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杰洛特第二天早上是被樓下傳來的談話聲驚醒的,這兒的隔音不怎么好,好在床墊足夠柔軟。獵魔人赤裸著上身,不情愿地在床上翻了個身,但他已沒法再次入睡,索性翻身起來穿戴好衣服打算去城里的公告牌上看看,有沒有人需要狩魔獵人的。

      還未下樓,走到拐角處的杰洛特聽到旅店老板,那個留著八字胡的年輕人語速極快地說:“...昨晚她沒回家!先生們,你們可一定要幫幫我,我失去了父親,母親。我不能再失去我的妹妹了。我只有她了!”

      說道最后,他的聲音甚至帶上了哭腔。

      杰洛特聽到一個男人為難的聲音:“呃,馬洛里。我是很想幫你,但是她只不過一晚上沒回家而已,你是不是把事情想的太嚴重了一點?”

      另一個男人說:“是啊,馬洛里。她這個年紀的女孩子出去和喜歡的男生瘋玩也很常見,時代變咯,現在可不是以前那樣結婚之前才見面了?!?

      馬洛里,也就是旅店老板幾乎都快哭了:“不...不,你們不明白,她一向都會在下課后直接回家,偏偏就是昨晚!”

      第一個開口的男人嘆息了一聲:“好吧,我們會去查查的,你也不要太擔心了,好嗎?嗯,我的意思是,她不會出什么事的?!?

      在盔甲的碰撞聲中,他們離開了,杰洛特卓越的聽力讓他能清晰地聽見門外兩人的交談。

      “咱們怎么查???”

      “查?我也不知道怎么查。你沒看他那個樣子嗎?我要是不答應,他保準要哭出來。老天爺,我可見不得別人哭。而且馬洛里已經夠慘的了,而且,說真的,我也希望維爾婭沒事?!?

      他們逐漸遠去了,獵魔人走下樓梯,他刻意發出腳步聲,以此來提醒馬洛里。

      杰洛特看見馬洛里的那雙眼睛,他見過很多雙這樣的眼睛——有多少?他記不清了。但幾乎每次,他內心的某個地方都會在面對這種眼神時感到一陣痛苦,隨后就是麻木。

      “有什么吃的嗎?”

      獵魔人若無其事的說。

      馬洛里眼眶微紅,他點點頭:“有的,客人,您想吃點什么?”

      什么都行,除了你這張哭泣的臉。獵魔人在心中說道。

      吃過飯,杰洛特離開了旅店。他又付了兩個晚上的錢。他帶著兜帽背著雙劍在城里四處閑逛,想找點委托,他的目光重點放在那些告示牌上,但一無所獲,沒人需要獵魔人,很少能見到這樣的地方。他只看到一些尋找丟失的狗或者失物招領之類的告示。

      利維亞不是個大城市,這個國家不大,同名的首都也不大,但至少五臟俱全。

      于是他逛著逛著,目光又不由自主地放在了那些用花體字做招牌的店鋪上,它們大多有著一個非常曖昧的名字,頗具挑逗氣息。獵魔人摸了一下自己腰間的錢袋,還是將進去逛逛的念頭打消掉了——絕對不是因為沒錢,而是因為他要洗心革面。

      你就當真的聽。

      -------------------------------------

      維爾婭在黑暗中頭痛欲裂的醒來,她發現自己兩手都被吊了起來,嘴里也被塞上了一捆布,散發著臭味。她沒有尖叫,試圖移動自己的腿,卻感到下身傳來一陣撕裂般的疼痛。她意識到發生了什么,有兩滴眼淚劃過她臟兮兮的臉,但除此之外,女孩就沒什么其他的動作了。

      她沒有尖叫,沒有試圖哭泣,甚至沒有多余的動作。她的眼睛有些腫,還有些痛,過了一會兒,她終于能在黑暗之中看清東西了。

      地上放著稻草,沒有窗戶,滿是黑暗。她的兩只手被吊在房梁上,屋子里靜悄悄的,似乎沒有人。維爾婭抬起頭,發現繩子被拋的很高,而她現在又很虛弱,基本沒什么逃脫的可能。

      女孩安靜地在黑暗中等待,她不知道誰會推門進來,但她絕對不會哭。

      -------------------------------------

      杰洛特在拐過街角時,聽見一個熟悉的聲音,他抬眼看去,是何慎言。他還穿著那身黑袍,正在街邊的小攤上和一個女人講價,手中拿著一本書。

      杰洛特聽到他說:“不,女士。這本書絕對不可能要70克朗,你這是在搶錢?!?

      那個女人堅決地回答:“它就是要70克朗,如果你想買,你就要給我70克朗?!?

      何慎言嘆了口氣,他拿出腰間的錢袋,扔給她:“自己數吧?!?

      女人站在她的攤位旁,喜笑顏開地從袋子里拿出70克朗,又將錢袋遞了回去,非常有禮貌地說:“謝謝惠顧,先生,祝你長命百歲?!?

      何慎言皮笑肉不笑地笑了兩聲,他像是未卜先知一般朝著杰洛特的方向走了過來,翻看著手上的書:“有進步啊,杰洛特。你身上除了酒味,居然沒有脂粉味?!?

      “我已經洗心革面了?!?

      法師什么也沒說,他只是笑著搖了搖頭,舉起了手里的書:“看看我找到了什么?!?

      杰洛特皺著眉,他努力的分辨那行花體字:“《怪物習性大全》?你買這種書干什么?問我不就好了?”

      法師拉著他到一旁路邊的長椅上坐下,一邊翻看一邊說道:“不,你要呆在城里,直到預言實現才能離開。這段時間,我得去忙我的事?!?

      “那我要呆多久?”

      法師非常不負責任地聳了聳肩:“那我就不知道了,不過,當它完成時,你會清楚的?!?

      “你們非得玩這種把戲嗎?為什么就是不肯把話說清楚呢?”

      杰洛特的抱怨讓何慎言無奈地抬起頭,他解釋道:“不是我不想說清楚,杰洛特。是我也不知道具體情況,我又不能直接看到未來的事情,那只是個預言,是一件事的片面描述,所以我才不喜歡預言術?!?

      杰洛特向后一靠,他看著來來往往的人群,說道:“你又要去干什么?”

      “我?”

      “你?!?

      “這個嘛...”法師笑了笑,他的身影在長椅上逐漸消失,只留下瞪大了眼睛的獵魔人,和他的一句若有若無的話:“你可以慢慢猜?!?/p>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