洛特問道:“你是誰?”

      女孩抽抽搭搭地說:“克里斯蒂娜·葛佳絲塔芙?!?

      這女孩長長的名字非常拗口,杰洛特皺著眉,他說道:“我就叫你克里斯蒂娜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們是誰?”

      他不提還好,一提他們,這女孩就又哭了起來,但她很快就強迫自己冷靜了下來,說道:“是阿爾方斯·威利他們那幫人,也就是那個‘霍?!?..他們盯上克羅寧好久了!我一直想讓他跟我一起離開這兒,但他就是不愿意!天吶!”

      杰洛特對她使用了亞克西,克里斯蒂娜的表情一下子變得呆滯起來,她的眼中失去了原本的靈氣。杰洛特耐心地問:“給我講講這個霍桑?!?

      隨著克里斯蒂娜的敘述,杰洛特很快就了解到了這個霍桑是何許人也?;羯?,原名阿爾方斯·威利,因其行事作風殘暴無情和那恐怖的虐待傾向被人稱作‘霍?!?,意為表子養的。然而他在具有這些反人類特點的同時還是個狂熱的詩歌愛好者與頗具藝術品味的贊助人??肆_寧在兩年前于藝術展上嶄露頭角,他那時就被霍桑注意到了,霍桑想讓他為自己畫一幅畫,但克羅寧不知為何就是不愿意,哪怕霍桑出再多的錢也不行。

      他甚至還當著霍桑手下的面指著鼻子痛罵霍桑是個該死的壓迫者,但霍桑并未生氣,他只是好言相勸,并留下一大把錢說自己會再來??肆_寧將那些錢全部捐給了梅里泰莉修會的修女們,他開始躲避霍桑和他的手下,直到今天,似乎厄運真的降臨了。

      但獵魔人的直覺告訴他事實并非如此。

      霍桑是個混蛋不假,但這樣一個殘暴的人如果被人指著鼻子罵都不當場翻臉,那他一定是愛慘了藝術。他沒理由寫信來威脅克羅寧,讓他停止自己正在做的事——先不論這事是什么事,他大可當場就殺了克羅寧,免得還在手下面前丟臉。要知道,對于他們這種人來說,對手下的威信比什么都重要。

      這說不通。

      杰洛特再次問道:“克羅寧在做什么,你知道嗎?”

      克里斯蒂娜呆板地說:“不知道,先生。我有問過他,但他只是說自己在干一件大事?!?

      大事。

      唉。

      獵魔人無聲的嘆了口氣,他見過太多因為自己理想而送命的人了。線索基本已經明了,但他還有最后一個問題:“你知道一個星期前克羅寧曾經在教主廣場被人襲擊的事嗎?”

      “我知道,那是戴爾先生,他很生氣,他是我們的老師??肆_寧上次沒經過他的同意就給他的夫人畫了一幅半身畫,因此他非常生氣?!?

      “很好,你知道他家住在那兒嗎?”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