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綠光包裹著他,跟他之前自己穿梭的感覺比起來天差地別——沒有失重感,沒有那些被玻璃球包裹著的宇宙,也沒有漂浮在黑暗中的外域之神。何慎言甚至懷疑自己又被古一耍了,她告訴自己去找白塔議會,然后這個寶石背后的人就聯系了自己,說會在一段時間內發起傳送。

      世界間的傳送對你們來說這么隨意的嗎?

      何慎言只覺得綠光一閃,他就站在了一個純白色的房間之中。這里沒有任何生命跡象,他踩了踩腳下的白色地面,不知是什么物質構成的,但當你站在上面時,它很硬??僧斈阌昧Σ认氯r,又會變軟。他的心中頓時升起一股好奇,不過還是按捺下去了,現在不是做研究的時候。

      他站直了身體,耐心地等待著。

      過了片刻,一個聲音說道:“請為我們展示一下你手中威力最大的魔法...等等,你是古一推薦來的?見鬼,你就站在那兒別動!”

      他話說完,純白的房間上方突然裂開一個黑洞,一個穿著睡袍的男人被沖了下來,他旋轉著身體,幾乎成實質的魔力輝光在他周圍閃爍個不停。男人好不容易停止旋轉,他喘著粗氣,問道:“是古一推薦你來的,對吧?”

      何慎言看了看他,掏出那塊寶石:“如果你說的推薦指的是這個的話,而且她是個特別難以相處的光頭的話,沒錯?!?

      男人打了個寒顫,他急忙說道:“你最好別在這兒說她頭發的事,年輕人。就算你跟她關系好也別這么說,上一個仗著自己跟她有點熟的,開她頭發玩笑的人現在還被扔在外面數星星呢?!?

      何慎言聳了聳肩。

      男人回復了一下表情,做出一副嚴肅的神情,他突然意識到自己穿著睡袍,于是又使了個戲法,換了一身莊重的黑色法袍,對何慎言說道:“歡迎你來到白塔議會,這里是所有跨界法師們共同的庇護所。你可以在這里與他人交易、學習。如果和他人起了沖突,我們不鼓勵也不反對你與他人進行決斗,請注意,并非所有法師都是人形,所以請務必克制你們的好奇心和研究沖動...”

      之前幾句話何慎言還饒有興致的聽著,直到后面,他越聽越不對勁,怎么聽怎么像照本宣科。這個猜測在男人打了個哈欠后得到了證實,他說完最后一句話:“...總之,歡迎來到白塔議會,另外,如果你在外面惹了麻煩,別說自己和我們有關系。就算你真的有,我們也不會承認——除非是別人先找你的麻煩?!?

      “沒了?”

      “沒了?!蹦腥丝隙ǖ狞c頭,他伸出手,說道:“——,你可以叫我——?!?

      何慎言眨了眨眼,他不確定這家伙是在跟自己開玩笑,還是他的名字真的就叫做——,這種無意義的拉長音。男人也愣住了,他再次說了一遍:“——,他媽的!那個傻逼管理員!我的名字又被白塔屏蔽了!”

      他對何慎言說道:“你就在這兒等一會,新人引導員的工作很搶手,應該馬上就會有人來帶你游覽白塔的?,F在,我有點事要忙?!?

      說完,他就氣沖沖的從那個黑洞中飛走了。

      如他所說,他離開后一分鐘都不到,就從黑洞中飛下一個光點。它是白色的,頭頂上還頂著個毛茸茸的粉色貓耳。這個光點飛到何慎言面前,用精神力觸須禮貌的拍了拍他。何慎言允許了對方的觸碰,開始和它溝通起來。

      “你好,新人。你可以叫我希雅,另外,不是我不想告訴你我的全名,而是我們種族的全名是不能暴露的。希望你諒解一下,之前有個新人認為我不說全名是在侮辱他...”出乎何慎言意料的是,這個應該是無性別的光點在他腦海中的聲音是個溫柔的女聲。

      “你好,希雅。我叫何慎言?!?

      “你好,何慎言?!彼粋€字一個字的念著他的名字,隨后說道:“嗯...我看看,噢,原本負責你的是——先生,咦,——,噢,我明白了,他又在內網上的新型法術板塊發相親貼了,管理員應該又把他的名字屏蔽了?!?

      何慎言皮笑肉不笑地尬笑了兩聲:“呵呵?!?

      “總之,就是這樣啦,你不用在意他。只要不提到伴侶之類的話題,——先生還是很好說話的?!毕Q砰W爍了兩下,隨后,純白的房間開始飛速變化,一顆參天巨樹在何慎言面前浮現。

      希雅說:“這里,就是白塔的,嗯,我想想。資料上你來自類地球文明...噢,這就是白塔的電梯!你可以根據那些枝干去到各種不同的地方。我們現在要去的地方是給你分配的房間?!?

      “等等,希雅女士,我有個問題?!?

      “您認識古一嗎?”

      希雅給他引著路,兩人在巨木頂端飛行。有不少法師從他們身邊飛過,人形、獸形、或者和惡魔一樣頭生雙角赤紅皮膚的也不少見,他也看見不少和希雅一樣的光點。

      “認識呀,她在這里很有名,她是你的推薦人對嗎?”

      “是的,怎么了?”

      “嗯,何先生,雖然這么說可能有點不太好。但是接下來一段時間你可能會非常忙?!?

      “忙?”

      “是的?!?

      何慎言挑起眉,他說道:“是不是和古一有關?”

      希雅尷尬地笑了兩聲,她似乎是注意到了何慎言的面無表情,說道:“這個在類地球文明里叫做禮貌的笑聲,我用的不對嗎?”

      “...沒什么問題?!?

      希雅松了口氣,她又閃爍了一下,說道:“那我就放心了...古一女士的確和這件事有關,不過你可以放心,他們應該不會對你做些什么的...吧?”

      你這樣讓我非常沒有安全感,何慎言面無表情的想。

      希雅停在一顆延伸出去的枝干前,何慎言抬眼望去,這枝干似乎無窮無盡,就算用上遠視之眼都看不見盡頭。遠端只是一片閃爍著柔和白光的地平線。

      “就是這里了,下面我將為您解釋一下白塔議會的詳細組成?!?/p>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