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史蒂夫·羅杰斯走出他的公寓大門,將身上厚厚夾克的拉鏈往上拉了拉,直到領口。紐約的二月份又濕又冷,他快步走到馬路對面的熱狗攤位要了一份超大熱狗,老板一如既往的和他打著招呼:“早上好啊,羅杰斯先生?!?

      史蒂夫笑了笑,他從兜里掏出五美元遞給老板:“你也是,戴維。最近生意如何?”

      老板一邊忙著給他往里加料一邊回答道:“老樣子,先生。不過,要我說,好像和電視上說的一樣,從他消失之后日子就越來越難過了?!?

      史蒂夫接過他的熱狗,咬了一口,品嘗著那份熟悉的味道,看了眼馬路盡頭的流浪漢,說道:“其實沒什么變化,戴維。這地方一直如此?!?

      戴維注意到他的眼神,順著忘了過去,他嘆了口氣:“那家伙我認識,兩個月前破產了。天老爺,他本來在那漂亮的寫字樓工作的挺好的,穿的也好,住的也好。誰知道突然就破產了...”

      “他沒結婚嗎?”

      “法院判他不具備撫養孩子的條件,他老婆也提出離婚,把他剩下的那點錢全拿走了。這伙計估計要瘋了。唉,羅杰斯先生。我們打退了這么多外星人,但怎么連自己的公民都照顧不好呢?”

      史蒂夫的眼神有些復雜,他沒說話。

      站在戴維旁邊的一個頂著爆炸頭的黑人憤世嫉俗地開口了,語速非??欤骸耙驗閺膩矶疾皇沁@個國家在拯救世界,老戴維。有空多看看其他國家的新聞吧,不要整天看那些該死的電視,我們的電視頻道全都在給你洗腦!這個見鬼的政府已經爛的沒救了!”

      戴維連忙做出一副害怕的模樣:“喔!注意你的言辭,哥們!我可不想隔天被fbi找上門來!”

      在他們談話的間隙,史蒂夫離開了。他緩步走到街角處,那個流浪漢身上裹著一層薄毛毯,躺在瓦楞紙板上凍的直發抖??匆娬驹谒媲暗氖返俜?,低聲說道:“我沒東西可讓你拿了...先生,如果你想要這毯子的話就也拿去吧,至少不要打我...”

      史蒂夫咬緊了牙,他看著那男人臉上的青紫和他腫脹的右眼,突然感到一陣嘔吐感。他將手里只吃了一口的超大熱狗遞給流浪漢。流浪漢起初并不相信他,以為他在整蠱自己,但史蒂夫那只伸出來毫不動搖的手仿佛說明了什么。

      他一把搶過熱狗,狼吞虎咽起來。等他吃完才發現,那個給他熱狗的男人已經離開了,在他的面前有一張十美元,正被冷風吹拂著,在瓦楞紙板上微微顫動。

      -------------------------------------

      史蒂夫回到家,他脫去厚夾克,看著這間公寓,充足的暖氣讓他就算內里只穿一件單衣都不會感到寒冷——即使早在多年前他就可以無視這種氣溫了。

      他突然說了句中文,發音很標準:“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

      “我沒想到你對中國文化這么有研究,隊長?!币粋€男人的聲音在他的客廳里響起,史蒂夫冷冷地望去,一個穿西服戴墨鏡的男人正從他的房間里走了出來。

      “fbi?”

      “不?!?

      “那就是神盾局了?!?

      “也不是?!?

      那個男人伸手從西服的內襯里拿出一張證件遞給史蒂夫,上面寫著:“特殊人類安全理事局,一級探員,賽斯·貝洛爾?!?

      史蒂夫抬眼看了他一眼,并未將證件遞還回去:“你未經允許闖入我家,是想干什么?”

      “噢噢噢,別緊張,隊長。我沒什么惡意?!辟愃惯B忙舉起手,他故作輕松地笑著,史蒂夫能看到他嘴里嚼著的口香糖,和那西服右胸前的小型攝像頭。

      那種惡心感又涌了上來。

      “根據法律,我有權現在就殺了你而不需要負任何法律責任?!?

      “是的,但,從法律上來講,你是個死人,隊長?!辟愃刮⑿χ?,他似乎并不把史蒂夫放在眼里,甚至無視了他握緊的拳頭。

      他指了指史蒂夫的右拳,鼓了鼓掌,動作浮夸:“嘿,隊長,你在健身房干得不錯啊。握緊拳頭就有這么明顯的手臂線條了?介意跟我說說你是怎么做到的嗎?我最近也很想健身,可是工作太忙了,你明白嗎?”

      “克林特·巴頓,娜塔莎·羅曼諾夫?!彼蝗徽f出了兩個名字。

      “我真的很忙?!?

      史蒂夫一直緊繃著的表情突然松弛了下來,他吐出一口氣,明明是放松,但唇齒間蹦出的話語宛若最嚴酷的冰霜:“滾出我的家?!?

      賽斯的臉上還掛著那種惡心的微笑,幅度甚至越來越大,他毫不在意史蒂夫的威脅,說道:“很遺憾,隊長,恐怕你并沒有這個權利?!?

      “這是我的家?!?

      “是的,是的,這是史蒂夫·羅杰斯的家。但史蒂夫·羅杰斯早就英勇犧牲了,你只是一個好運氣的同名同姓之人,隊長。噢,不。羅杰斯先生?!?

      “現在,請你離開我們偉大的美國隊長的私人公寓,好嗎?”

      史蒂夫的臉色變得難看起來,他雖然對美國政府的腐敗程度早有預料,但從未想到他們居然能明目張膽到這種地步。

      現在還不是爆發沖突的時候。

      史蒂夫深深地看了眼賽斯,記住他的臉,他的身高,他的聲音后,轉身拿上夾克就打開了門,外面的冷風灌了進來。而賽斯突然說道:“嘿!放下隊長的衣服!你這個小偷!”

      “沒聽見嗎?那是美國隊長的衣服!你這個不請自來住進他家還偷他衣服穿的混蛋,趕緊把你手上的夾克放下,不然我就要開槍了!”

      他說到做到,真的從腰間拔出一把手槍來,指著史蒂夫的頭。

      史蒂夫轉過身來,他當著賽斯的面將那件夾克穿了上去,并不說話。

      而賽斯凝視著他的表情,突然笑了起來,放下了手里的槍,語氣輕松而自在:“我開玩笑的,哥們?,F在你可以走了,對了,請你最近安分一些,好嗎?不要再去參加那些集會了?!?

      回答他的是一聲劇烈的關門聲。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