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精靈的連打持續了一段時間,她很有經驗,體力也很好,但不用魔力的話總是會被找到機會的,而何慎言抓住了這個機會。她的一記左拳有些慢了,何慎言立刻擺動身體躲開,準備將她拖入地面戰,而精靈滑溜溜地立刻起身離開了。

      她笑著說:“來啊,從開始到現在過去五分鐘了,你好像一直在挨打啊?!?

      “我記得,”何慎言也站了起來,他舔了舔嘴唇,笑著說道:“我好像打中過你一拳?”

      “那就來試試看你能不能打中第二拳吧?!?

      精靈的話音落下,再次朝著何慎言沖了過來,她換了一種打法,用的是標準的拳擊,何慎言不知道她是從哪兒學的。但非常具有侵略性,身高臂長配合上技法非常具有美感。

      更別提殺傷力了,不要看到精靈們都非常美貌,就認為他們弱不禁風。

      對于何慎言來說,他一時半會找不到什么能反制的辦法——在拳擊上,面對比你高還比你手長的人就是這樣。

      平心而論,何慎言并不矮。他有一米八七,但那是對人類而言,對精靈們來說可就不一樣了。據他目測,這個精靈的身高應該達到了兩米。而精靈們的身體素質也是比人類要好的。

      種種因素,造成了他地面沒優勢,站立更沒優勢的不利局面。何慎言沉著臉,他的那顆好勝心已經被點燃了,現在正在胸膛中熊熊燃燒——當然,不排除一些其他的因素。

      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精靈在不間斷的小步伐試探中邁大了一步,這一步之遙立刻讓她本來把控的很好的距離縮短了一截,達到了何慎言的打擊范圍。他沒有猶豫,立刻揮出一記右手直拳,結結實實地打在了精靈的右臉上,將她打的后退了一步。

      精靈又笑了起來,她揉了揉臉,站在原地說道:“娜塔莉亞·凱羅爾?!?

      “何慎言?!焙紊餮苑畔码p手,他喘著粗氣,這樣高強度的對攻是非常消耗體力的,對人類來說的確是這樣。而娜塔莉亞看上去還遠遠未到極限。

      “對于人類來說,你打的還不賴。如果你現在認輸的話,我會考慮考慮,不把這份錄像傳到內網?!?

      “你在開玩笑嗎?再來!”

      何慎言再次擺起拳架,他已經沒用卡瑪泰姬格斗術了,既然她想用拳擊,那就用拳擊。

      “這可是你自找的,別說我沒提醒過你?!?

      娜塔莉亞說完就再次沖了過來,她這次的起手式出乎了法師的預料——那跟拳擊毫無關系,拳擊里可不允許踢擊。她仗著自己腿長,用一記狠狠的高踢朝著法師的頭部踢來,何慎言眼看躲閃不及,立刻咬緊牙關用左手硬抗。

      砰的一聲悶響,他被踢得后退數米,這還沒完。娜塔莉亞又欺身而上,再次用腿朝著他的腹部踢來,何慎言雙手一擋,既然你不打算玩拳擊了,那我也不用再遵守游戲規則了。

      他繃緊腰部,從核心發力,抓住她的腳,用力往后一拖。娜塔莉亞結結實實地倒在了地上,何慎言立馬就想上去補拳,他也沒在乎打女人是不是有失男德了,都打到這份上了就算對面是個獸耳娘都得給她點教訓。

      但娜塔莉亞立刻一個翻滾,讓何慎言的拳頭落空了。她漂亮的黑色短發散在額頭上,有一種凌亂的美感。這精靈似乎越打越開心,她站了起來,笑嘻嘻地對何慎言比出一個復雜的手勢。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何慎言面無表情地說,他比出一個大拇指,“我只知道這個,”然后又比出一個中指,“...還有這個?!?

      “那是什么意思?”

      “你猜?!?

      精靈笑出了聲,她調侃道:“唉,古一能撿到你當徒弟真是撿到寶了?!?

      “把這話跟她說去,如何?”

      “我倒也想,可她人不在這里?!本`理了理自己的頭發,扯下脖子上的項圈扔在一旁。修長的脖頸上有細密的汗珠順流而下。

      “所以你就來找我的麻煩了?”

      法師不知道她在搞什么鬼,但他的確需要休息,所以也就跟著說會話吧。

      “對,為什么不呢?”

      她非常痛快的承認了,突然毫無防備地躺了下來,美好的弧度平攤開來,依然具有攝人心魄的魅力。整個人的身材一覽無遺。

      何慎言瞇了瞇眼,盡量讓自己的眼神不要太過失禮:“你這是什么意思?我以為你是要跟我打一場,直到分出勝負呢?!?

      娜塔莉亞笑了起來,她的黑發散開,披散在白色的地面上,整個人看上去就像是一幅畫。這精靈慵懶地抹了把自己額頭上的細密汗珠,對他招了招手指:“是的,決斗的條件是直到一方失去行動能力,但,我們好像有另一種方式達成目標?!?

      話說到這個份上,就算是傻子都知道她想干嘛了。

      “你認真的?”何慎言挑起了眉。

      她沒說話,只是用那雙蔚藍色的眼睛看著他。

      “這可是你自找的?!狈◣熣f。

      -------------------------------------

      “這可是你自找的?!蹦人騺喠粝逻@句話,笑嘻嘻地離開了,還沒忘記關門。

      不要問過去了多久,問就是我也不知道,總之,娜塔莉亞非常愉快地離開了何慎言的房間,給他留下了自己的私人聯系方式,并約定好有空再打一場。而何慎言躺在自己的躺椅上,他齜牙咧嘴的揉著腰,滿背都是抓痕,脖子上還有幾個曖昧的淤痕。

      何慎言輸了,理所應當,畢竟,人類的肉體要怎么跟精靈比?娜塔莉亞說自己不會公開錄像,她在說這話時非常曖昧的眨了眨眼,何慎言知道她在暗示自己什么,但他板住了臉刻意地不去往那方面想。精靈還在離開前用手指甲刮了刮他的胸膛,何慎言搖了搖頭。

      精靈們真的很危險,各個方面都是。

      他強迫自己將這段特別的經歷放到腦海深處,不再回味,只是一場你情我愿地約會罷了,盡管開始的方式有些特殊,但結局是好的。

      何慎言又打開內網,藍色的光幕再次展開,法師黑色的眼睛里倒映著藍光。他打開了雜談區,這個名字非常符合定義,這兒什么都談。從種族笑話到各種小道消息,從教你如何駕駛飛機到如何把電腦機箱變成附魔臺,無所不包,無所不有。他看的簡直有點應接不暇。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