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您對青草試煉怎么看?”法師突兀的話語讓老人楞了一下,他很快就回過神來,瞇起了眼:“沒什么特別的看法,你為什么這么問?”

      “因為我想知道一位獵魔人導師到底是如何看待這樣一種必須卻殘忍無比、死亡率極高的儀式的?!?

      維瑟米爾陷入了沉默。他對青草試煉非常熟悉——是那種不愿意再回憶起的熟悉。

      青草試煉的完整過程如下:年輕的獵魔人學徒服用一種被稱為“青草”的特制煉金術煎藥后,身體和生理結構會發生非常特殊且嚴重的變化?!扒嗖荨睍绊懮窠浵到y,所以必須要有一位強大的法師或大師級別的煉金術士來控制整個過程。

      試煉會產生閃電般的連鎖快速反應,一般人根本沒有足夠的反應速度去應對學徒們在這個過程中發生的種種變化。而且,這是一個極端痛苦的過程,青草試煉的存活率通常只有十分之三,即使是在全盛時期的凱爾莫罕也只有四成,這已經是最高的成功率了。少數能夠幸存下來的學徒也必須接受變種改造,這同樣不是一個輕松的過程。

      青草試煉會持續大概七天,在那之后,他們會接受變種突變,這樣才能算是真正完成了這個階段。

      但是,如果青草試煉失敗了呢?

      相信我,即使是最堅強的人也不愿意看到那種場面。在維瑟米爾漫長的生命中,他見過許許多多孩子因為挺不過去而迎來凄慘的死亡。他們的身軀會扭曲腫脹,發出極其痛苦的尖叫——最輕的死法是炸成一灘碎肉,而嚴重一點的,會失去神志,變成一團不斷扭動的爛肉。

      “...我不愿再想起它?!?

      維瑟米爾低聲說道,他抬起頭來,眼中閃過一道亮光,宛若閃電,擊打在法師的臉上:“聽著,我大概猜得到你想干什么,法師。如果你打算培育新的獵魔人當做你的士兵——那么,今天一定會有人死在這里?!?

      法師的笑容消失了,他嚴肅而誠懇地說:“我沒這種想法,當然,你不相信我也是理所應當?!?

      維瑟米爾搖了搖頭,他說道:“就當你不是好了,法師。但阿爾祖本人都無法做到一半的成功率,你憑什么認為你能做的比他還好?”

      “一試便知?!?

      “我們沒有新的學徒?!?

      “誰說沒有?”法師反問道,他指了指門外,說道:“那不是有匹馬嗎?”

      “...什么?”

      維瑟米爾甚至以為自己聽錯了,他站起來,試圖理解法師剛剛說了什么。

      “我說,那兒有一匹馬?!狈◣熤貜土艘槐?,他話語中的篤定讓維瑟米爾幾乎以為他說的不是馬,而是一個久經訓練的獵魔人學徒。

      維瑟米爾扶著自己的額頭,他突然感到有些疲憊:“就算你...真的瘋狂到要用一匹馬進行青草試煉,那你怎么弄來原材料呢?我們已經很多年沒有做過這件事了,早就沒有材料儲備了?!?

      在一旁偷聽很久的杰洛特走了過來,接話道:“是啊,你需要叉尾龍的脊髓液、飛獅怪毒腺、白化吸血女妖的舌頭、歐薯蕷、長葉車前和曼陀羅根。我們可能就剩下后三種還有儲備?!?

      法師攤了攤手:“那我們就去找?!?

      維瑟米爾舉起右手,用力地下揮:“不,不。何先生,這兒可沒什么我們。只有你。如果你打算自己進行這該死的實驗,你就自己去試試吧。我不要再看一遍那畫面了,就算你要對一匹馬用也一樣?!?

      說完,他就離開了。

      杰洛特漫不經心地擺弄著手里的拖把,撫摸著粗糙的木質握把,他說道:“原諒一下老家伙,他沒辦法再看一遍了。實際上,那場面真的很駭人?!?

      何慎言背著手站在原地,他抬頭看著凱爾莫罕天花板上的壁畫,那兒有一個留著山羊胡的黑發法師占據了大部分,他的形象被刻畫的很傳神,給人一種強大又神秘的感覺。法師突然問道:“你要看看嗎?”

      獵魔人有些愕然,他說道:“看什么?”

      “青草試煉?!?

      杰洛特有些苦笑不得,盡管這些天他已經對自己這位神秘的法師同伴的性格有了了解,但那不意味著他能理解。在他看來,何慎言的確比其他法師都好上不少,他是個好人,但依舊像其他法師一樣任性而高傲,腦子里經常浮現出不著邊際的想法,但他又有足夠的行動力去將這想法付諸實現。重現青草試煉可能只是他短暫的一個瘋狂想法罷了。

      “相信我,杰洛特,你不會后悔的?!焙紊餮孕α似饋?,他對門外招了招手,杰洛特那匹老馬就飛了進來,它在空中發出不安的嘶鳴。何慎言干脆利落地施法將它震暈過去,精神力覆蓋四周,很輕易的就在城堡的地下室里找到了歐薯蕷,長葉車前和曼陀羅根。

      “好,好。你現在還差另外三種材料,你要用什么代替呢?”杰洛特無奈地攤了攤手,他看著自己的那匹可憐的老馬躺在地上,并不如何擔心。

      “這個嘛...”何慎言將手在空中一掏,他的大半個右手消失不見,像是突然伸入了另外一個空間。法師在里面掏了掏,拎出一個厚重的黑色大箱子。

      “砰?!?

      箱子被他扔在地上,何慎言一腳將其踹開,里面擺滿了瓶瓶罐罐。杰洛特胸前的狼頭吊墜突然開始瘋狂地震動,他皺起眉,問道:“這些都是什么?”

      “代替品?!?

      他伸著手,開始挑選這數十個瓶瓶罐罐。杰洛特看著他拿出一個標注著‘紅龍’的罐子,那里面是一顆還在不斷跳動的心臟。那罐子被法師拿出箱子后,就迅速擴大了。何慎言將其放在長桌上,杰洛特盯著那顆心臟,它是深紅色的,非常大,杰洛特估計起碼有半米長。

      何慎言又拿出一個罐子,杰洛特這次沒看見上面的標注,他只知道那是一瓶金黃色的液體。

      “嗯...”何慎言蹲在地上,他的黑色長袍衣角拖到了地上,有潔癖的他此時顯得毫不在意,只是專注地盯著箱子里的那些罐子怔怔出神,過了一會,他伸手拿出一個漆黑的小瓶子。杰洛特這次清晰地看見了標注:暗影精華。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