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阿爾方斯·威利正如往常一樣在他的賭場‘特別辦公室’里忙著鑒賞藝術畫作。不要問他為什么有個‘特別辦公室’,也不要問他為什么要在賭場里鑒賞畫作。上一個這么問的人已經被他當著七個手下的面拿手斧砍死了。

      不過有一點可以透露,阿爾方斯·威利,‘霍?!?,此時很不爽,非常不爽。

      盡管在平日里,他那張丑陋而兇狠的臉就不怎么友善,但此時依舊讓幾個他的心腹感到有些畏懼。

      畢竟你永遠也不知道阿爾方斯·威利會在下一秒做出什么事來。

      就像現在這樣。

      他突然大叫起來:“賽力克,賽力克!媽的,那狗娘養的人呢?”

      賽力克是他的會計。

      等到賽力克氣喘吁吁地跑到阿爾方斯面前時,已經過了五分鐘。在這間特別辦公室里你見不到一點與黑幫有關的痕跡,精美的地板、豪華的裝飾、那張大理石桌子和擺滿整個房間的畫作與大大小小的雕塑讓這兒看起來更像是個藝術家的辦公室。

      阿爾方斯·威利就坐在他的大理石桌后,賽力克看不清他的表情,只好小聲地問:“大人,您找我有什么事?”

      這會,他的聲音又聽上去正常了起來:“沒啥,賽力克,沒啥。我只是想讓你看看...”

      他站起身來,指著賽力克身后那畫架上的一幅畫,說道:“你覺得這幅畫畫的咋樣?”

      賽力克回頭看去,那是一副描繪獵魔人的畫作。如果依賽力克的本心來說,這畫可以說畫的很不錯,但他搞不清楚阿爾方斯是個什么想法,因此只好咕噥著:“呃...嗯...你看,大人,這個嘛...呃...”

      阿爾方斯抓起桌子上的書本就扔在了賽力克的后腦勺上,大叫:“你他媽不會說話還是怎么了?大家都來看看!我的會計原來是個不會說話的白癡!”

      賽力克不敢言語,他彎腰撿起書,放在阿爾方斯的桌上,小聲說道:“畫的很不錯,大人...”

      “是嗎?”

      阿爾方斯此時又平靜了下來,他淡淡地問道。一下就讓賽力克的心提了起來,他戰戰兢兢地等待阿爾方斯的下一句話。

      “我也覺得他畫的不錯,唉,媽的??上r不住那幫人,我估計他很快就要死了?!卑柗剿箛@了口氣。接著說道:“這小子兩天前在畫室畫完了這幅畫,我知道他是怎么也不肯賣原作給我的,干脆就讓他們畫室的一個學生給我臨摹了一幅。你看看這色彩,臨摹的都這么好!真該死,他為啥想不開呢?”

      阿爾方斯越說越暴躁,他一巴掌拍在大理石桌上,生氣地說:“活見鬼,他怎么就是不肯賣給我呢?”

      賽力克只敢低著頭聽,他大氣都不敢出,誰知道這樣反倒讓阿爾方斯生氣了起來,但他卻沒說更多,只是扔給賽力克一袋錢,坐回他的椅子上,說道:“拿去花吧,別問我為什么,明白?”

      賽力克用力地點頭,接著就出去了,留下阿爾方斯一個人在他的辦公室里看著那副畫沉默不語——這沉默也沒持續多久,一聲巨響讓阿爾方斯差點從椅子上掉了下來,他立刻呼喊著他辦公室外守衛的名字,但除了尖叫之外他什么也聽不見。

      阿爾方斯·威利頓感不妙,他打開自己放在大理石桌下的一個盒子,里面是一把手弩,接著,他熄滅蠟燭,走到自己辦公室的門后,舉著手弩開始等待。

      他聽到不間斷的慘叫聲和肉體倒在地上的聲音,還有些爆炸聲與劍刃切開身體的聲音,他對這種聲音再清楚不過了,阿爾方斯·威利從一個街頭毛賊到今天諾維格瑞四大黑幫巨頭之一,他殺過的人沒有一千也有八百了。

      與此同時,還有一個腳步聲越來越近,他根本沒有掩飾自己的意思,那腳步聲停在他的辦公室外,阿爾方斯聽到一個嘶啞的聲音:“‘霍?!??”

      獵魔人看著那扇大門,他沒聽到有人說話,但他的耳朵告訴他里面有個呼吸聲。

      他回頭看了眼自己造成的一地狼藉,滿地的殘肢碎肉,杰洛特深吸一口帶著血腥味的空氣,他說道:“你可以選擇現在出來,或者我讓你出來?!?

      還是沒人說話。

      “看來你選后一種?!?

      獵魔人一腳踹開那扇門,他聽到弓弦被扣動的聲音,一枚弩箭正朝著他的腦袋激射而來,但還未與獵魔人進行親密接觸,就被他手中的劍擋飛了。

      杰洛特重重地向前一步,他的拳頭精準而有力的命中了阿爾方斯的臉,一把將他打倒在地,又補上一腳踢中他的肚子。獵魔人沒管這個躺在地上的黑幫老大虛弱的呻吟,將他從他的辦公室里拖了出來,直接扔到了他的賭場中間,和他手下的尸體扔在一起。

      接著,他找來一把完好的椅子,自己坐了上去。

      “現在,我們來談談克羅寧·格列高里?!?

      阿爾方斯聽到這句話,他笑了,‘霍?!瘧K笑著說:“那小子死了,是吧?”

      霍桑勉強從地上站了起來,杰洛特有些意外,他很肯定自己剛剛那一腳肯定讓這家伙內出血了,他現在應該痛的不行才對。但霍桑就是站了起來,不僅如此,他還拿起一根椅子腿,以一種滑稽的姿態站直了身體,說道:“來吧,變種怪胎,你要是想殺我就動手吧,但在你砍我腦袋的前一秒,我希望你記住,他們讓你對那小子做的,遲早都會對你也來一遍的?!?

      說完,他就怒吼著向坐在椅子上的獵魔人撲了過來。

      杰洛特甚至懶得避開,他微微側頭,一巴掌就將霍桑打倒在地。他的身體在普通人里的確還不錯,但和獵魔人們比起來弱的就像是一個嬰兒。

      “咳...咳,啊,你的拳頭還真重,你這雜種?!被羯5乖诘厣?,他咳嗽兩聲,吐出一嘴血沫,嘴里依舊不干不凈的。

      獵魔人好整以暇的雙手抱胸,他的臉上與身上都是鮮血,霍桑聽見他嘶啞的聲音:“我要問你一個問題?!?/p>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