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感覺如何,史蒂夫?”鷹眼抱著胸,他看著昆式戰機后艙桌上的一排照片,微笑著說。

      在他身旁,換了一身衣服的史蒂夫·羅杰斯拿起一個頭盔給自己帶上。他穿著一身全黑色的流線型裝甲,頭盔在帶上后發出了一陣嗡鳴,在機械特有的咔噠聲中合上了面罩。一個大大的紅叉在他光滑的面罩上顯現出來,散發著攝人的紅光。

      “除了衣服不太合身之外,一切都很好?!笔返俜虻穆曇艚涍^頭盔的處理后,顯得非常機械。

      “嗨,別抱怨。這已經是我能找到最好的貨了。解散那么久,還能用的沒剩下幾個。你身上這套已經是狀況最好的了。忍忍吧?!?

      史蒂夫敲了敲頭盔右側方,面罩打開后自己折疊了起來。他說道:“克林特,雖然我對高科技一竅不通,但托尼居然沒在衣服上增加自我調節大小的功能,這讓我很驚訝。要知道,當年最糟糕的裁縫都知道如何將衣服改大改小?!?

      鷹眼忍不住笑出了聲:“他要是在這兒聽見你說的話,八成當場就要開始做一套能自我調節大小的出來給你看看?!?

      “是啊。他肯定會,而且會一邊做一邊說我是個老古董,懂什么高科技?!笔返俜蛐χc點頭,隨后嘆息了一聲。

      這架經過托尼改造的昆式戰機幾乎聽不見什么引擎聲,因此,機艙內他的嘆息聲尤為明顯。

      “怎么了?”鷹眼問道。

      “沒什么,克林特。我只是懷念過去?!?

      鷹眼看了眼那些照片,他張了張嘴,想說些什么,但到最后也只是忍不住苦笑著點點頭:“誰不懷念過去呢,史蒂夫?”

      “這些年里我沒有一天不會想起曾經的日子,有時醒來甚至會覺得自己還在執行任務。但你必須接受現實,史蒂夫。復仇者已經解散了,回不來了。我們還能做些什么呢?”

      “你說得對,克林特。復仇者的確解散了。甚至美國隊長在他們的想法里也該死了,但我還沒死。我這條老狗還有幾顆牙?!?

      “所以,我要去做一些我早就該做的事?!笔返俜蜉p輕地說,他繼續說道:“ai,將目標改為羅德的家?!?

      “目的地已更改,隊長,歡迎回來?!睓C械女聲略顯呆板的聲音從機艙上方傳來。

      “改改稱呼,ai,以后就叫我史蒂夫吧?!?

      雖然我也不知道還有沒有以后。史蒂夫想。

      “稱呼已更改,史蒂夫?!?

      “去羅德的家?”鷹眼不解地問道。

      “他被軟禁了,一年?!笔返俜蚝喍痰亟忉?。

      “......”鷹眼沉默著搖了搖頭,他說道:“那固執的混蛋不聽勸,我們早就告訴他回去沒有好下場,他執意要在我們解散之后回歸軍隊?,F在的下場是他咎由自取?!?

      “別怪他,克林特。談談你吧,這些年你過得怎么樣?”史蒂夫拍了拍鷹眼的肩膀。

      “我?”

      鷹眼聳了聳肩:“我過得好得很。真的,隊長,好得不能再好了?!?

      他明顯不想多談這件事。史蒂夫也就順勢移開了話題,他問道:“弗蘭克呢?”

      “他好得很,老樣子。殺殺這個,殺殺那個。這些年他從紐約殺到日本,又從日本殺回紐約。上次和他見了一面,那混蛋的右眼瞎了,還跟我自吹自擂是他赤手空拳殺了七十個人的證明?!?

      “他有那個本事?!?

      “誰沒有???我就是看不慣他那副炫耀的樣子?!?

      “又和他打架了?”

      鷹眼擺了擺手,他面不改色地說:“我不欺負一個瞎子?!?

      他們閑聊著,仿佛時間回到了往日。那時的世界很混亂,外星人,惡魔,瘋狂的機器,還有一大票九頭蛇的威脅。但他們至少很團結,而不像現在這樣,分崩離析。

      ai的機械女聲在機艙內響起:“已到達羅德上校的家,需要我進行火力支援嗎?”

      “不,不需要?!笔返俜蛘f完,他的面罩就在咔噠聲中緩緩展開,嗡鳴聲再度響起。

      鷹眼閉上眼,他做了個深呼吸,再睜開眼時,那些多余的情緒全都被抹除干凈了。他沉默著站起身,拿起弓,又拿上箭筒掛在自己身后。機艙打開,狂風灌入。兩人對視一眼,縱身一躍。

      -------------------------------------

      羅德面對著一面落地窗,在跑步機上跑著步。他已經用最高配速跑了三小時,他必須要用這種近乎自虐般的訓練來讓自己忘記一些事情。肉體上的疲憊能讓人短暫忘記心靈上的痛苦。

      “你是個軍人,羅德!把臉抬起來!”又一次,他聽到父親的聲音。

      那個渾身是傷的倔強老頭在病床上板著臉,用他洪亮的聲音對他的獨子說出了最后一句話,不是溫馨的道別,而是一句訓斥。從那之后,這句話就時時刻刻在他的腦海中響起。形影不離。

      但這句話并未讓他得到什么好處。

      羅德能聽見自家客廳傳來的毫不掩飾的哄笑聲,那里有五個混蛋正用他的電視看著付費節目,喝著他的酒,把他的地毯弄的一團糟。而他甚至還不能說:“請你們滾出我的家?!?

      因為那是被派來‘保護’他的人。

      一年以前,他被軟禁了。即使從軍隊退役,上交了自己的裝甲也是如此。他不被允許和外界聯系,不被允許外出,甚至不被允許擁有自己的手機。羅德不是沒想過反抗,可每當他有這種想法時,父親的那句話就會在他耳邊響起。

      羅德突然低吼一聲,他用力地錘在跑步機的面板上,機器停止,他疲憊地撐著扶手站在上面,汗珠順著皮膚滾滾落下。一種被背叛的痛苦在他內心翻騰,撕扯著他的靈魂。

      一部分的他在怒吼:我是個復仇者!我是個英雄!他們不能這么對待我!

      另一部分的他同樣在怒吼,那個他用他父親的聲音說道:我是個軍人!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

      他抬起頭,仰望著外面的夜空。拿起放在一旁的水杯猛喝一大口,就在這時,一聲巨響傳來。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