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但他也沒太把這個匿名者的話當回事,根據白塔議會的規則,塔內只有一種方式能讓兩名法師進行打斗,就是——先生和那個長角的黑皮男人進行的街頭斗毆,不用任何魔力與法術,單靠肉體力量來搏斗。毫無技術含量,甚至算不上公平。舉個例子,何慎言已經能想到一個人類和炎魔打起來是什么場面了,雖然嚴禁傷害生命,但痛是肯定的。

      而他自己...法師低著頭看了眼自己的雙手,無所謂地笑了笑,來就來唄,打輸了也不丟他的人,丟的是卡瑪泰姬格斗術的人,丟的是古一的人。

      他準備繼續愉快的逛論壇當個樂子人,絲毫不覺得自己的行為和他剛才還在鄙視的那些長生種一點區別都沒有。

      但就在這時,內網提醒他,有人正在他的門外等待。

      何慎言的眼角抽動了一下——這么快?!

      他連忙用內網提供的功能向外看,一個有著小麥色皮膚的黑發精靈正滿臉不耐煩地站在他的門外,這精靈的裝扮非常大膽。她既沒穿法袍也沒穿什么休閑服飾,脖子上掛著個滿是尖刺的黑色皮質項圈。穿著黑色的短款無袖上衣,那線條非常美好,而且還露出了健美的小臂和有著緊繃肌肉的細腰,下身則是條非常修身的牛仔褲,穿著黑色的靴子,將她整個人的美好身材暴露無遺。

      何慎言的表情再次變得古怪起來,他必須承認,這精靈非常漂亮,而且充滿了野性的美感,但是這裝扮可一點都不精靈。

      他站起身來,心念一動,門扉打開了。精靈邁動長腿走了進來,她走的很快,舉手投足之間都帶著一種特殊的魅力,眨眼間就到了何慎言面前。精靈毫不客氣地說:“你就是那個新成員吧?古一推薦的那個?”

      何慎言點點頭。

      精靈露齒一笑,她的聲音如同清泉流響,但說出來的話可一點都不悅耳,甚至頗有些流氓氣質:“那就好,跟我出去,咱們倆在議會的廣場上打一架,這事兒就算翻篇了?!?

      內網發來一個通知,決斗申請,何慎言瞟了一眼,大意是通過后將在分出勝負,也就是一方認輸或失去行動能力前不能動用任何魔力,違者自動判負,并會被掛在今日新聞的分區,恥辱榜上一百年。

      “呃,我認識你嗎?”

      精靈搖了搖頭。

      “那是你仇恨人類?”

      她又搖了搖頭,還很不耐煩地說:“別裝模作樣了!我不信你看不出來我是因為古一才來找你的!快點,如果你是個男人的話就跟我去廣場上打一架!”

      說完這句話,她又有些不放心的小聲問了句:“呃,你是個男人,對吧?”

      何慎言有些哭笑不得,一來他的確很喜歡這精靈的外貌,沒什么不敢承認的,誰還不是個以貌取人者?二來,雖然他不介意跟她打一架,但在廣場上就多少有點不太合適了,他可沒那種興趣在大庭廣眾之下和一個美麗的女性貼身肉搏。

      何慎言有些委婉地說:“我是個男人,也不介意和你打一架,坦白的說,我對此甚至還有些期待。但在廣場上?恕我直言,那還是算了吧?!?

      精靈皺起眉,她不爽地抱起胸,線條更加美好了:“那就在這兒打,但是我要錄像,可以吧?”

      何慎言笑了:“無意冒犯,但是,你為什么這么自信你一定打得過我呢?”

      精靈也笑了起來,她的嘴邊出現兩個淺淺的酒窩,尖銳的虎牙也露了出來:“你試試就知道了?!?

      “好吧?!狈◣熉柫寺柤?,他脫下法袍,露出內里貼身的白色襯衣,一點一點解開扣子,扔在一旁的椅子上。順便還接受了決斗申請。

      精靈眼睛一亮,吹了個口哨,她摸了摸自己的右邊耳朵,把玩著上面的耳環,笑著說:“你身材還不錯嘛,蠻結實的。待會打起來手感一定很不錯?!?

      剛剛做出卡瑪泰姬格斗術起手式的何慎言頓了一下,他無奈地說:“你是來打架的,還是來調情的?”

      “為什么不能二者皆有呢?”精靈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宛若耳語——不,就是耳語。

      何慎言瞳孔微縮,他立刻沉腰下潛,躲過這一記貼著他耳邊飛過的勢大力沉的踢擊,精靈輕巧地在他身后落地,跳了兩下,在那美好的搖晃之中,她滿懷殺氣的笑著,握起了拳頭。

      精靈向前一步,右拳順勢揮出,何慎言差點就沒反應過來,他用左手一擋,立刻感到一陣酸麻。他順勢將拳頭拍開,自己來了個后手直拳,打在精靈的臉上,她卻連皮都沒破。

      “還不賴!我開始對你感興趣了,接著來!”精靈跟他拉開距離,笑著說道,隨后一聲怒喝,彎腰低頭,向著他的腰撞來。

      何慎言在她擺出那副姿態時就意識到了她想干嘛,無非是對自己進行擒抱,如果讓她成功,那么接下來她可以用很多種方法將自己摔到地上,無論那一種,都能讓自己立刻失去行動能力。

      他沒打算讓精靈那么輕松的獲勝。

      法師立刻后退,看準她的姿勢,自己也沉下腰,準備硬吃這一記擒抱,并限制住她,看能不能進行一個反壓制。

      看到這一幕,精靈的嘴角露出一絲詭計得逞的微笑,她在前沖過來的過程中順勢一個滑鏟,不僅躲過了法師的反擒抱,還用了一記掃堂腿,一下就把他踢倒在地。

      精靈毫不猶豫,欺身而上,立刻騎在何慎言的肚子上面壓制住他,她的體重不重,可也不輕。不用魔力的話,單憑何慎言自己的力量沒法短時間掙脫,他一邊護住自己的頭部,一邊咬著牙準備承受即將到來的打擊。

      誰知來的并非勢大力沉的拳擊,何慎言感到自己的右耳垂傳來一陣酥麻之感,他扭頭望去,精靈正趴在他身上,咬著他的耳朵,還露出一抹壞笑。

      法師愣住了,這一個小小的失誤讓他的抱頭防守架勢失去了作用,精靈立刻揮動右拳打了過來,何慎言結結實實地吃下了這一記右拳。

      他很快回過神來,繼續進行防守,找尋機會以待反擊。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