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你好啊,卡羅爾?!?

      法師背著手,優哉游哉地對漂浮在他對面的卡羅爾·丹佛斯點了點頭。后者面色難看地看著法師,她剛想說話就被法師打斷了。

      “我建議你不要開口說話。驚奇——隊長?!彼桃獾貙Ψ降姆Q號拉的很長,念出來頗具嘲諷性。

      “何,你沒必要...”

      “沒必要什么?你想說些什么?”何慎言瞇了瞇眼睛,他眼中赤紅的光芒越來越亮。

      卡羅爾毫不退讓,注視著他的雙眼,回答道:“已經夠了,你的復仇已經足夠了??死锶艘呀浉冻隽俗銐虻拇鷥r...”

      “那和你有什么關系嗎?你是不是當太久宇宙警察把腦子當壞了?”

      “他們侵略地球時,你不在場。他們打算用殲星炮對著月亮來一炮時,你不在場。然后現在...你跳了出來,跟我說已經夠了?”

      “夠不夠不是由你說了算的,明白嗎?”

      何慎言毫不留情的話讓卡羅爾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她說道:“如果你只殺軍人,我不會攔你。他們死得其所,可你殺了平民,他們是無辜的。你這樣做,其他人會怎么看地球人?想一想,何,我們不能讓全宇宙的人都以我們為敵?!?

      法師看上去已經失去了全部的耐心,他冷冷地回答:“他們可一點都不無辜。這是種族之間的戰爭,只有當其中一方完全毀滅時才能說結束。而且,我沒有殺任何一個克里人,睜大你的眼睛好好看看?!?

      卡羅爾定睛看去,她幾乎感到一陣眩暈。黑暗的宇宙中漂浮著一個巨大的球體——由還活著卻不如死去的克里人們組成。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無一例外的是,他們都在尖叫著。

      尖叫著祈求死去。

      “這比殺了他們還要殘忍!你這個殘忍的惡魔!”她憤怒地低吼一聲,眼中亮起金芒。

      “所以呢?你是站在什么立場上和我說句話的?你有沒有想過,如果我失敗了,人類也會是這個下場,甚至更糟?當你站在道德的制高點上隨意指責我的時候,你有沒有想過,你是個地球人?”

      卡羅爾一時語塞,她沉默了一會,說:“我當然是地球人...”

      “你配嗎?”何慎言笑了起來。

      “在你沉迷于當宇宙警察的時候,你故鄉的人們正在受苦受難,你的力量本可以用來幫助他們,讓他們過上更好的生活。但你在得到這份力量后的反應是:不,還有其他人需要我的幫助。于是你就開始在整個宇宙里到處亂竄,扮演一個英雄?!?

      “拜托,你的腦子是出了點什么問題嗎?還說你的下巴太方了,方到把你的腦子都磨平了?你難道看不見你的人民正時刻處于水深火熱中嗎?惡魔入侵時,你不在場,斯庫魯人入侵時,你也不在。到了最后,薩諾斯入侵的最后關頭,我們都解決了一切的時候,你他媽終于趕到了,飛在天上耀武揚威,放了幾個能量波了事?!?

      “你在那場戰爭里的作用還不如地球上的一只狗,至少狗都會為了他們的主人對那些窮兇極惡的外星人吼叫?!?

      “你覺得你是地球人?你不配!你說我是劊子手,至少我在人類的心目中是他們的英雄,你呢?你是什么?外星人的英雄?哈!”

      法師尖銳地話語似乎撕破了卡羅爾最后一層遮羞的布,她的臉色逐漸轉為蒼白,又在某一個瞬間變為潮紅。無需言語,她整個人亮起金光,朝著法師沖來。

      恒星爆炸的力量在她體內涌動,她的速度快的驚人,一瞬間就到了法師面前。她舉起右拳,朝著法師的臉打去。在她的印象里,何慎言雖然強,但沒強到能和她比。因此她打定了注意,只將他打個半死送回去就好。

      “為什么...你們總是認為我一點進步都沒有呢?”

      他發出一聲嘆息,卡羅爾驚駭地看著他慢悠悠地一個轉頭,躲過了自己以光速揮出的一拳。她的思維在那一瞬間變得遲鈍了起來,黑色的堅冰已經攀上了她的身體。

      這——是——什么?

      法師赤紅色的雙眼看著她,卡羅爾突然感到一陣困意涌上心頭。她覺得特別冷,也特別累??仗摰母杏X如影隨形,無論她如何抵抗都無濟于事。

      往日無往不利的能量消失了。

      她就像溺水的人,絕望仿佛一只瘦骨嶙峋的爪子,狠狠攥住了她的心臟。而造成這一切的,只不過是法師的一只手。

      他的右手輕輕放在了卡羅爾的肩膀上,后者體內那源源不斷的爆炸性力量正被他迅速吞噬。

      眼中紅光越來越亮的法師輕笑一聲,開口說道:“感覺怎么樣?從神明貶為凡人的過程不是每個人都能習慣的,當然,我其實也不在乎你的感受,我只是隨口一問?!?

      他加大了吸取的力度,卡羅爾體內的力量逐漸消失。那仿佛亙古不化的黑色堅冰也逐漸蔓延至她的全身。

      法師說道:“你只是一個偶然誕生的奇跡...卡羅爾,你曾經是個人類。因為克里人的超光速引擎而獲得了這份爆炸性的力量。但你從沒想過這份力量是怎么來的,不是嗎?”

      “讓我來告訴你好了?!?

      “讓你擁有這種能力的超光速引擎,其能量來自于空間寶石。你體內的能量源源不斷,似乎只要你想,你就能無限制的使用。你不止一次的爆發過,在戰斗中獲得更強的力量,似乎完全不用遵循某些規則,遇強則強。但你知道這些力量從哪兒來的嗎?”

      “不思進取的白癡,空間寶石在你體內制造了一個連接,好讓你從一個維度中獲得不可限量的能量。你本可以更進一步...但你選擇了另一條路。一條愚蠢的路。而現在,它們是我的了?!?

      “我不會殺你,至少現在不會。我會讓你看著我是怎么讓克里人們感受到痛苦的。到了那時,你就和他們一起當個展覽品吧?!?

      被黑色堅冰包裹在其中,卡羅爾·丹佛斯的眼眶深陷,她的金發變為灰白,臉頰也向內凹了進去,看上去活像是個活骷髏。那曾經緊身的制服如今看上去松松垮垮,她眼中滿是絕望。

      反派的不能再反派的法師招了招手,黑色堅冰就和克里人組成的龐大球體一起跟在了他身后,飛向克里人的母星。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