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將克里斯蒂娜送出那間別墅,看著她回到家后才放心的杰洛特馬不停蹄,他立刻回到家中換上鑲釘軟甲、馬褲和黑色硬皮靴后,提著鋼劍就出了門,也沒告訴黑袍法師發生了什么事。

      而何慎言也沒有問。

      杰洛特在城里狂奔,他以最快的速度趕到了那個戴爾的門前,這是一棟經典的中產階級房屋,雙層帶陽臺,地段不錯。但獵魔人現在沒心情關注這些,他甚至不想禮貌的敲門,而是用力地拍打著門板,打的那扇門砰砰作響。

      一個不耐煩地聲音怒氣沖沖地說:“誰???!天殺的,大中午的你這么敲門?”

      他拉開門,看到身材高大且面帶殺氣的獵魔人,一下就怔住了,語氣也不自覺的弱化了下來:“...你有什么事?”

      “不認識我了嗎?”

      杰洛特低沉地說。

      戴爾的表情變得驚恐起來,他指著杰洛特,結結巴巴地說:“我我那天只是一時沖動!我和克羅寧已經沒事了,真的!不信你去問他,天吶,不要打我!”

      杰洛特一把把他從地上拉起來,捂住他的嘴,將他帶進屋內,還順便用腳關上了門。他拎著戴爾的衣領,看著這個已經因為害怕滿頭大汗的男人,捏起了一只拳頭。

      “現在,我問,你答?!?

      “你跟克羅寧是什么關系?”

      “我是他的老師!”戴爾的語氣快到不像話,看來他真的很怕挨打。

      “你那天為什么想用匕首捅他?”

      “我只是一時沖動!天吶!看在諸神的份上!我真的只是一時沖動!他給我的愛麗絲畫了半身畫,只有我能給她畫畫,我只是沖動而已,求你了不要打我求你了求你了...”

      這家伙幾乎都快要哭出來了,他整個人都開始顫抖。杰洛特嫌棄地松開手,戴爾立馬后退,他退到客廳的墻壁上說道:“我什么都告訴你了!”

      這時,樓上傳來一個女人慵懶的聲音:“什么事那么吵???戴爾?是你嗎?”

      戴爾的聲音立刻變得洪亮而中氣十足起來,他大聲地說:“沒事,寶貝!我很好,只是在開嗓呢!”

      “你還在音樂方面有興趣?我怎么不知道這點?”

      “剛開始有的,寶貝,沒事!你接著睡吧!”

      女人笑著答應了一聲。戴爾又恢復了那軟弱的樣子,只是有意無意地攔住了獵魔人想往樓上看的視線。

      見狀,杰洛特沉默了一會,隨后就離開了他的家。

      他在大街上行走,看似漫無目的地漫游,實際上已經逐漸來到了棚戶區。這里是貧民區中的貧民區,只有那些對一切都毫不在乎的人才會選擇生活在這里。杰洛特鉆進一道陰暗的小巷,一個渾身刺青的家伙站在黑暗中,腰間掛著簡易的釘錘,冷笑著看著他。

      “看什么看,突變雜種?”

      杰洛特盯著他,并不說話。

      刺青身旁的三個人沉不住氣了,他們逐漸圍了過來,手已經摸上了腰間的武器。

      “你的耳朵里是灌滿了牛糞嗎?聽不見他在問你看什么呢?”

      杰洛特依舊不說話,沉默,真的可以嘲弄人。

      刺青低罵一聲,他一拳朝著獵魔人的臉打來,卻在中途就被砍了下來。獵魔人單手持劍,他一擊得手后毫不遲疑,又補上一劍刺穿了刺青的心臟。刺青張著嘴,似乎還未意識到發生了什么。

      杰洛特頭也不回,他一記肘擊將身后朝他撲來的那個家伙肘斷幾顆牙,接著慣性拔出劍,宛若舞蹈一般旋轉身體,輕而易舉的砍下了兩顆頭顱。

      不過眨眼間,就只剩下一個人還活著了。

      他舉著手里的匕首,又看了看獵魔人手里還在往下滴血的鋼劍,咽了口唾沫。

      杰洛特也不跟他廢話,將劍在他的同伴身上擦干凈后收入鞘中,一腳將那家伙踹了個狗吃屎。他在地上狼狽地打了個滾,起身就想跑,而獵魔人冷酷的聲音在他背后響起:“想死的話就跑吧?!?

      他停住了,滿臉堆笑地回過身,說道:“大人,大人,我為他向您道歉...”

      杰洛特大步向前,他一拳打在那家伙臉上,將他抵在巷子的墻上,冷冷地問道:“別廢話,我問你答,敢遲疑或者說謊我就把你連著你家里人一起全殺了?!?

      說完這句話,他指著自己的眼睛:“你應該知道我是干什么的?!?

      那家伙瘋狂地點頭。

      “很好,第一個問題,霍桑在哪?”

      他果然沒有遲疑,立刻說道:“在地下賭場,大人?!?

      “地下賭場在哪?”

      “...我帶您去,可以嗎?”

      杰洛特一腳踹斷他的膝蓋,在他慘叫不止時彎腰拿起他掉落在地的匕首,插進他的那只廢掉的膝蓋狠狠扭動,說道:“地下賭場在哪?”

      “在...在第三大道的下水道!大人!”那家伙強忍著痛說道。

      杰洛特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拔出匕首,一腳揣在他的脖頸處,咔吧一聲后離開了。

      依他所言,杰洛特很快就來到了第三大道。他七彎八繞才找到這兒的下水道大門,一腳踢開門走了進去。沒過多久,前方就傳來嘈雜的人聲與各種難聞的氣味。獵魔人的眼睛在下水道陰暗的光線之中閃閃發光,他能聞到汗臭、酒味、煙草味。那些嘈雜的聲音既有興奮的尖叫也有懊惱地怒喊,看來前面的確是賭場無疑。

      在拐過一個路口后,他看到一扇鐵門,兩個人高馬大的大塊頭站在門前,看著緩緩走來的獵魔人說道:“停下!”

      “哈,我還真沒想到咱們會看到一個變種怪胎來賭場?!?

      左邊的那個對右邊的說道。

      “是啊,嘿,你。怪胎,你來干什么?”

      杰洛特看著他們,吐出兩個字:“找人?!?

      兩人對視一眼,他們的手已經放在了腰間的劍上。沒有劍鞘,閃著寒光,一看就知道是軍隊的制式武器。

      “你想找誰?”

      清亮的一聲劍鳴,杰洛特嘶啞的嗓音與肉體被切開的聲音混在了一起:“霍桑?!?

      他以狂暴的劍勢在瞬間便砍下了左邊大個子的頭顱,右邊那個怒吼一聲向他砍來,獵魔人輕描淡寫的后撤一步躲開那毫厘之差的劍刃。反手一劍刺穿了他的心臟。

      做完這一切,他捏出阿爾德法印。淡藍色的念動力一把轟開了那扇鐵門,飛出去砸到了好一片人。一個嘶啞聲音在四散的煙塵之中響起:“誰是霍桑?”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