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希雅話說完,一束白光從天而降,照亮了他們前方的枝干,一扇憑空出現的藍色門扉豎立在前。它發出一陣嗡鳴,隨后自己打開了。

      何慎言抬眼望去,那里是一片空白,就像還未上色的漫畫格。

      注意到他的眼神,希雅再次閃爍了兩下,她的聲音在何慎言的腦海中響起:“房間的默認狀況就是這樣。一般來說,沒什么人會選擇在塔內常住,除非你是——先生那樣的人。你可以根據自己的喜好來改造這間屋子,全由你做主?!?

      “白塔議會在大多數時間都很自由,雖然我們掛著個議會的頭銜,但是其實也沒什么會要開。你可以按照你的喜好在這兒到處逛。白塔的電梯,也就是你剛剛看到的那棵樹,它可以送你到各個地方。只要打開門想一想就可以了,我們這兒基本什么地方都有。比如你想喝酒,它就會送你到塔內其他人開的酒館。但是不保證一定是符合你審美觀的酒館?!?

      “真要說起來的話,我們只有一條規矩?!?

      “是嗎?那么,我洗耳恭聽?!?

      “啊,不必那么認真。你只要聽聽就行了?!?

      “咳咳,等等,讓我找一找原文,白塔要求我們必須拿著原文向新人解釋?!毕Q蓬^上的貓耳顫動了兩下,何慎言目光詭異地看著那個粉紅色毛絨貓耳在一顫一顫之間釋放出了龐大的魔力光輝,照的他整個臉都成了白色。希雅驚叫一聲:“??!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然后,那光芒更加刺眼了。

      何慎言微微側過臉,片刻之后,光芒才消失不見。希雅漂浮在原地,她的身體急促的閃爍了五下,變成了一種介乎紅與粉紅之間的顏色。

      這位女士有些尷尬地用精神力觸須拿著一張白紙對何慎言念道:“議會會保護任何跨界法師,不論你是不是議會成員之一,不論你的性別種族善惡觀念,不論你雜食肉食素食還是吃石頭......”

      何慎言抬起手打斷了希雅,他扶著自己的額頭,無力地說:“好吧,略過這部分不提。你能告訴我古一現在在哪兒嗎?”

      希雅又變回了白色,只是還殘留著一些粉紅,她說道:“沒人能隨意得知一位白塔議會成員的蹤跡,除非她本人自己愿意。您可能需要向內網提交一個申請,這樣,在她返回議會的時候,內網就會通知你了?!?

      “我倒也想,但是,希雅女士?!焙紊餮悦鏌o表情地說:“你還沒告訴我內網是什么呢?!?

      希雅再次變成了粉紅色。

      -------------------------------------

      何慎言沒怎么改變他的房間,他只是放了一張非常舒適的深紫色躺椅,隨后就躺了上去閉目養神。腦子里想著剛剛從希雅那兒知道的事。

      白塔議會無非就是一個跨界法師們報團取暖的地方,很松散,但有兩點讓他感到好奇。

      第一,誰創建的這個組織?

      第二,跨界法師的定義是什么?

      他根據希雅所說,將自己的精神力擴散到整個房間的范圍,一個陌生的,給人機械之感的觸須碰了碰他,在得到他的允許后,何慎言就接入了內網。他打算在這上面搜索一下自己想要的知識。而且,說不定還能有些別的收獲。

      隨后,他的眼前出現了一片藍色的光幕,有四個板塊,分布在四邊。分別是今日新聞、雜談、圖書館、交易。在最頂端還有一個空白的搜索欄。

      沒了,非常簡潔。

      何慎言沒著急點開,他在想,這個內網的設置位面也有些太符合地球人對論壇的定義了,符合到都有些奇怪了。隨后,內網跳出了一條通知,要刻印他的精神波動。

      何慎言耐心地等待這個過程完成,花了大概三分鐘,隨后又是那一套,比如用戶名和頭像之類東西。法師對這些東西壓根不看重,他將名字打成了一串亂碼,afwsefsqsd,頭像干脆就用了默認的一片黑色,隨后就立刻開始了瀏覽。

      他的好奇心已經有點無法壓制住了,甚至蓋過了想找古一談談她不是死了為什么又復活的事兒了。何慎言點開今日新聞,第一條就是顯眼的紅色加粗字體,《——又毆打本月管理員了!速來!手慢無!》

      何慎言眉頭一挑,點了進去。一個視頻開始播放。

      那個最開始負責接待他的男人正拿著一根木棍追趕著一個頭上頂著雙角的黑皮生物,看不出性別。兩人壓根就沒用魔法,只是單純的你追我打,街頭斗毆。何慎言甚至看到那個頭頂雙角的黑色生物在躲過男人的一次揮棒后,還以一記非常老練的踢擊,正中男人的肚子,將他踢出去好幾米。

      何慎言耐心地將這個視頻看完了,他沒看到一點跟法術有關的東西,從頭到尾就是兩個人,不,其中有一個好像不是人??傊?,就是一個人和一個生物在互相毆打對方罷了。

      他心念一動,視頻消失了,取而代之出現的是非常多的評論。一個名為深淵第一炎魔的人評論說:“哈哈哈哈哈哈!——你這個老混蛋,挨揍了吧!叫你天天在內網上發相親貼!”

      他下面有一個匿名用戶回復了他:“你也沒好到哪里去!窮鬼!你上次來魅魔館只付了一半的錢!”

      再往下,評論基本都是這種類型。全是幸災樂禍的,而那個深淵第一炎魔在被匿名用戶罵了之后就再也沒回復過了。有好事者在他的評論下方蓋起了幾百樓,全是問他什么時候給錢的。其中一個因為蓋了十層以上還被那個匿名用戶回復了,說他去的話可以打個八折。

      “魅魔館?”

      法師的表情變得古怪了起來,他返回到主頁面,搜索了這三個字,瞬間,一大堆不堪入目的圖片與視頻浮現在他眼前。何慎言面不改色地點進其中一個,在十分鐘后帶著神秘的微笑推出了,又點開了另一個。

      他要好好的調查、批判一下這個地方,實在是太傷風敗俗了。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