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一個男人被扔穿了墻壁,他的腦袋撞在羅德的杠鈴上,血腥的場面令他皺了皺眉。

      那是負責監視他的五個混蛋之一,羅德彎下腰摸了過去,拿走他腰間的槍。靜悄悄地走到墻壁的破洞處,小心的往外窺探。

      客廳一片漆黑,羅德沒聽見有聲音。借著外面的月色,他看到自己的客廳一片狼藉,茶幾碎了,沙發翻到在一邊,滿是鮮血。他的超大屏幕電視也被砸碎。這副慘狀不由得讓他的眼皮跳了跳。

      他還沒開始下一步動作,客廳里就亮起一抹攝人的紅光,羅德瞳孔一縮,他毫不遲疑地舉起手槍,對準那紅光的方向連連扣動扳機。但沒有一顆命中了那紅光,他繼續前進,在黑暗中宛如鬼魅,一眨眼便撞破了墻壁,讓那個破洞又變大了很多。

      羅德立刻后退,他抓起放在一邊的啞鈴,借助慣性和它本身的重量向著那襲擊者的頭部揮去,卻在半空中便被一只有力的手攔截了。一個機械聲響起:“你的身手還沒有退步啊,羅德?!?

      “你是誰?為什么會有復仇者的特殊裝備?”

      羅德皺著眉,他在說話的間隙突然用力回抽啞鈴,試圖帶動襲擊者的重心,而那人紋絲不動,反倒是用盡全力的羅德因為反作用力倒在了地上。

      “你好啊,羅德?!币粋€熟悉的聲音在他背后響起。

      羅德回頭望去,看見鷹眼正手拿長弓,倒吊在他健身房的落地窗外看著他。

      “克林特?你怎么會在這?還有你...你是誰?”羅德驚疑不定地看著他,又回頭看看那個全身漆黑的襲擊者。

      襲擊者拍了拍頭盔右側,面罩打開,露出一張他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臉,羅德原本緊繃的身體一下放松了下來,他呼出一口氣:“隊長...你還真是給了我一個驚喜?!?

      “你還是叫他史蒂夫比較好,羅德?!柄椦矍纷岬穆曇魪拇巴鈧鱽?,他還倒吊在窗子外面,悠哉悠哉地晃動身體,活像是個雜技演員。

      “怎么了?發生什么事了嗎?”羅德從鷹眼的這句話中嗅到了一絲不對。

      史蒂夫摘下頭盔,抹了把頭發,他簡短地回答:“沒什么,羅德。只是杰克·理查爾死了而已。而現在,我們要去和那個下令殺他的人算賬,你要來嗎?”

      羅德看了看鷹眼,又看了看史蒂夫,他突然咧開嘴笑了,一嘴白牙很是顯眼:“剛好,我也有筆賬要跟另外一些人算算?!?

      -------------------------------------

      雨夜,槍聲連綿不絕。

      一個黑幫打手蹲在板條箱后,他手握十字架虔誠地祈禱:“萬能的、唯一的主。愿您保佑我,保佑我不受魔鬼侵害...”

      他的禱詞沒能說完,男人表情絕望地看著他的左手自己張開,扔掉了十字架。他哭泣著握緊了手里的大威力左輪,從板條箱后探出了頭。但他只不過剛剛探出頭,還沒來得及開槍就被一顆飛來的子彈打爆了腦袋。他的頭蓋骨被掀開了,子彈帶著動能在他的腦子里橫沖直撞,飛濺而出的鮮血與腦漿濺了一地,又很快被大雨沖刷干凈。

      弗蘭克·卡斯特很喜歡雨,雨能沖刷掉鮮血。

      他靠著手里的制式突擊步槍在這片碼頭閑庭信步,殺戮已經持續了大半夜,這些不知從哪兒冒出來要取他性命的雜種們攔住了他支援隊長的路。弗蘭克對有人要他的命這件事并不陌生,甚至可以說是非常熟悉——實際上,在過去的這些年里,他遇見的大多數人都想這么做。

      但后者,不行。

      還好,送他們下地獄和去找隊長兩件事并不沖突,甚至兩件事還有些關聯。因此,弗蘭克非常樂意在此之前先殺個痛快。他手中的槍咆哮著,火舌噴涌,子彈飛出。那忽明忽暗的火光照亮了他臉上始終不曾消退的獰笑,也照亮了胸口染血的骷髏頭。

      他長長的風衣已經被雨打濕,在地面拖動著,和那些鮮血混雜在一起。他就如同收割生命的死神一般,在這片碼頭大開殺戒。但隨著殺戮的進行,有些奇怪的事逐漸被他注意到了。

      不對勁。

      黑幫們通常不會如此悍不畏死,他們都是一些沒膽的懦夫,只敢威脅窮人和婦孺。就算是他們中最兇狠的那些在看見弗蘭克胸口的骷髏頭時也會萌生退意。但這些人不同,他們的確是黑幫不假。但從槍聲響起到現在他們已經死了超過四十個人,而弗蘭克甚至毫發無傷。

      面對這種令人絕望的場面,他們早就應該開始逃跑了才對,而不是像現在這樣,他們非但不跑,反而還向他開槍還擊,就算他們的準頭差的離譜,表情也滿是絕望。

      就仿佛是有某種東西在逼迫他們一樣。

      但,他不在乎。

      弗蘭克臉上的笑容愈加猙獰,他抬腿邁過一個渣滓被三發短點射打的支離破碎的上半身,子彈的威力比人們想象中要大得多。弗蘭克轉過身,又是三發短點射,一槍腹部一槍心臟一槍頭,槍在他手里和在這些人手里仿佛是兩種東西。一者能帶來死亡,另一者只能聽個響。

      雨還在下,甚至越來越大。暴雨傾盆,砸在地面。鮮血被沖刷,死去的人們無一例外,居然全都仰躺著面對天空,有些幸運的還有著眼睛的尸體用他們無神的眼睛看著夜空,那了無生氣的瞳孔中逐漸亮起兩點紅芒。

      他們的鮮血本應被暴雨沖刷干凈,在此時卻被雨水裹挾著,在碼頭的四周無聲無息地形成了一個倒五芒星圈。這借由罪人的鮮血與骨肉畫成的邪惡法陣緩緩亮起,弗蘭克猛然回頭,他看到天空被紅光遮蔽,那些死去的尸體再度站起,發出沉悶的吼叫,撞破雨幕,朝著他撲了過來。

      弗蘭克毫不在乎,繼續開槍,那刺破天幕的紅光與槍口的火焰照在他的臉上,和那副笑容仿佛天生一對。他狂笑著怒吼:“來??!再殺你們一次又何妨!”

      但,尸體們在被黑暗的力量復活后,它們已經不屬于人類了。就算外表看上去還是人的模樣,可內里已經完全不同。他的子彈并未起到之前的效果,最多將行尸們打個人仰馬翻,它們沒過多久就會再爬起來。眼見子彈毫無效果,弗蘭克干脆從腰間拿出了三顆手雷。

      震耳欲聾的爆炸聲中,一只手被炸到了他面前。弗蘭克面無表情地看著那只手,它居然還在朝著他緩緩爬行。弗蘭克拔出腰間的匕首,用力插下,一把將這只手固定在原地。

      他沒有選擇逃跑,但人力終有盡。尸體們逐漸圍攏,將他包圍了起來。

      雨還在持續。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