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他滿頭白發,背著雙劍。從北方而來,席卷直下!宛若一道旋風,他在路上見過無數齷齪之事,卻并未讓它們玷污了自己的心,他在諾維格瑞為無辜之人大開殺戒!但那卻不是他本意,他是一個善良的人...一個特別的獵魔人!”

      一個吟游詩人站在路邊,他腳下墊著一個木箱子,一旁放著一個碗,里面有不少克朗。他正站在上面慷慨激昂的說著故事,這個詩人帶著一頂浮夸的白色羽毛帽子,已經有了些許污漬。他穿著深紅色的常服,整個人看上去就像一只顏色鮮艷的公雞。

      有不少人圍在他身邊,聽著他的故事,甚至還有幾個少女手捧鮮花遞給他,只為讓他多講一些白頭俠客的故事??吹贸鰜?,他們非常喜歡。

      有兩名旅客擠過人群,他們匆匆而過,其中一個帶黑色兜帽的甚至頭都不敢回。

      “放過我吧...”獵魔人低聲呻吟。

      “你還挺受歡迎的?!?

      黑袍法師嘲笑著他的同伴,獵魔人此時帶著一個黑色的兜帽遮住自己的白發,甚至連雙劍都不在背上了,而是放在馬的兩側。他們從凱爾莫罕離開已經過了一個來月,這一路上,杰洛特被騷擾了個夠嗆——或許也可稱作幸福的煩惱。

      他沒得到以前那些厭惡、鄙視乃至憎恨的目光,也沒有在酒館里被人指著鼻子罵過了。正相反,他每到一個新城鎮,那些認出他來的人甚至會給他送花圈,有些少女還為他獻上羞澀的親吻。

      杰洛特承認,當時的確很爽,但是事后想起來就一點都不好了。他在旅館內的房間里對著何慎言抱怨:“這樣我還怎么出去接委托?真不知道是哪個混蛋給我起的外號,他們現在人人都喊我白頭俠客!真是活見鬼!”

      “難道不好聽嗎?”

      “好聽...不,這根本就不是好不好聽的問題?!?

      “既然他好聽,那為什么你要對這個外號有這么激烈的反應?難不成你對此感到害羞?”

      “......”

      獵魔人再次陷入沉默,他現在非常痛恨法師的尖牙利嘴,他每每都能擊中獵魔人內心那點陰暗的小心思,而且還讓他沒辦法反駁。如果用一句話來形容,那就是:明明很生氣,但是找不到什么反駁的理由。

      杰洛特嘆了口氣,他試圖轉移話題:“所以,你拉著我出來是要干什么?”

      “去找一個可憐的孩子?!狈◣煹幕卮鸪龊趿怂囊饬?,還沒等他開口,何慎言就接著說道:“我也不瞞著你,杰洛特。而且,我相信你也看得出來。對那匹馬用的材料并非來自這個世界,而我也并不是這個世界的人,甚至可以說,我很快就要離開?!?

      杰洛特看上去早有預料,何慎言從他們最開始相遇就沒想過要掩飾這點,所以他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

      “但我有個習慣,我一定要將事情做完,比如青草試煉?!?

      “停一停,停一停,何?!苯苈逄厝滩蛔〈驍嗔怂?,獵魔人不解地問道:“青草試煉的事情我并不擔心,但你要上哪兒去找一個孩子呢?我們可不是那些綁架犯,我相信你也不會隨便在街邊找個孩子帶回去?!?

      何慎言翻了個白眼:“我當然不會,你把我當成什么人了?我昨天晚上用了個小小的預言法術,僅此而已。我們只需要一路南下就可以?!?

      “我一向不怎么相信預言?!?

      “我也不怎么信——但是考慮到這個預言是我自己做出來的,我覺得,你還是相信一下比較好?!?

      “是嗎?”

      杰洛特來了興趣:“你介意說一下嗎?還是說這個預言也是那種說出來就不會實現的類型?”

      聞言,何慎言古怪地看了他一眼:“...你以前遇見的都是些什么預言師?哪兒有這種規矩?”

      “算了...聽好了?!?

      一種古怪的氣氛開始在旅館的房間之中蔓延,杰洛特的脊背附上一陣顫栗之感,他的汗毛根根豎起,眼角的余光看到一旁桌子上的蠟燭正在緩緩飄浮。

      法師的眼睛變成了一片漆黑,他張開嘴,發出無聲的尖嘯,杰洛特聽見他用一種比起語言更像是噪音的語言說了一段話,而神奇的是,杰洛特居然能夠理解。

      他說的是:“于黑夜之中,白狼將會遇見年輕的黑狼。他們會穿過暴風、跨過海洋。他們會將昔日的榮光重鑄,也會為了一只燕子而找遍整個世界...黑狼會奄奄一息,甚至瀕臨死亡...”

      在一陣顫栗之感后,杰洛特有些不適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他驚訝地發現自己居然留下了鼻血。何慎言看了看他手上的血液,解釋道:“那是聽見預言的必要代價?!?

      “你剛剛說的...那是什么語言?”

      法師靜靜地看著他:“你確定你真的想知道?學習這門語言是要付出代價的?!?

      “算了,當我沒問?!鲍C魔人果斷地放棄了,他抹去鼻間的血液,含混地問道:“所以,這個狀況要持續多久?”

      “看你的體質...嗯,今晚應該就能恢復。另外,我個人的建議是,你最好將那個預言記下來,但最好也不要時刻放在心上。就把它當做一個...”

      “...當做一個沙漏好了。嗯,這個比喻很貼切。不管你關不關注,它都在那里,而且會靜靜地流逝,隨著時間進行,它終將來臨?!?

      獵魔人有些不適應地摸了摸自己的雙臂,他說道:“行了...你這樣都有些讓我毛骨悚然了?!?

      “這正是我想要的,不讓你有點印象,我還真怕你在‘愛與花’或者其他地方忘了這個?!?

      “在你心中,我是這樣的人?”

      “我親眼所見,你掙得每十個克朗,有六個你會花在那些姑娘們身上,我絲毫不懷疑如果你有的選,你連飯都可以不吃?!?

      杰洛特的臉有些掛不住了,他做著最后的掙扎:“那,那是去年的事了?!?

      “哈,我們拭目以待好了?!狈◣熜χf。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