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法師兩手空空地走進旅店,老板并不沒有在吧臺后等待,只有一個白發獵魔人坐在桌上喝酒。

      他走近獵魔人,在桌子的對面坐下。何慎言看到杰洛特的臉上又舔了一道傷疤,很淺,他的氣色并不好,抬起手來喝酒時會皺皺眉。

      杰洛特喝完酒,將厚重的木制杯子重重的放在桌子上。一些白沫順著他的胡須往脖子里流,他對此毫不在意,說道:“你這趟可去的有點久啊?!?

      法師點點頭,他變戲法似的從黑袍袖子里掏出一個小瓶,里面空無一物。而何慎言絲毫不覺得這有什么奇怪,他打開蓋子,將瓶子里的空氣倒在了杰洛特的杯子里。后者一臉古怪地問道:“你介意給我解釋一下嗎?”

      法師并不說話,只是微笑著將杯子推了回去,示意他喝喝看。

      獵魔人看了他一眼,舉起杯子一飲而盡。他的舌頭在剛剛接觸那看似空無一物杯子里的東西時,給他回饋了一種此前從未試過的味道。獵魔人無法形容自己此時的感受,他只覺得有上千萬種滋味在他的口中爆炸,甚至形成了一個新的宇宙。在那一瞬間,杰洛特通過舌頭‘看’到了色彩,數不盡的星星漂流在一片清澈的海洋之中,對著他發出柔和的光。

      在何慎言的角度看過去,他在喝下一口后就愣住了,呆呆地看著前方,保持著那個姿勢許久未動。

      “感覺如何?”

      法師悠閑地問道。

      “...那是什么?我嘗到...不,我看到...那真的好美?!?

      獵魔人回過神來,他怔怔地看了眼杯子。

      何慎言攤了攤手:“很難和你解釋這個,杰洛特。不過,你剛剛喝掉了一個文明最后的遺產,不過也沒什么關系。那是他們的最后愿望?!?

      “你在說什么?遺產?”

      “嗯...這是個很長的故事,你想聽聽嗎?”

      杰洛特活動了一下自己的手臂,疼痛感依舊存在。他又看了眼樓上,對法師點點頭:“我們還有很多時間,至少在馬洛里下來前還有很多時間?!?

      “那么,作為回報,你就在我講完這個故事后再告訴我馬洛里是誰吧?!?

      “試想一下,杰洛特。有這樣一個文明...他們沒有形體,不可觸摸,不可觀測——除非他們自己愿意?!?

      “他們生活在一個很奇妙的地方,那里只有海洋。他們就漂浮在海洋之中,隨波逐流,無憂無慮。夜晚來臨,他們會一同仰望天上的星星。這是他們文明的傳統之一,在這個時間段,他們會短暫的現出身形,就像是一顆星星。而每當夜晚來臨...想象一下,杰洛特?!?

      “你從繁星之中下降...夜幕低垂,你看見一片海洋,在海洋中漂浮著無數的星星,顏色各不相同,都散發著自己的光彩?!?

      “我剛剛看到了?!鲍C魔人老實的說。

      何慎言笑了起來:“是的,你當然會看到?!?

      他的笑容微微收斂了一些,杰洛特感覺到他下面要說的話可能不會太美好——就像那些童話一樣,如果你看見一個公主或王子一直過著快樂且無憂無慮的生活,那么你就明白了,他或者她很快就要倒霉了。

      “總之,又過了很長一段時間。一個陌生人來到了他們的世界,這個人看上去非常友好,而且總是很歡樂,他一直帶著笑。出于一種親近感,他們愿意接近這個人,甚至將他當成族群的一份子來接納?!?

      “然后,又過了一陣子。這個陌生人已經完成了自己來到這里的目的,他成功的解析了他們,了解到了他們是如何溝通,如何繁衍的。對他來說,他們已經沒有了價值。他在一個晚上宣布,要所有人都在他身邊集合。在他們的文明中沒有謊言這個概念,所以按照陌生人說的,他們都來了?!?

      “于是,在那個晚上。這個文明毀滅了?!?

      何慎言指了指那個瓶子,說道:“那就是他們最后的遺產?!?

      “是什么?”

      “那個畫面,杰洛特。你看見的是他們一生中最美好的畫面,他們不知道為什么那個陌生人要傷害他們,但他們仍舊對這個世界保持善意,理所應當的,他們消失了。但那份善意卻并未消失。至少,在你的身上得以延續。而那個陌生人,他看到了前所未有的奇觀...”

      “他看到那些被他用魔法傷害、殺死的生物顯出了身形,他們漂浮在海洋之中,挨個擁抱彼此,甚至連陌生人都沒有忘記?!?

      “做完這一切之后,他們就在繁星下緩緩消散了,變成一片斑駁的星光。而他們在最后的最后,交給了那個陌生人一份禮物?!?

      “他們將自己最美好的記憶裝入了一些瓶中,交給了陌生人,并深深地祝福他?!?

      何慎言看著桌子上斑駁的痕跡,用手指摸了摸:“陌生人并不知道,他們其實一直都知道他想干什么。他們每個人都是天生的心靈能力者,能夠讀心、傳送、乃至制造毀滅??伤麄儚奈催@樣做過,甚至自己都不知道。只是用能力彼此交流罷了?!?

      “陌生人被接納了,他以為自己掌控了一切。殊不知在他被當成族群一份子的同時...他也在不知不覺中被他們看到了記憶。畢竟他們向來都是這樣做的。這個文明沒有秘密?!?

      “他們看見這個男人腦海中那黑暗殘酷的歷史,第一次感到難過。而從他的記憶中,他們又知道了一個概念...叫做禮物?!?

      獵魔人的喉頭上下滾動了一下,有些干澀地說:“...這個故事的結尾最好是個美好結局?!?

      何慎言平靜地回答道:“那要看你站在誰的角度上了?!?

      “對他們來說,這就是美好結局。而對于那個男人來說嘛...”

      法師笑了起來,他搖了搖頭:“他的下場可就不怎么好了?!?

      “請告訴我他不得好死?!?

      “他瘋掉了。杰洛特。對于一個法師來說,這比殺了他更令人難受?!?

      “但我還是希望他死?!?

      “已經過去很久了,杰洛特。久到你大可以將這當成故事來聽。話說回來,你有沒有感覺自己有了點變化?”

      獵魔人不明所以,他撓了撓頭。而這次,那份疼痛并未提醒他。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