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何慎言現在是真的很急。

      天堂毀滅了,支柱的問題被他解決了。莫名其妙變成了著火骷髏的弗蘭克也被他解決了。

      但,有時候,一個被解決的問題反而會誕生出更多的問題。就像一個尼...不,當我沒說。

      第一,那些天使的翅膀呢?天使們的尸體如同垃圾一般被丟在地上,唯獨她們的翅膀全部都被收走了。那么多天使之翼里的能量加起來都能把地球來回炸個三遍了。由不得他不急。

      第二,墨菲斯托那個老混蛋跑了,現在弗蘭克又鬧出這檔子事。何慎言知道,那家伙從來都是無利不起早,他很難不把這件事往壞了想。表面上這件事是解決了,但誰知道后續會不會更糟糕?

      陰沉著臉,他首先來到了位于紐約的至圣所,斯特蘭奇應該在這里驅除他體內的黑暗蠕蟲。這個過程會持續很久,但當他走進至圣所的那一刻,所見的景象便又讓他的臉陰沉了一些。

      斯特蘭奇的藏書被隨意地扔在地上,那些放在展柜里的珍寶也統統消失不見。其中不乏有和他的斗篷同級的東西。

      何慎言抬頭看去,至圣所頭頂的天花板上刻著一行以鮮血寫就的話:斯庫魯屠夫看見他的朋友死去也會流淚嗎?

      斗篷被一把細長的匕首釘在那行字的一旁,它身上曾經無時無刻閃耀著的魔力輝光已經消失不見,掛在那里如同一塊破布,失去了所有聲息。法師招了招手,斗篷飛了下來,依舊毫無生機。就算他將魔力灌入也是如此。

      不是完全沒得修,不過,他現在可沒那個閑情逸致和時間。

      何慎言凝視著那行字,感受著上面不加掩飾留下來的魔力氣息。他那陰沉沉的臉上突然硬生生地扯出了一個笑容來。

      “你死定了...”

      -------------------------------------

      賽斯·貝洛爾在洲際公路上狂飆,他全程保持最高速,看見人不停,看見車也不停。詭異的是,這輛suv就算撞上貨車都毫發無傷。在這場已經持續了一整天的瘋狂之旅中,沒有任何警察出現在他身后,追逐他,并用喇叭喊話讓他停下來。

      倒是他還在城里的時候有不少人拍了照發上了社交媒體,但他們很快就發現自己無論如何也沒法把這張照片發出去,有不信邪的人反復嘗試,賬號立刻就被封了。甚至會有穿黑西服的人找上門來,后續會發生什么,誰知道呢?

      而且,也沒人在乎,至少賽斯不在乎。

      賽斯此時快樂地大喊大叫著,他一邊聽著80-90s電臺里的搖滾老歌,跟著齊柏林飛艇、空中鐵匠、槍花乃至窮街等一系列經典樂隊一起唱,一邊沖著副駕駛死去多時的賽斯二號大喊大叫:“我愛死地球人的音樂了!特別是搖滾!還有這個電臺!80-90s,順口又好記!你覺得呢,賽斯二號?”

      賽斯二號沒法回答他,因為他的整個腦袋已經消失了,被賽斯當做晚餐吃掉了,但那不礙事。賽斯模仿著賽斯二號的聲音,也就是他自己的聲音回答道:“我也一樣!你這個白癡!我們是同一個人!”

      他說完這個蹩腳的笑話,哈哈大笑起來,渾然不顧他對面那輛破爛汽車的鳴笛聲,suv撞了過去。他的車毫發無損,而那輛破爛的車則一點點崩碎,零件橫飛,連帶著坐在里面的兩個人一同被撞成了碎末。賽斯看著玻璃上的鮮血和碎塊,他探出頭去用兩根手指小心的拿了一塊回來,看了半天他也認不出這是什么組織,索性扔進了嘴里。

      “唔!”他眼睛一亮,笑著說道:“是肝臟!”

      “真他媽難吃!”他笑著喊道,又把腦袋伸出窗外,癲狂對著窗外瘋狂的大喊大叫。他的聲音在這荒涼的公路上傳出去很遠,可能只有仙人掌與風滾草才聽得見他的笑聲。

      但現在,要加一個了。

      賽斯·貝洛爾猛地踩下剎車,他的腦袋因為反沖力撞在了前窗玻璃上。他痛呼一聲,捂著自己的腦袋,沖著懸停在他車前方的那個黑袍男人抱怨道:“嘿!伙計,你不知道什么叫做行車規范嗎?你不能就這樣沖到大馬路中間!”

      男人的臉上露出一個笑容,他右手舉起,下壓,那輛曾經無堅不摧的suv在一瞬間變成了一團廢鐵。賽斯貝洛爾也被壓成了一灘肉泥,但即使到了這地步,他還在說話:“很痛的!真的很痛的!你這個人難道沒有心嗎?!”

      法師的魔力瞬間爆發,直接將那團肉泥炸成了粉末。他一把抓住他的靈魂,仔細觀察了一下那小小的碎片,笑著說道:“你還真是有夠瘋的,混蛋。把自己分成一百份?”

      那碎片說道:“是的,哥們。但不是我的想法。真的,不信你看看我的腦子就知道了。我沒騙你?!?

      “哦,我好像已經沒腦子了!”

      他的靈魂碎片瘋狂的大笑起來,握在何慎言手里活像是個震動的玻璃碎片。法師也笑了起來,他說道:“我剛剛已經看完了,不得不說,你是個可恨又可憐的混蛋?!?

      “你看完了?你還真快啊伙計!那就拜托你行行好,趕緊把我那些分身...等等,好像不能這么叫他們,呃,算了,無所謂。趕緊殺了他們然后拯救你的世界吧,說真的,哥們。我也不想這么干的,你要怪只能怪那個大藍腦袋了。到時候你揍他的時候記得下手狠點,也算替我報仇?!?

      “好,好?!焙紊餮孕χ卮?,隨后一把捏碎了他的靈魂。

      這還沒完。

      在這一刻,世界上所有其他剩下的賽斯·貝洛爾統統死去,白宮里的,神盾局里的,特殊人類安全理事局的。他們或許身居高層,或許默默無聞。但都在這一刻死去了,靈魂的碎片也朝著何慎言這邊飛來。他的手心匯聚出一顆破損的寶石。

      “賽斯·貝洛爾...這是你的真名嗎?”

      何慎言看著那顆寶石,喃喃自語。隨后將其完全毀滅。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